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主角是陳旭白亦清的小說逆襲王者在線閱讀

逆襲王者

時間:作者:陳旭來源:zzy

逆襲王者在線免費閱讀主角是陳旭白亦清的最新小說由陳旭寫的,逆襲王者免費在線閱讀:陳旭,你跑不掉了!你不是號稱判官筆閻王手嗎?你要殺人,如判官下筆,筆下人死,你要救人,閻王要人三更死,你也能留人到五更!佛醫鬼手陳仙人陳旭,子彈打穿你的胸膛時,你還能是如仙人自治嗎?陳旭,雖然你癡呆了,但依舊是白亦清的丈夫,我白家的女婿!無論你殘疾還是健康,我白老頭一如當年所諾,絕不負你們陳家之后!陳旭,你這種白癡,也配是白亦清的丈夫?白亦清的傻子丈夫!...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第1章 傻婿

“陳旭,知道這是哪兒嗎?”

陳旭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模樣,模樣倒是周正,可眼神兒呆滯,神情憨傻,像是有些智力缺陷。

此時的他被一群流里流氣的壯漢圍堵在中間,神色慌亂愈發顯得癡呆。

他茫然的看了四周一眼,答非所問:“我要回家!”

“哈哈哈,我們陳少要回家!你們可快點幫幫忙!”肆無忌憚的譏笑聲,從人群后一個衣著華貴的年輕人嘴里傳出。

他身前那群流里流氣的混混,也都跟著一陣大笑。

陳旭似乎感受到了他們的惡意,臉上一陣局促,可嘴里依舊只說出了一句:“我要回家!”

“媽的,你這種傻子,廢物,也配是白亦清的丈夫?”看著陳旭的癡呆樣兒,華貴年輕人莫名惱怒,上前抓著陳旭的衣領,伸手就在他臉上扇了兩巴掌。

這么一個廢物,卻是海陽第一美女白亦清的丈夫!領了結婚證法律認可的丈夫!

他劉嘉印堂堂白氏集團的股東之一,心心念念贏取第一美女,徹底入主白氏集團,可一個傻子成了掰不掉的絆腳石?

這簡直就是個笑話!

“我要回家!”陳旭被打,嘴里開始不停的嘟噥。

“回家?老子現在就送你回家!綁好了推他下去!”劉嘉印指了指護城河,對身后的混子們一甩頭!

說完便扭身回了不遠處的車里,遠遠看著。

陳旭呆呆的要跟著劉嘉印去,卻被兩個混混拽了回來!

“趕緊綁起來!”

“你說劉少這么大火氣,會不會是這傻子已經給白大美女給睡了?”

“想想就刺激,這要跟白大美女春風一度,死了也值啊!這傻子祖上積多少德啊!”

“別特么胡說了,白亦清怎么可能跟一個傻子……聽劉少說是白家老爺子年輕時受過這傻子爺爺的幫助!所以強行嫁了孫女!這女人也是被逼的!”

“也是,他就是個上門女婿,人家說贅婿在豪門活得還不如狗,更別說睡了第一美女了!”

“……”

說話間,他們已經弄好了繩套兒,往陳旭身上套去!

陳旭不明所以,就被套了個正著,只是這繩子一緊,讓他不舒服了,猛地開始掙扎!出其不意的撞倒了兩三個混子。

可踉踉蹌蹌沒跑幾步,又被一把拽了回來。

“艸,這傻子力氣不小啊?拽不住!”

“聽說這貨沒傻以前在國外混!老外都愛健身,一身腱子肉還在呢!”

“媽的,給丫一磚!”

一磚拍在陳旭后腦勺后,終于安生了。幾個混子抬著陳旭在劉嘉印的指揮下,直接扔進了護城河里。

“……”

初春的河水,還透著寒意!

陳旭被五花大綁,又是昏迷里,身體直往河底子里沉!

冰冷的河水刺激,陳旭突然睜開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嗆了幾口水,窒息感讓他腦中一片空白!

就在這一瞬間里,陳旭腦中陡然清明,就像是遠去的靈魂突然回歸肉體,閃過無數過往畫面:

“旭哥,快走!內奸跟嘉瓦的人串通,我們已經無力回天了。”

“……”

“陳旭,你跑不掉了!

