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亙古植修免費閱讀作者心夢無痕小說亙古植修

亙古植修

時間:作者:心夢無痕來源:zzy

心夢無痕寫的小說亙古植修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主角是寧天免費閱讀內容簡介:九脈殖天,化凡為仙,三千大道,帝皇凌天。寧天因無法覺醒血脈成為元修而被未婚妻蘇蕓冷落,為了變強他進入死亡禁地,走上了植修之路。你修星辰他修元,我道殖天獨尊仙,踏破輪回三生世,極道永恒尊我天。...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亙古植修》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4章 意外之師

天上,晴空萬里,艷陽高懸。

突然間,烏云密布,雷鳴閃電。

狂風中暴雨襲來,嘩啦啦的閃電如銀蛇亂舞,籠罩在玄山鎮上方。

黑云蓋天,閃電如箭,天地間一片混亂,數以萬計的雷電在半空中凝聚出天地異象,有宮闕浮現,有雷池顯化,有神獸天禽,有神樹奇花。

一時間,星宮動蕩,元府門開,有至強者在觀天,有至高者在推算。

“那是什么地方?”

“元星大陸西南方,千山帝國境內。”

“雷霆匯聚,異象浮現,那兒必有異端,馬上派人去查清楚。”

元星大陸上,至高無上的星宮與元府雙雙派出高手,去追查天地異象的根源。

寧家老宅內,一道道閃電通天徹地,纏繞在寧天身上。

木床破碎,家具盡毀,虛空中雷霆幻化,彌漫著毀滅之光,形如一道道絢麗的紋路,似重重封印束縛在寧天身上。

寧天體內九脈震蕩,宛如江河巨龍在極力掙扎,肌膚上浮現出神秘紋路,似一株植物在千變萬化,與那雷霆神威對抗。

雷霆在寧天體內極速亂竄,欲摧毀他的植脈,卻被一股生生不息之力阻擋,雙方此起彼伏,演變成了一種特殊的淬煉,讓寧天的植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雷鳴長嘯,閃電裂天。

玄山鎮方圓百里范圍被雷電籠罩,黑壓壓的烏云好似有天妖在作怪,攪動四方風云,引動天象異變。

黑玄山位于玄山鎮北面十里外,那是一處死亡禁地,有著諸多不祥。

此刻,黑玄山的一座孤峰上,一個黑影正在留意天象變化。

“天現異象必有古怪,是妖孽出世,還是……”

黑影自語,望向天際的雙眼綻放出紫藍神光,似要把九天看穿。

遠處,一道流星呼嘯而來,伴隨著光雨漫天,有諸天星斗浮現。

黑影驚訝,眼中紫藍神光收斂,整個人氣息不顯。

“星宮的高手都驚動了,看來這兒真有古怪。”

正說著,另一個方向雷鳴劍嘯,一把赤紅的巨劍撕裂虛天,伴隨著震耳的音爆之聲,直奔玄山鎮而來。

“元府的高手也來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黑影一閃而逝,如幽影藏于天地,似孤魂秘而不顯,偷偷潛入了小鎮上。

數以萬計的閃電交織成環,轟擊寧家老宅,映照諸天,有混沌虛影在浮現,令人心頭恐慌,但卻朦朧難辨。

黑影出現在寧家老宅外,回頭看了一眼天上的流星與巨劍,它們正急速而來。

黑影不敢怠慢,在閃電消失的一瞬間進入屋內,看到了寧天。

一絲不縷的他處于昏迷狀態,身上有紋路浮現,吞吐著天地靈氣,一個漩渦清晰呈現。

“植修!太好了!”

黑影左手一揮,寧天便消失不見,屋內的氣息被瞬間抹除。

這時候,兩股特殊的波動如龍爭虎斗,出現在了寧家老宅外。

“奇怪,怎會沒有呢?”

一個風華絕代的宮裝女子站在門口,打量著屋內的情況。

“難道有人捷足先登了?”

