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女配修仙:炮灰當自強免費閱讀-《女配修仙:炮灰當自強》最新章節完整版

女配修仙:炮灰當自強

時間:作者:思楚來源:KX

女配修仙:炮灰當自強免費閱讀,女配修仙:炮灰當自強江蘺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女配修仙:炮灰當自強》最新章節完整版作為男主修仙文中的大炮灰,江蘺用自己的死把男主逼上了叛出門派,四處建功立業開后宮的王霸之路,同時也讓正道第一宗門的門主走上了追殺天命男主,化身超級大反派的鬼畜作死之路。 做炮灰做到這份上,堪稱生得壯烈,死得更壯烈了。穿越過來的某女表示,為了修真世界和平和穩定,她要努力活下去,努力不炮灰!可是,撞上門來的冷面宗主是怎么回事? 你是黑化大反派,我是天命大炮灰,這就是傳說中的作死成雙,天生一對?...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女配修仙:炮灰當自強》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十章 短暫安寧

“姐姐,你向里面輸入一些靈氣看看!”江離說。原著中,軒轅墨就是這樣激活紫墟珠的。

江綺照做,但什么變化都沒有發生。

難道這東西只對男主有反應?

江蘺搖了搖頭,晚些時候,又讓謝玉娘看了一遍,但她也沒有看出什么名堂來。

江蘺只好把這一粒紫水晶收了起來,期待著可以早日開始修煉。

下床后的那一天下午,外出獵殺妖獸的江云天回來了。除了十幾塊靈石,他還帶回來許多藥草,以及一套繪制符箓的器具。

“這些草藥雖然不入品,卻能舒筋通絡,強健筋骨,于武修大有裨益。正好可以給小籬做藥浴,用來沖擊先天屏障。”說到這里,江云天停了停,略有些擔憂地說:“如今我們也不知道小籬的靈根資質如何,沒有辦法選功法,唯有用武修的法子修煉了。”

“天哥放心,我覺得,小籬一定有靈根的。”謝玉娘安慰道。

“阿爹放心!”江蘺也笑道:“救我的那位高人說過,我是個有造化的,總不會連靈根都沒有!”

“是啊,小籬說的有道理!”江云天想起了此事,頓時覺得自己多心了。又想到,他們的綺兒是品相不錯的火木雙靈根,想進入大門派不難,便是小女兒沒有靈根,做姐姐的也能護她一輩子。

三個月后,云陽城的秋天悄然而來。

小小的庭院里,江蘺手執重鐵劍,對著墻角的一個銅鑄的人偶,一劍又一劍揮出。

這些日子,她每日都要如此練習七八個時辰。手里的長劍已經換了十多柄,從質地輕盈的木劍,到幾斤重的寒鐵劍,再到如今幾十斤重的重鐵劍,一樣也不曾落下。最初的時候,她的手上不知磨破了多少血泡,每天入睡的時候,四肢百骸無一處不酸痛。但她咬牙忍著,一次次突破承受力的極限。如今,一劍全力揮出,已經能在人偶上留下一道明顯的劃痕。

同時,在從不間斷的藥浴下,她臉上的燒傷痕跡已經淡得幾乎看不出來了,只是臉色偏暗,據江云天說,等到突破后天,進入先天時,就能完全恢復。

從后天到先天,若是放在靈修身上,就是一個引氣入體,洗精伐髓的過程,而放在武修身上,就是不斷鍛造肉身,脫去凡胎的過程。

鍛造肉身的辦法很多,江蘺堅持選擇了最艱難的劍法。她心里明白,自己有靈根,以后肯定不會走武修之路。那么,早些接觸劍法,對于以后學習御劍術大有裨益。

日落時分,江蘺刺出最后一劍,收了劍勢,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正待回房泡藥浴。忽聽“咣當”一聲,大門被人撞開,住在隔壁的楚珮跑了進來。

“小籬,你阿娘在嗎?”楚珮是個二十多歲的女修,跟江云天一樣,也在城里的交易區擺地攤。“江道友出事了,快叫你阿娘出來!”

她話方落,謝玉娘便匆匆跑出門來,惶然道:“楚道友,天哥怎么了?”