你不是號稱判官筆閻王手嗎?你要殺人,如判官下筆,筆下人死,你要救人,閻王要人三更死,你也能留人到五更!

佛醫鬼手陳仙人陳旭,子彈打穿你的胸膛時,你還能是如仙人自治嗎?”

“……”

“陳旭,雖然你癡呆了,但依舊是白亦清的丈夫,我白家的女婿!無論你殘疾還是健康,我白老頭一如當年所諾,絕不負你們陳家之后!”

“……”

“陳旭,你這種白癡,也配是白亦清的丈夫?”

“白亦清的傻子丈夫!”

過往如電影畫面,一幕一幕在陳旭腦海里演過。

他十八歲出國,五年時間一雙鐵拳建立的戰神天堂毀于一旦,與他同闖天涯的兄弟們,死傷大半!

敵人圍追堵截,內奸出賣,他被伏擊,連中三槍,昏迷了整整四個月后,醒來變成了癡呆人,被悄悄送回國。

白家老爺子得知他回國,毅然決然按照當年承諾,嫁孫女白亦清與他,即便他已經癡呆。

而父母早年失蹤只剩獨苗的他,便這樣稀里糊涂成了白家的上門女婿!

這是改變了陳旭命運的三件事,此時在腦海格外清晰!

隨著最后的畫面消失,陳旭突然雙眼瞪大,身體動了起來,只見他渾身肌肉暴起,下肢如同魚人擺動。

很快,他的身體開始上浮,好不容易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吐了幾口濁氣后,陳旭朝著岸邊游動。

四肢被控制,全憑下肢和腰力挺動,饒是陳旭身體素質足夠,有當年水里來火里去的求生技能底子在,此時也是漲紅了臉,下半身麻木了一般。

好在撞上了河里的一塊巨石,陳旭趁機爬上了巨石,借著巨石的凸起,弄斷了身上的繩索!

胡亂扯掉繩索,陳旭站在巨石上深呼了幾口氣,目光掃過四周,銳利如鷹,全然不見之前的渾濁癡呆。

“我陳旭回來了!”陳旭喃喃了句。

若非此番遭遇,陳旭也不能相信,竟然真有魂魄,三年前他中槍癡呆,魂魄竟是游離陰間三年!

這三年,他的肉體如行尸走肉,可魂魄卻在陰間經歷萬千,如今意外卻得魂魄歸體,他陳旭總算是有了重新來過的機會!

白亦清,陳旭吧唧了下嘴,此時腦子所有記憶匯集,想起這女人,一時間他竟也說不清是何感觸。

這三年,所有屈辱都因負傷癡呆,入贅白家而起,可所有的庇護,也都來自這個白亦清和白老頭子!

該有個清算了!

那些背后捅刀子的,明面插刀子的,幫過他的,害過他的,都該有個了結!

陳旭活動了一下身體,重新跳進了護城河!

半小時后,陳旭出現在了河岸上。

只是略微猶豫了下,陳旭便決定回白家別墅!

身無分文的他此時只能選擇走回去,不過二十公里對陳旭而言也不算太遠的路程,就全當恢復身體素質了。

想到這兒,陳旭提了一口氣,腦中一套運氣的法門運轉,健步如飛躥了出去!

夜黑如墨,少有人會注意到一道白影,一開始僅僅像是夜跑的跑者,漸漸卻如體育專業的跑步高手,可隨著時間速度卻是越來越快,最后如白駒飛馳。

穿過一條小巷,就要到白家別墅,陳旭的速度愈發快了,剛躍出小巷,卻見一輛大紅色的法拉利呼嘯而來。

車子橫沖直撞,也不知司機在做什么,在撞上墻的瞬間,又猛地掉頭朝著陳旭撞去。

饒是陳旭反應快,車子還是如同一頭失了控的野獸,飛馳而來撞在了他身上。

陳旭飛了出去,車子猛地急剎。

駕駛座上,一身火紅禮服的漂亮女人,噴出一口酒氣,揉了揉迷離的雙眸,臉上驚慌一閃,跳下車去。

順著車燈方向近十米遠,漂亮女人看到了陳旭,慌忙跑了過去。

“撞死人了?”漂亮女人慌亂的蹲在了陳旭身旁。

剛蹲下,卻見陳旭滿臉血污驟然坐了起來!