一個高大威猛的男子身負巨劍,站在門口的另一邊,雙眼寒芒如電,掃視著屋內的情況。

宮裝女子秀眉微蹙,神識擴散,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在距離寧家老宅不遠處的地方,有個瘦弱的身影倒在那。

“這是……”

宮裝女子瞬移而至,清澈的眼中泛起了惋惜之色。

負劍男子趕來,看著地上的身影,驚疑道:“特殊血脈,難道是她?可惜……”

右手一揮,負劍男子欲扶起她,卻被宮裝女子攔下。

“此女與我星宮有緣。”

人影幻化,快若閃電。

負劍男子僅猶豫了一下,地上的身影與宮裝女子便全都消失不見。

黑云驟散,異象不見,星宮與元府的高手在雨停前便已離開。

黑玄山位于千山帝國境內,占地面積不大,僅九座山峰,可兇名卻在帝國排名前三。

這兒被稱之為死亡禁地,自古就有無數高手葬身此山,據說境界越高死的越快,乃高手禁區,超過蘊靈境界的修者大多不敢進山。

林間,縷縷陽光照射在寧天身上,他不著片縷的躺在那,絲絲靈氣如五彩斑斕的線條,蘊含著不同屬性的力量,在他體內旋轉游蕩。

遠處,一雙眼睛在留意寧天的狀況,似乎對他興趣很大。

不久,寧天動了一下,慢慢睜開眼。

樹林、陽光、野外,這是寧天醒后的第一印象。

他有些發呆,自己明明躺在床上,在凝聚植脈,怎么一睜眼就出現在這了?

是做夢嗎?

寧天坐起,感覺涼颼颼的,低頭一看,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雙手迅速捂住要害,左右查看。

一陣破空異嘯突然襲來,讓寧天嚇了一跳,本能的翻身閃讓,哪想力道控制不好,竟縱起數丈之高,口中發出了驚叫。

一聲輕笑從林中傳來,無形柔勁托住了寧天的身體,把他放到了地上。

寧天滿臉驚訝,他發現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體內九條植脈如江河一般,無比粗大,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丹田之中,一株三葉植物搖曳生姿,彌漫著混沌之光,有雷霆綻放,釋放著玄妙的力量。

寧天的視力、聽力、觸覺、嗅覺大幅提高,四周的景物映照在他的腦海,讓他有了一種天地在心之感。

寧天左手一伸,一團衣物就落在了他的手上。

之前,那破空異嘯就是這衣物造成的。

想到那聲輕笑,寧天羞得滿臉通紅,手忙腳亂的把那并不合身的衣服穿上。

“誰?出來。”

寧天臉色臊紅,當務之急是要搞清楚,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林中,一個如夢似幻的身影悄然走來,她身上彌漫著幽暗之光,如一團變幻的黑云,在時刻吞噬著光芒。

她雙眼明亮,隱含著紫藍神光,氣息含而不露,但卻給人一種不可褻瀆之感。

寧天很意外,雙眼瞪得老大卻看不清楚她長啥樣,直到體內九脈震蕩,靈氣旋轉,一股清涼之氣涌入雙眼,他才看到那竟是一個身材高挑,曲線玲瓏的黑衣女子。

此女看上去二十出歲,有著精致的五官,絕美的容顏,肌膚勝雪,氣質冷傲,雙眼凝視著寧天,彼此四目相交,一種奇妙的感應浮現在寧天腦海。

“你也是植修?”

寧天脫口而出,眼中透著茫然,這是植修間的天生感應,還是自己與這女人之間獨有的感應?

“你的植源很強大,是剛覺醒吧?”

黑衣女子眼神凌厲,似能把人心看穿。

寧天一臉警惕,遲疑道:“我剛成為植修,怎會出現在這?”

“自然是我把你帶來的。”

“你?那我豈不是被你…你…”

寧天大羞,感覺太丟人了。

“小毛孩一個,還害臊了。”

黑衣女子莞爾一笑,原本冷傲的她瞬間如春花綻放,美得讓寧天都看呆了。

“看什么看。”

覺察到寧天的表情變化,黑衣女子笑容一收。

“你笑得好看。”

“好看也不許你看。”

“憑什么啊,我都被你看光……”

“你那毛毛蟲有什么好看的,跟我過來。”

黑衣女子冷著臉,心里卻對寧天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他的植源好奇怪,到底是什么呢?”

寧天羞惱,不想理她,可體內的植源卻對她興趣很大。

“成為了植修,接下來是不是打算進入宗門修煉?”