楚珮臉色凝重道:“江道友得罪了筑基期的前輩,只怕會禍及家人,你快點兒收拾些東西,帶著兩個孩子逃吧!”

難道江家人的死劫現在就來了?江蘺的大腦一片空白,身體卻本能地拋下重鐵劍,跑上前,連聲問:“楚姐姐,阿爹到底出什么事了?他是不是受傷了,現在怎么樣了?”

楚珮憐惜道:“他賣出去的天雷符出了問題,炸傷了軒轅公子。這會兒,人家的侍衛找上門來,說是要算賬!”

江綺也從房間里跑了出來,這會兒急得臉色發白。聽到楚珮的話,下意識地反駁道:“不可能!阿爹賣出去的符箓從來都沒出過問題,準是他們誣賴阿爹!”

“傻丫頭,這種無憑無據的事兒,一向是誰的拳頭大誰說話算數!江道友此番怕是性命難保,謝道友,快帶著你家的孩子逃命去吧!這個軒轅公子是天元城里的大人物,身邊的護衛都是筑基期的,可不是咱們能惹得起的。”

不會又和軒轅墨有關吧?江蘺已經冷靜了下來,心念一轉,有了主意:“阿娘,你先帶著姐姐離開,我跟著楚姐姐去見阿爹!”

 

第十一章 借花獻佛

“不行,綺兒,你帶著小籬走,我去尋你們阿爹!”謝玉娘不容拒絕道:“你們年紀小,去了無用。”

“不!娘,我還是凡人,正道的修士為了渡雷劫,很忌諱對凡人出手。正因為如此,我去反而更安全。”江蘺主意已定,斬釘截鐵道:“娘親,你準備些療傷的藥草,我去見阿爹!”

“小籬說的不錯!”楚珮贊賞地看了江蘺一眼,勸道:“謝道友,你如今是煉氣期六層的修為,對上筑基期的修士,不比凡人強上多少。倒是小籬,她年紀小,又不曾修煉,反倒是沒幾個正道修士愿意對她出手。”

“好吧!”謝玉娘終于重重點了點頭,從腰上摘下來一個儲物袋,塞進江蘺懷里:“我和綺兒在城外等著你們!”

江蘺卻將那儲物袋推了回去,說道:“娘親,給我幾塊靈石就好。”她現在沒有靈力,用不了儲物袋,帶在身上非但無用,還容易招災。

謝玉娘此時也想到了這一點,將十多塊小指大小的透明晶石塞到一個荷包里,交給江蘺。

江蘺點了點頭,不再多話。一任楚珮抱起她,施展御風術,一刻鐘之后,來到了城里的交易區中。

江云天的地攤前一片狼藉。地上留著幾灘紫黑色的血跡,卻沒有一個人影。

難道是被毀尸滅跡了?不,不能慌,江蘺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問旁邊擺地攤的男修:“仙長,您可知道在那里擺攤的人去哪了?”

男修見問話的是個不曾修煉的孩子,不甚在意地搖了搖頭,明顯是不愿意搭理。

楚珮直接把一塊靈石甩到了他跟前。男修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說道:“你是問那個姓江的修士?他賣出去的符箓炸傷了貴人,被人家的侍衛抓回去問罪了。”

“可知那貴人住在哪里?”

“城主府!”

人還活著就好。江蘺感激地對楚珮笑了笑。

她的手里的確有靈石,可一旦拿出來,反而讓有賊心的人惦記。楚珮現在替她出了靈石,她稍后悄悄還回去就是。

云陽城的城主名叫秋池,是個筑基后期的修士。

這位城主有個金丹期的散修師尊,做事還算公道,南來北往的人都會給幾分面子。但江蘺知道,秋池有個很不光彩的癖好,他喜好男風,尤其喜歡相貌出眾,氣質淸貴的少年。

原著中,軒轅墨逃到云陽城,就被這城主看中,騙進了府中。秋池對他下手的時候,他幾乎拆了半個城主府,還順手把城主府的府庫搜刮了個干凈。

至于這個秋池,自然就淪落成被滅殺的炮灰了。

現在,江蘺就站在城主府的門前。

“仙長,小女這里有一封信,或許對受傷的軒轅公子有用。能否勞煩您辛苦一趟,把這封信交給軒轅公子的護衛。”江蘺面上露出一個討好的笑臉,將信封連同兩塊下品靈石遞過去。

“好吧,你在這里等著!”護衛略一沉吟,轉身走進大門中。沒多會兒,他折返回來,詫異地打量著這個沒有修為的小女孩,說道:“兩位前輩請你進去說話!”