“啊……”這女人原以為陳旭被撞飛出去十幾米,這不死也得重傷了吧?

誰知道就這么驟然坐了起來,頓時嚇了一跳,身體一個沒蹲穩整個人往前一趔趄,直接意外撲進了陳旭懷里。

陳旭:“???”

一臉懵逼,這是撞了他,還要跟他碰瓷兒嗎?不過,真的很香!很軟啊!

第2章 當不了小白臉子

“是流血了嗎?這么多血?”陳旭渾身濕漉漉的,漂亮女人撲進他懷里摸到濕黏黏的,頓時臉色都變了。

雙手又是一陣上下摸索!這么濕?這么多血?完了……打電話,叫救護車!

陳旭又是一臉懵逼,很香很軟小手兒真是會亂來,只是這確定不是要訛上他吧?

“你摸夠了嗎?”陳旭嗤嗤干笑,一把抓住了漂亮女人的小手兒。

“啊?你,還能說話?”漂亮女人慌慌張張的從陳旭懷里爬起來。

只是腳下高跟鞋不穩,一下又摔了回去。

在陳旭懷里又是一陣“摩擦”!

陳旭心好累,只能抬手抓著這女人的手臂,連扶帶抱抓著她一起站了起來!

酒精夾雜著女人的體香撲鼻,柔軟的身體幾乎掛在了陳旭身上。

“咱倆到底是誰撞了誰啊?”陳旭似笑非笑,懷里如醉貓似的女人,好容易才從他懷里掙扎出來站穩。

這時陳旭才看清了這女人的臉,二十七八歲模樣,五官精致,貴婦氣質十足。

或許是因為醉酒,此時的她看起來,高貴里更多了些楚楚動人。

很漂亮,陳旭吧唧了下嘴!

“對,對不起啊!你放心,該去醫院我送你去醫院,該賠償賠償,我不會賴賬!”漂亮女人這時才看清了,陳旭身上那不是鮮血!

松了口氣之余,她也是微微有些震驚,聽動靜也應該撞得不輕,但眼前這家伙,似乎并沒有什么大傷?

陳旭咧了咧嘴剛想說話,卻聽一陣陣發動機轟鳴聲由遠而近,接著便見數輛黑色轎車呼嘯而來!

漂亮女人微微皺眉,往后退了半步,看著轎車停在眼前。

轎車上下來扎莽壯漢七八個,為首的西裝男走到了這女人跟前,彎了彎腰道:“蕭小姐,張先生請您回去!”

“告訴張元,我有事要辦,沒空去。”漂亮女人眉角上揚,頓時多了一股凌厲的氣場。

“蕭小姐,請不要為難我們!您有什么事情,我們愿意代勞!”西裝男沉聲道。

“你們代勞?我蕭一妃要去跟男人上床,你們也要代勞?”漂亮女人似笑非笑說道。

陳旭有些驚訝的看了眼蕭一妃,此時的她面不改色說出的話,跟她的形象簡直大相徑庭。

原本有些慵懶性感的貴婦氣質,此時竟是像一團火辣辣的太陽,熱烈奔放又燙手!

西裝男哪兒敢接話,目光掃過她身旁的陳旭,輕咳了一下:“如果蕭小姐要辦的事情,跟他有關系的話,我可以請他一起回去!”

陳旭一臉懵逼,指著自己的鼻子:“我?”

西裝男沒有說話,但神色卻已經說明了一切。

“合著你們是給女大王抓面首呢?看中就拖走?”陳旭不耐煩的嘟噥了句,扭頭看向蕭一妃道:“咋的啊女大王?你負責撞倒,他負責拖走,商量好的啊?”

蕭一妃被逗得噗嗤一笑,隨即深看了陳旭幾眼!

畢竟眼前這些扎莽壯漢成排,一般人就算不被嚇尿,也多少有些犯怵。可眼前這小子卻鎮定自如,還能說笑!