寧天腳步一頓,無數畫面浮現眼前,父親的死,寧家的恨,讓他怒火中燒。

“不,我要回去報仇!”

寧天怒吼,恨極欲狂,他絕不會放過蘇家,絕不會放過那對賤人的!

黑衣女子略顯驚訝,問起了寧天的情況。

寧天神色悲傷,父親死了,寧家沒了,他成了孤家寡人,卻連個傾述對象都找不到。

如今,黑衣女子問起了他的傷心事,寧天壓抑在心頭的委屈、憤怒便一下子爆發了。

黑衣女子靜靜地聆聽,絕美的臉上泛起了寒霜。

“忘恩負義之輩,該殺!”

冰冷的聲音透著憤怒,引起了寧天的共鳴,他就像找到了知己一樣。

“我這就回去殺了她,替我爹報仇!”

“你這個樣回去只會送死,還是先考慮學點本事吧。”

黑衣女子看著他,清澈的眼中多了一絲柔光。

寧天悲笑道:“宗門學藝對我來說太遙遠了。”

“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你才十七歲,斗志哪去了,銳氣狗吃了?”

黑衣女子冷眼一掃,一股強大的氣勢崩碎虛空,引動時空動蕩,壓得寧天抬不起頭來。

寧天駭然,拼命掙扎,這女子比他大不了幾歲,實力怎會如此可怕?

“你想干什么?”

“我實力怎樣?”

“很強大。”

“想學嗎?”

寧天一呆。

“你肯教我?”

“拜我為師的話,你很快就能報仇了。”

黑衣女子展顏一笑,美得讓世間的萬物都失去了光芒。

寧天呆呆的看著她,心里在想著她的話。

拜她為師,跟她學本事,或許自己真的很快就能報仇了。

第5章 冥峰初遇

冥峰是黑玄九山的第一山,草木繁盛,林間尸骨成片。

日光下,寧天一臉喜悅的跟在黑衣女子身后,看著那妖嬈動人的身姿,心有恍然一夢之感。

十七歲的寧天本性開朗,只是父親的死,寧家的恨讓他沉默了不少。

然而寧天不曾想到,歷經坎坷,人生轉折。

自己不僅成為了植修,還多了一個師父,這或許就是上天對他的補償。

夜靈蘭清冷孤傲,但對寧天卻很好。

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遭遇,還因寧天體內那神秘的植源。

“你九脈天成,情況特殊。眼下才凝脈九重初期,還分辨不出植源的種類,所以我暫時也不好傳授你具體的修煉之法。”

寧天一愣,問道:“那我要什么時候才能分辨植源的種類?”

“步入凝脈九重后期,你就會覺醒植源的天賦技能,知曉它的來歷。我帶你來這就是磨練你,希望你提升實力,快速覺醒。”

寧天看著雜草叢中的尸骨,驚疑道:“師傅就讓我就這樣去?也不傳我半點事本?萬一遇上危險……”

夜靈蘭笑道:“別怕,這冥峰沒多大危險,能進去的都是凝脈境界,以你的情況,絕對可以稱王稱霸。”

寧天狐疑。

“師傅,你不會糊弄我吧,我怎么覺得冥峰不像你說的那樣?”

“放心,黑玄山是境界越高,死的越快。為師這境界去哪都受限,你那點境界根本不用怕。”

“既然師傅在這處處受限,干嘛還要來這?”

寧天反問,一臉好奇。

夜靈蘭瞪了他一眼,這小家伙看樣子不好糊弄啊。

“冥峰有植源,又正是磨練你的好地方,我就帶你來了。你稍后進去記得仔細留意,每獲得一枚植源,為師賞你兩顆靈石。若能獲得植修法寶,則重重有賞。”

寧天聞言,下巴都快驚掉了。

“師傅,你這是讓我去給你干苦力啊。”

“胡說,師傅是為了磨練你,找植源那是順帶。”

夜靈蘭臉不紅,心不跳,死不認賬。

寧天看著她,越看越覺得不對勁,這冷若冰霜的師傅,怎么跟狡猾狐貍似的?

“師傅,你收我做徒弟,不會就是讓我來這給你干苦力吧?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傳我本事…啊…好痛,干嘛打我?”

“敢懷疑師傅,該打。師傅是那樣的人嗎?”

“……是!”

“找打!”