“多謝仙長!”江蘺恭敬道謝,跟著走進城主府,來到了一個女修跟前。這名女修穿著一身月白色襦裙,眉如新月,眸若秋水,端的是個柔美嫻靜的玉人兒。

“江蘺拜見仙子!”江蘺說著,做勢要行大禮,白衣女修輕輕一拂袖,一股暗勁將她托了起來。她順勢站起來,就聽白衣女修道:“你叫江蘺?江云天是你什么人?”

“是我父親。”江蘺恭敬道。

白衣女修輕輕頷首,又道:“你在信中說,知道冰月蓮花的下落,此事可是真的?”

“小女不敢妄言。”江蘺編瞎話道:“三個月前,小女外出時,遇上了一個垂死的老仙長,他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小女,讓小女筑基時去采。小女本想把此事告訴父母,怎奈父母修為低微,去了那地方只有送命的份兒,就一直沒說。”

“倒是個有心計的丫頭!”白衣女修輕輕笑了笑,“如今,你待如何?”

江蘺低頭說道:“軒轅公子因為父親而受傷,小女愿意與父親一道,助仙子采得這株冰月蓮花。”

被符箓炸傷這個理由實在太荒謬,她覺得,江云天十之八九是個替罪羊!既如此,她索性不去辯白,而是直接認下了,并用那株在十年后就會被軒轅墨收入囊中的冰月蓮花,換父親江云天的性命。

“如此,我便信你這一次!”白衣女修說著,便吩咐人去請江云天過來。江蘺能想到的,她也能想到。看得出,這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聰明的女孩子不會做傻事,如今,他們父女的命都在她的手里,諒他們也翻不出來什么大浪來。

 

第十二章 突然晉級

沒多會兒,江云天被人帶了進來。

“小籬?你怎么在這里?”江云天的臉色有些蒼白,大約是服過療傷丹藥的緣故,精神還好。

“阿爹!”江蘺撲上去,淚水奪眶而出。

等兩個人都平靜下來,一行人便準備動身。這時候,江蘺才知道,原來那個白衣女修名叫白月容,筑基期初期的修士。抓了江云天的修士則是個男子,筑基期中期修為。

白月容去準備行裝,讓人送來了靈茶和靈食。瞅著四下無人時,江蘺問起了那個受傷的公子。

“我聽下人提起過,他叫軒轅墨,是天元城軒轅世家的嫡公子,如今正重傷昏迷著。”江云天說到這里,語氣中透出些許擔憂:“小籬,你說的那株靈藥,是不是生在什么險惡的地方?”

“附近有一只四階的花斑蟒。”江蘺回憶了一下,說:“也許,還有別的危險。不過,總不會比現在更糟糕了。”

修真界的妖獸共有十階,前三階分別對應著煉氣期初期、中期和后期,而四階對應著筑基期初期。一般來說,只有筑基期及以上修為的修士,才能對付得了四階妖獸。原著中,那里的確只有一只受傷的花斑蟒。但江蘺覺得,即便是得到了冰月蓮花,這個叫白月容的女修也未必愿意放他們活著離開。不過,到了那時候,他們想脫身的話,肯定會更容易一些。

“傻丫頭!”知道女兒是擔心自己,這才冒險進入城主府。江云天心里又是感動又是擔憂,卻不得不承認,若是她不來,他這條命一定保不住。

江蘺笑了笑,湊到江云天耳邊,低聲說:“阿爹,阿娘和姐姐已經出城了。白月容未必可信,到時候,我們再想辦法脫身。”停了停,動容說道:“我想要咱們一家人都好好的,所以,你一定不能有事!”