“當我的面首不好嗎?”蕭一妃笑得嫵媚。

陳旭翻了個白眼:“鋼鐵直男,當不了小白臉子!”

“哈哈哈……”蕭一妃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兩人眉來眼去,放在西裝男眼里,倒是有了主意。更覺得抓了陳旭,蕭一妃就非跟他們走不可了。

西裝男鎖定了陳旭,朝著身后的人一招手。

一群人腳步挪動,很有章法的將陳旭半圍了起來。

蕭一妃沒想到西裝男是當了真,俏臉微微一變色:“張德海,你今兒敢動他,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蕭小姐不跟我們回去,我一樣得兜著走!所以只好得罪了!”西裝男一擺手,手下七八個壯漢直接朝著陳旭圍了上去。

陳旭摸了摸鼻子,哂笑了句:“就這么霸道?難道不需要問一下我前因后果?以及我是否愿意去?”

“呵呵……”西裝男冷笑,幾近于看白癡的眼神看了眼陳旭。

他不知道是該同情陳旭沒眼力見,竟然敢沾染蕭一妃這樣的女人。還是該嘲諷他的不自知,在他們面前,陳旭憑什么反問?

“張德海,你以為張元保得住你?”蕭一妃秀眉緊蹙,但此時局面她似乎除了威脅西裝男,再無辦法。

說話間,只見四五個壯漢已經在西裝男的授意下,朝著陳旭撲了上去。

陳旭不慌不忙的后退了半步,聲音里多了點躍躍欲試,嘟噥了句:“正好拿你們活動活動筋骨!”

說話間,他已經輕巧的躲開了迎面來的拳頭,像是一只敏捷點加滿的貍貓,輕易就躥到了來人身后。

不等人反應過來,陳旭已經一腳踹在了丫的后腰,巨大的力道讓這家伙踉踉蹌蹌前沖了幾步,一個狗吃屎摔倒在地。

“靈敏度,爆發力都比以前差了不少!”陳旭吧唧了下嘴,自言自語了句,如果是以前,這一腳已經能送出個二級殘廢了。

不過現在這貨也不輕松,腦袋先著地,一排牙都磕掉了,腦漿子摔糊了一般,掙扎了下愣是沒爬起來。

陳旭一擊得中,很快找到了身體的協調感,只見他如魚游水,滑不留手的穿梭在這幾個壯漢之間。

“這小子扎手,注意點!”

有人喊了句,他們也是紛紛收起了最初的輕視,合圍而上。

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保鏢,出手間自有章法。可陳旭就像是泥鰍,又滑又浪,他們根本無可奈何。

倒是陳旭左一拳,右一腳,如狼入羊群,沒一會兒就放倒了一片!

前后不到兩分鐘,地上就多了四五個二級殘廢。

西裝男滿臉震驚,他帶來的雖然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也算保鏢里面高素質的!

看陳旭的模樣,普普通通,誰能想到竟是個練家子?有這般厲害的身手?

西裝男擦拳磨掌,皺著眉頭猶豫是否要上前一試。

陳旭活動了下脖子,臉上也多了些許不耐煩:“老子很煩你們這種自以為是的玩意兒,你今兒敢動,老子就敢打斷你的五條腿!”

低沉的聲音在夜色里有種格外的穿透力,西裝男抬頭對上陳旭的眼睛時,莫名心底一慌!

他感覺陳旭真的能說到做到,那雙眼睛里的自信和霸道,像是一個千錘百煉過的戰士才會有。

“識趣就滾回去!”陳旭像是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

蕭一妃驚訝的看著眼前一幕,萬萬想不到事情會是這樣發展,這個青年人太讓她意外,也太有意思!

“夠了,張德海,你莫不是以為我真拿你沒辦法了?”蕭一妃呵斥了句,憤怒已經如撲面的火焰。

西裝男猶豫片刻,還是選擇了罷休!若是能一擊得中,讓蕭一妃有所忌憚束手就擒也就罷了,可偏偏沒有!