“痛…啊…輕點…啊…別打…師傅饒命…我去…就是了。”

“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不知道聽話。”

夜靈蘭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寧天卻郁悶得想哭。

他覺得自己是上了賊船,美得跟妖精似的師傅,原來是個女魔頭啊。

“師傅啊,我萬一死在山上了,我爹的仇……”

“放心,你死不了。”

“師傅,我們是靈植一脈,待會我要是發現了獸魂植源,要不要捉回來?”

“只要是植源,一律給我搶回來。這是源玉手鐲,可以收納植源,先借給你吧。”

一枚淡青色的玉鐲出現在了寧天的手腕上,流淌著清涼之氣,內有一個獨特的空間。

“謝謝師傅賞賜,這手鐲我喜歡。”

寧天運轉靈氣,注入源玉手鐲,只見內部空間很大,可以裝下一座山。

這可比一般的收納袋強多了,就算是珍貴的收納戒,空間也不過一座房子般大小。

“冥峰是黑玄九山的第一山,只適合凝脈境界的修者前往。里面不僅有植修,還會有元修,你切莫暴露九脈天成之事,那會引發禍端。現在,我傳你一招錯影飛花斬。”

夜靈蘭手腕轉動,靈巧如仙,指尖靈氣綻放,如一朵朵飛花在旋轉,交錯百疊,讓人眼花繚亂。

寧天凝神細看,體內靈氣灌注雙眼,只一遍就看了個大概。

之后寧天開始習練,這招錯影飛花斬甚是復雜,但他僅用了一炷香的時間就初步掌握了。

夜靈蘭暗自震驚,嘴上卻道:“還算勉強,去吧,別給我丟臉。”

寧天遲疑道:“師傅,一招是不是太少了,要不再來百八十招?”

夜靈蘭聞言,露出了醉人的微笑。

寧天一見情況不妙,撒丫子就跑。

“百八十招先留著,等我回來再說啊。”

“小兔崽子,有種你別跑啊。”

夜靈蘭輕哼,眼底卻露出了一絲不自覺的笑。

“這家伙天打雷劈都不死,他體內的植源肯定很逆天,早晚我會弄明白。”

冥峰四周尸骨如山,寧天嘴里叼著一根草,時不時回頭觀望,只見師傅守在外面,寧天根本沒機會逃跑。

“這兒為什么會有元修存在?他們又不需要植源,跑這來干嘛?”

寧天心里嘀咕,體內靈氣運轉,渾身骨骼爆響,此前挨了一頓胖揍,如今反而覺得格外舒暢。

寧天不傻,知道夜靈蘭在揍他的時候,順便為他梳理了全身經脈,而且手法相當巧妙。

元星大陸上,修煉分為凝脈、蘊靈、聚罡、化形、通天五大境界,每個境界又分九重。

寧天如今就屬于凝脈九重,但因為植脈巨大,體內的靈氣不足,總有一種饑餓感。

冥峰高千丈,山勢平緩,植被茂密,不時有鳥獸之聲傳來。

寧天踏著白骨來到山腳,心里涌現出了一種怪異的束縛感。

似乎只要靠近這座山峰,冥冥中就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纏繞在身上,在窺視他的情況。

“這就是師傅口中的禁制?高境界的修士都不敢進來?”

寧天四下環顧,發現幾百丈外正有兩個身影鬼鬼祟祟的潛入冥峰。

“果然還有其他人,只不知那兩人是植修,還是元修。”

寧天繼續前行,入山之后身上的束縛感突然就消失了。

冥峰看上去與普通的山峰沒什么兩樣,雜草叢生,樹木枝繁葉茂,但是這兒的靈氣比外面要濃郁一點。

突然,一支箭呼嘯而來,插在寧天身旁的樹干上。

“這兒我們占了,不許過來!”

一個青衣少女左手持弓,英姿颯爽的站在上方數丈外,傲然的看著寧天。

此女亭亭玉立,姿色不凡,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小眼在偷偷打量著寧天。

“不靠近,我怎么上去?”

“繞道。”

林小欣瞪眼,這家伙赤手空拳孤身前來,當這是他家后花園啊。

寧天抬頭打量著前方,視覺聽力在不斷提高,很快就感應到了五股類似的波動。

“你們是植修?”