“你這小鬼靈精!轉眼就長成大人了。”江云天笑罵了一句,心里一片潮濕的柔軟。

沒多會兒,侍女送上來一盤靈果。江蘺還未進入練氣期,此時不敢喝靈茶,也不敢吃靈食,只能看著一桌子美食眼饞。

“咦?這是碧櫻果。”江云天眼睛一亮,將一小盤櫻桃大小的綠色果子推到江蘺跟前,說道:“小籬,這果子溫和中正,靈氣微薄,但凡人也能服用,你吃也是無妨的。”

江蘺拈起一粒,送進嘴里嘗了嘗。味道酸酸甜甜的,吞進肚子里的時候,有一股熱流遍涌全身。一時心喜,就多服了幾粒。誰成想,這下子卻出事了!

熱流混成了氣團,在身體里橫沖直撞,江蘺臉上的血色刷地退了下去,忍不住傴僂起身子,痛呼出聲。

“小籬?”江云天大驚,忙上前查看。神識探進江蘺的經脈后,卻馬上就轉憂為喜。

“小籬,你這是要突破后天,進階先天的征兆!”江云天抬手布下一個簡易的隔絕禁止,念起一段五行靈根通用的引氣訣。

江蘺之前補過課,能聽懂這段口訣。但她想運氣時,那股子氣流卻根本不聽使喚。

嗡的一聲,識海里一疼,那種仿佛有煙花炸開的感覺又來了。

江蘺眼前的世界驀然變成了淺紫色,一行行金色的篆字從眼前劃過。

那是一部功法,她下意識地照著金色篆字指出的途徑運氣,隱約能看到一股淺紫色的氣流濃縮進經脈里,依次貫通周身各處要穴。

江云天此時卻是心驚肉跳。

他看到小女兒緊皺著眉頭,身上的冷汗迅速濕透了衣裳。同時,手腕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碧玉鐲。此時,那碧玉鐲散發出淺紫色的微光,看上玄奧又神秘。

不多時,白月容聞訊而來。幸好,這時候,碧玉鐲上的異象已經散去,江蘺順利地突破了后天境界,進階先天,同時在迅速積累靈力,沖擊煉氣期一層。

因為身體排出了太多的雜質,房間里的味道臭不可聞。白月容只看了一眼,便待不下去了。除了滿臉忐忑的江云天,周圍一個旁觀者也無。

江蘺從修煉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黎明了。

急匆匆洗了個澡,換了身城主府贈送的衣服,她便去尋江云天用早飯。這會兒,她覺得自己餓得能吞下一頭牛。

“小籬,怎么樣?”江云天掃了一眼女兒,她如今是煉氣期一層的修為,境界穩定凝實。

江蘺笑了笑,一邊坐下來喝粥,一邊道:“沒事兒,就是餓得厲害!”她張了張口,想把那卷功法的名字說出來,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開不了口。苦笑了一下,說道:“阿爹,我現在只能修煉一部功法。可是,與那部功法有關的一切,我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哦?不能修煉別的功法了嗎?”江云天知道,有些功法的傳承就是如此。你可以自己修煉,可以在心里想,就是不能說出口,也不能寫出來。這是防止功法外傳的秘法,很多大門派和大世家中都有。

“是!我能模糊地感覺到,除非我不修仙了,否則,就只能修煉那一部功法。”江蘺想,那個只留下了一個背影的救命恩人所說的“機緣”,指的應該就是這部功法。

可是,這做法真是夠霸道的。等于是硬壓著她接受一門道統,想干也得干,不想干還得干!

江云天見小女兒氣質從容,放下了幾分擔心,說道:“我觀你氣息純正,靈力陽剛,絕對是玄門正宗的心法。別擔心,這也是你的機緣!”

“阿爹放心,我都明白!”江蘺在心中道,其實,豈止是道門正宗,這門功法名叫《寂滅心經》,至剛至陽的雷屬性功法,還是魔修和邪修的天然克星呢!

嗚呼,這是要把她操練成女漢子的節奏嗎?

《女配修仙:炮灰當自強》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围棋李天元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股米网 52麻将大庆正宗打法 好运南京麻将下载正版 6场半全场 今晚中国足球比赛直 股票融资卖入是好是坏 股票交易费用 星悦内蒙古麻将 甘肃快三今天开奖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