甚至他覺得親自出手,也沒有把握必贏。事情辦不成,還得徹底罪了蕭一妃的后果,他可承受不了。

西裝男深看了一眼陳旭,像是要把他牢牢記住,隨即擺手示意撤走,立馬有人搬了地上的傷殘者上車。

一群人來得快,去得也快!如此有序的一群人,來歷倒是讓陳旭微微好奇。

人都去了,蕭一妃笑吟吟的看向陳旭:“我很好奇,你叫什么,在哪兒工作,結婚了嗎?”

“怎么?女王大人還真想抓我當面首?陳旭,結婚了!”陳旭擺了擺手,笑道了句。

說話間他腳下也不停留,大步流星就離開了現場!

“真有意思!不是池中物,早晚還會再見面吧?”蕭一妃看著陳旭離開的背影,大喊了句。

陳旭可不想跟這個一看就不好惹的女人有太多關系,也不回答,飛快的走街竄巷,轉進了白家別墅所在的小區!

雖是已經半夜,但白家別墅依舊燈火通明!大門也沒關!

陳旭徑直大步流星走了進去,剛進客廳,就見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女子,一臉刻薄冷笑的攔在了他身前!

“你干啥去了?一個傻子還要學夜不歸宿了?搞得我們不得安寧,討厭死了!我姐嫁給你,我們白家有你這種人,簡直是倒了八輩子霉!”

第3章 合格的妻子?

陳旭淡淡看著說話的女人,他記得她,白真真,白亦清的堂妹!

她一直覺得陳旭這樣的傻子,成了白家的女婿,簡直就是恥辱!從來就沒什么好臉色給陳旭,動輒羞辱。

“像你這種廢物,干嘛不死了!反正活著也是個害人害己的米蟲!”白真真說到最后,滿臉厭惡。

陳旭皺了皺眉,眼神從白真真臉上刮過,兩人目光在半空對上,白真真莫名就是一怔!

這個傻子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哪兒不一樣她說不上,不由又盯上了陳旭的眼睛。

陳旭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白真真!

白真真對他的厭惡,大概就是一個白富美對臭屌絲的看不起!

陳旭說在意也在意,就如此時,眼神兒有些壓不住的火氣。說不在意也不在意,他兩世為人的強者,何須跟一個黃毛丫頭計較口舌?

“你在瞪著我?你個臭傻子敢瞪著我?”白真真難以置信的怒斥道。

雖然陳旭只是平靜的看著她,可在她看來就是瞪著,以往她的呵斥里陳旭目光幾乎不敢看她!

“真真,夠了!”隨著一身輕斥聲,只見一個滿臉疲憊的冷傲女人從大門方向走了進來!

白真真看到她,氣焰頓時小了,但還是沒好氣道:“誰讓他亂跑的,害得你從下班就開始找他!我幫你教訓教訓他而已,一個傻子……”

“他是我丈夫,不需要你教訓!”白亦清淡淡的說道。

白真真頓時啞火,臉色微微難看:“一個傻子……”

“你回房吧!”白亦清指了指二樓方向,不欲多說。

白真真瞪了陳旭一眼,冷哼一聲,朝著樓上走去。

她搞不懂白亦清,明明是白家最被看重的后輩,又漂亮得令無數男人瘋狂,卻偏偏要維護這個傻子!

難道白亦清就不知道,這傻子不但是她的恥辱,更是白家的恥辱!

“……”

客廳里只剩下兩個人,陳旭打量著白亦清,這個他法律意義上的妻子!

漂亮,真的很漂亮!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那冷傲高貴的氣質,更是讓人自慚形穢!

只要是正常男人看到她,都會升起發自靈魂的征服欲!

不光漂亮,而且善良!

他不見了,她到處去找他了!

白真真羞辱他,她站出來替他出頭!

陳旭的記憶里,這樣的事情很多!

乍一聽,她就是個合格的妻子!但陳旭知道,他們有名無實!

陳旭在白亦清的眼神里看得很清楚,她對他,大抵只是對白老爺子的承諾和自身的善良吧!

陳旭剛想開口,可白亦清卻掃過他渾身濕噠噠的衣服,先開了口:“你去哪兒了?”