寧天看著林小欣,她身上的波動并不強,自己體內的植源對她興致索然。

“我是千草宗外門弟子林小欣,你是誰?”

千草宗,寧天有些驚訝。

“我是萬植門的……”

“胡說八道!”

寧天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林小欣打斷。

“沒有化形境界,誰能成為萬植門弟子?你要是化形境界,來這早就成一堆白骨了。”

寧天愕然道:“還有這個說法?”

“笨蛋,植修三大圣地,神植門、天植門、萬植門,最低也得化形境界的當世高手才能進得去,你這點實力能在千草門混個外門弟子就頂天了。”

寧天摸摸下巴,原來師傅的實力還真不低啊。

“我叫寧天,是靈植一脈,要不借道讓我過去。”

“不行,我們在這有事,你要上去就繞道,否則就回去。”

寧天皺眉,仔細感應四周的情況,體內靈氣自腳底涌泉穴溢出,涌入大地之下,四周的景物瞬間在他腦海中變得清晰起來。

“原來這兒有植源。”

寧天自語,卻把林小欣嚇了一跳。

“馬上離開,否則我箭下無情。”

彎弓搭箭,林小欣鎖定了寧天,她四周的小草在嘩嘩作響,釋放出一股敵意。

“草類植源,控草術?”

寧天的父親寧陽也是植修,所以一些簡單的常識寧天也知道。

“我數三聲,馬上離開,否則我就放箭。”

林小欣不想與他廢話,十六歲的她本性不壞,也不想殺人,只想趕走寧天。

然而就在兩人僵持,寧天考慮要不要退走之際,意外發生了。

一聲異嘯響起,緊接著有人發出了慘叫。

下一秒,幾道身影從林中竄出,一時間刀光劍影,竟有人在偷襲林小欣的同伴。

“不好。”

林小欣驚呼,轉身射出一箭,緊接著就被一道掌力轟飛,恰好落在寧天腳邊。

寧天好奇道:“你凝脈幾重?”

林小欣傷的不輕,體內氣血震蕩,整個人一躍而起,口中鮮血外冒。

“九重。”

林小欣晃了晃,沖寧天道:“想活命就快逃。”

隨后,她便沖了回去,與敵交戰。

“凝脈九重這么不經打?”

寧天話剛說完,林小欣又被人一掌劈了下來。

“打不過就不要打嘛,真是笨蛋。”

寧天雙手一伸,便凌空接住了林小欣,只見她臉色蒼白,體內靈氣混亂。

“放下我,快走。”

“那你呢?”

“我不能扔下同伴。”

林小欣掙扎著要回去幫忙,寧天質疑道:“你不怕死?”

“不會死,偷襲我們的是千草門弟子,最多被羞辱一番……”

正說著,唰唰唰四道身影被人轟下,正好落在寧天身邊。

“這植源歸我們了,滾。”

一個白衣少年站在大樹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群手下敗將,卻不曾想有個陌生人正看著他。

“你哪冒出來的,瞪我,信不信挖了你的眼。”

白衣少年很不爽,他威武霸氣的出場,竟遇上一個不開眼的家伙。

那是什么眼神,看白癡嗎?

真是欠扁!

第6章 洗劫靈石

寧天打量著白衣少年,這小白臉長的挺俊俏,就是眼睛不好,長頭頂上去了。

“他是洛白,凝脈九重后期,已經覺醒天賦技能。”

林小欣低聲提醒。

“又是凝脈九重?就沒有境界低點的。”

林小欣聞言氣得翻白眼,這家伙是白癡還是笨蛋,竟然問出這么愚蠢的問題。

“原來是個蠢蛋。這么逗比,你們哪里找的?”

洛白嘲笑,心中的不爽立馬消失,誰會跟一個蠢蛋去計較?

寧天不爽,這小白臉會說人話嗎?

還有林小欣,你那是什么表情,沒見過哥這么帥的?

“笨蛋,這冥峰只有凝脈九重才能進來,高境界來了會死,低境界來了也活不了。”

林小欣說完都覺得丟臉,這種常識性的問題,這家伙竟然不知道,還敢跑這來。

“這樣啊。”

寧天更不爽,又被師傅給騙了。

感情她口中的凝脈境界,全都是凝脈九重,這不是坑人嗎?。

凝脈九重分初期、中期、后期、圓滿四個階段,覺醒天賦技能須得凝脈九重后期方能實現。

凝脈九重初期到中期是一個累積靈氣的階段,中期到后期則是天賦技能覺醒的階段,后期到圓滿則是技能修煉與掌握的階段。

洛白如今是凝脈九重后期,已經覺醒天賦技能,所以實力比林小欣等人強大。

看看地上那四個呻吟的家伙,寧天問道:“你們都是凝脈九重初期?”

林小欣道:“我們這組有兩位凝脈九重后期,三位凝脈九重中期。但洛白他們那組,有一位凝脈九重圓滿,四位凝脈九重后期,所以……”

寧天哦了一聲,正準備說話,哪想洛白已經不耐煩。

“全都給我滾,聽到沒有,你們這些蠢蛋。”

林小欣苦笑,看了一下四位同伴,對寧天道:“走吧,別去招惹他。”

寧天冷著臉,這家伙敢罵自己蠢蛋,當自己好欺負嗎?

“那植源值多少靈石?”

寧天不理會洛白,低頭看著林小欣。

“那是一枚黃級上品植源,至少值一千靈石。”

“什么,一千靈石!”

寧天咬牙,坑人的師傅才給他兩枚靈石的價格,這擺明欺負人嘛。

林小欣道:“植源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每個等級又分上中下三品。黃級下品植源市價十枚靈石,黃級中品植源市價百枚靈石,黃級上品植源的價格在一至兩千靈石之間。”

草,差點上當。

寧天腹誹,美人兒師傅太心黑了。

“玄級植源呢?”

林小欣道:“玄級植源比較少見,一般玄級下品植源的價格在五千枚靈石左右,玄級中品植源價格兩萬靈石,玄級上品植源價格在十萬靈石以上。”

寧天咋舌,原來植源這么值錢啊。

“地級植源呢?”

“地級植源不會有人拿出來賣的,而且那也不是凝脈境界可以捕捉到的。”

靈石是一種常見的修煉資源,對于凝脈境界的修者來說,一枚靈石蘊含的靈氣儲量,相當于半個月吸取累積的靈氣量。

也就是說,一枚靈石相當于凝脈修者半個月的修為。

二十四枚靈石相當于凝脈修者一年的苦修,那一千枚靈石呢?

想到這,寧天頓時雙眼發亮,他要是得到那枚黃級上品植源,豈不相當于他人四十年的修為?

“這植源我要了。”

寧天臉上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剛進山就遇上一枚黃級上品植源,真是運氣好啊。

“你有靈石嗎?”

“你想干嗎?”

林小欣一臉警惕。

“我就想看看,我還沒見過靈石長啥樣,怕稍后看到了也不認識。”

林小欣遲疑道:“我只有一枚靈石,你只能看一眼,不許…啊…還我。”

林小欣剛掏出靈石,話還沒說完,就被寧天搶了。

“原來長這樣,好小。”

標準的靈石只有拇指大小,橢圓狀,如玉石般堅硬。

寧天看著靈石,雙眼瞬間清澈起來,可以看到靈石內部靈氣的分布情況,已有部分耗損,估計是被林小欣吸收了。

寧天體內植脈變得活躍,饑餓感越來越強。

寧天沒有忍住,心想就吸取一點點試試,結果九脈震蕩,如巨龍吸水,靈石內部的靈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減少。

“真爽。”

寧天感覺吸取靈石修煉,比從虛空中攝取游離的靈氣來修煉,速度至少快了一百倍。

林小欣伸手欲搶,卻被寧天扔飛了出去。

“你們四個,把靈石都交出來。”

“臭小子,你…啊…還我…”

寧天洗劫了林小欣的同伴,結果每人身上只有一枚靈石,共計五枚靈石,這讓他頗為失望。

“小白臉,把靈石交出來。”

“蠢蛋,你找死。”

俯沖而下,洛白雙腳連環踢出,腿影如鞭,根本就沒有把寧天放在心上。

“這就是凝脈九重后期?”