話音未落,她自嘲一笑,一個傻子能回答這樣的問題么?隨即便補了句:“你先去洗澡吧!”

說罷她便兀自朝著樓上走去。

陳旭無奈一笑,這是連個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啊?

不過身上的確濕漉漉的難受,便回房拿了衣服去洗澡!

剛進衛生間,陳旭就聽到了震得整棟樓作響的音樂聲!也知道是白真真用制造噪音的方式表達不滿呢!

他也不理會這個,徑直洗刷刷!

“……”

白亦清回到房間,掩不住的疲憊。

失望?談不上了,整整三年,陳旭一直如此!不過今日的事情也有些蹊蹺處!

今日她帶了陳旭去公司,原本是約好了精神科的教授,在下午五點后,帶陳旭去做恢復治療!

可偏偏陳旭就在接近下班的時候,從公司不見了!

陳旭癡呆,在她的要求下,很少獨自走出房間或者公司大門!走失更是從未有過的。

想到這兒,她突然想到另一個問題,陳旭是怎么回來的?公司離家頗有一段兒距離!

“大小姐,劉先生來了!”保姆王媽敲響了白亦清的房門。

“知道了,馬上下來了!”

白亦清應了句,卻是秀眉微蹙。

這大半夜了,劉嘉印跑來做什么?

劉嘉印的爺爺當年跟白老爺子一起下海經商,白老爺子也沒虧待,給了劉家不少白氏集團的股份。

如今的劉家人不但是白氏的股東,更在白氏集團不少部門任職。

白亦清也不好怠慢,便匆匆下了樓去。

“亦清,有陳旭的下落了嗎?我也幫著找了一圈兒,公司方圓,我都帶人找過了!”

劉嘉印看過白亦清的眼神里有一絲貪婪,但很快就隱于眼底,換上了一幅焦灼關心的神色。

“你說說他也不知跑哪兒去了!平白讓你擔心。我也跟著擔心你!要不行,我再派人去找找的!”

白亦清秀眉微蹙,顯得有些冷淡:“他已經回來了!”

“回來了?”劉嘉印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勉強笑道:“他沒說去哪兒了嗎?”

“沒有!”白亦清覺得劉嘉印的反應有些奇怪,只是不好直接將疑惑問出口。

劉嘉印想著那傻子確實也說不出個啥來,又安心了不少,隨即笑瞇瞇的說道:“亦清,我建議還是把他送去療養院!

現在這樣,給你添麻煩,對他也不好。我知道有幾家療養院就很不錯!”

劉嘉印一邊說一邊打量白亦清的反應,然而白亦清卻是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離婚,送他去療養院,養他一輩子也算是恩義了。難道你真的要搭上你的一輩子?

只要你愿意,我現在就帶他去城郊的療養院。那里有我們家的股份,在那兒他能生活好,你也能有自己的生活!不用像今天這樣……”

白亦清剛想說話,耳邊卻響起了一道讓她差點站不穩的聲音:

“是送我去療養院呢?還是送我下護城河?”

熟悉的聲音,幾乎不用回頭,白亦清就知道是陳旭!

可陳旭,是個口齒不靈神志不清的傻子啊!

劉嘉印也愣在了原地,陳旭從衛生間出來,此時就站在他的正對面,似笑非笑,神情玩味的跟他對視。

“你,你什么意思?”劉嘉印下意識的接了話茬兒。

“我什么意思你肯定最清楚啊!”陳旭瞇了瞇眼睛走上前來。

“你不傻了!”劉嘉印臉上已經掩不住驚慌。

此時的陳旭眼神明亮,神色自如,哪里有半分智力缺陷的樣子。

陳旭淡然一笑:“我還得多謝你!不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是想送我下護城河喂魚還是療養院休養?!”

劉嘉印短暫的失神后恢復了平靜!

就算不傻了又如何?一個無權無勢癡呆了這么幾年的傻子,就算好了又能如何?

同類文摘

围棋李天元
现在有什么好的理财方法 下载单机长沙麻将 10倍杠杆配资 最新广东快乐十分 足球推荐分析专家 2012年6月4日上证指数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直播 秒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海南麻将app 急速赛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