寧天有些狐疑,洛白的連環踢破綻百出,虛弱無力,感覺就像是在踢蚊子,簡直弱爆了。

寧天右手一曲一折,指尖花影綻放,輕而易舉就抓住了洛白的左腳。

“啊,松手…嗚嗚…”

洛白怒叫,緊接著一個狗吃屎摔在了地上,痛的他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寧天提著他的腳,跟提死狗似的。

“來,乖啊,把收納袋交出來。”

寧天從洛白腰間扯下收納袋,順手把他扔出數丈外。

林小欣見狀,一副見鬼的模樣,下意識的揉揉雙眼,覺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兩枚靈石,不錯,可惜沒有植源。”

寧天丟了收納袋,隨后又撿起。

“這玩意應該也能賣點錢。”

林小欣無語,這簡直是強盜啊。

洛白爬起,怒吼著朝寧天沖來,他覺醒了天賦技能,掌握了‘疾草勁’,可讓爆發力增強一倍,算是一門相當不錯的技能。

“還來,真不乖。”

寧天看著洛白,后者一臉怒氣,右手一拳轟出,拳風之中蘊含著寸勁吐納,那是疾草勁的特點。

寧天本想扣住他的腕脈,再次把他扔出去,可稍稍一想又改變了主意,大手五指一張,直接抓住了洛白的拳頭。

那可是洛白傾盡全力的一拳,融合了疾草勁,威力翻倍,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

“傻瓜,快閃。”

林小欣驚呼,提醒寧天不要硬接。

洛白獰笑道:“敢藐視我,看我不打斷你的…咦…怎么會這樣?”

洛白的拳頭被寧天抓住,巨大的沖擊力震得洛白手臂發麻,可寧天卻跟沒事似的。

“這點力氣,蚊子都拍不死,你幾天沒吃飯了?”

本以為洛白盛怒之下的一拳力量很大,哪想卻讓寧天大失所望。

不過寧天也非毫無所獲,他在捏住洛白的拳頭后,驚奇的發現,洛白體內的九條植脈,就像是瘦不拉幾的蚯蚓,儲存的靈氣少得可憐。

寧天體內的九大植脈如江河巨龍一般,粗大程度比起洛白而言,至少是萬倍以上。

這差距讓寧天很驚訝,這才意識到九脈天成有多么罕見。

兩人的根基,那是一個地,一個天。

洛白又驚又怒,想不到自己眼中的蠢蛋竟然是如此強大。

寧天甩手把洛白扔了出去,朝著數丈外的植源所在地奔去。

“喂,等等我。”

林小欣驚醒過來,迅速追去。

林中異嘯突來,有人朝寧天發起了突襲,那是洛白的同伴。

寧天冷眼一掃,他六識敏銳,百丈之內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住他。

“偷襲我者,一律洗劫。”

那兩人都是凝脈九重后期,實力與洛白相差不大。

寧天施展出錯影飛花斬,指尖靈氣綻放,五朵花兒交錯旋轉,讓人眼花繚亂。

砰砰兩聲,伴隨著怒吼慘叫,洛白那兩個同伴就被洗劫一空,扔出十丈外。

“好小子,你…啊…”

一道魁梧的身影沖來,那是洛白的另一個同伴,還未靠近寧天就被打倒,奪走了收納袋。

林小欣追上寧天時,只見他與一個白衣少年相距一丈,正大眼瞪小眼。

白衣少年名叫洛星,是一行五人中實力最強之人,擁有凝脈九重圓滿境界,即將沖擊蘊靈境界,實力比洛白至少強了一倍。

洛星手里握著一把劍,寒光閃閃,讓人忌憚。

寧天看的不是洛星手中的劍,而是他手中的植源。

那是一枚靈種,屬花草類的植源,散發出了奇異的波動,乃是黃級上品植源。

落星留意到寧天的目光,喝道:“不想死就滾開,否則別怪我劍下無情。”

林小欣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緊張,提醒道:“當心他的草葉劍法,他在外門弟子中實力很強。”

強?

寧天絲毫沒有感覺到,此刻的他完全被植源吸引了,那可價值一千靈石啊。

“留下靈石與植源,否則扒光衣服吊樹上。”

洛星冷笑道:“就憑你?”

《亙古植修》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围棋李天元
上海快3开奖直播 泰瑞信达 北京快3开奖结果 网贷理财平台排名 内蒙古快3走势图 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新赛季英超 牛弘配资 今晚七星彩开奖结果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