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盛宠来袭:娇妻超甜》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霍雨眠墨封诀)

盛宠来袭:娇妻超甜

时间:作者:路漫漫来源:WXB

《盛宠来袭:娇妻超甜》完整版在线阅读盛宠来袭:娇妻超甜是作者路漫漫倾心制作的一本(主角霍雨眠墨封诀) 的小说:初次见面,她胆大包天,泼了他一身水,代价是一身的吻痕。第二次见面,她怀孕,而他却要娶妻生子。原以为两人从此陌路,谁知道男人缠着她,要结婚、要生娃,要行使丈夫权利。霍雨眠避之惟恐不及,“我跟你又不熟!”墨封诀道?#39608;?#23401;子都生了,还不熟?那你说,要生几个,才算熟,?#19968;?#21162;力的。”霍雨眠怒,“你要点脸。”墨封诀,“脸不能要,我只想跟你熟。”从此,霍雨眠夜夜不能眠。...

注:本文摘信息来?#20174;?#32593;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盛宠来袭:娇妻超甜》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把那女人给我拖上来

“姐,救救我,救救我!我没有犯罪,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没有——”

看守所内。

隔着一张一米宽不到的桌子,霍雨眠听着弟弟霍雨辰无助?#30097;?#22070;力竭的求救声,只觉得心如刀割。

泪水在眼眶频频打转,她勉强忍住,才没落下。

这是她弟弟被抓的第三天!

从警局转?#23047;?#23432;所,她花费了许多精力,才在律师的争取下,得到这次探监的机会。

原本,她的弟弟是个阳光开朗的帅气少年,今年正在读大二,在校成绩名列前茅,是校草级别的人物,为人友善,尊师重道,是他们全家的骄傲和希望。

可一场灾难,却让他沦落至此!

短短三天,他面容憔悴,整个人瘦了一圈,哪里还有平日里的精气神?

霍雨眠心疼得要命,紧紧握着弟弟的双手,道:“姐姐相信你!我知道你绝对不会做那种事!”

“霍小姐,探监时间到了,我们先出去外面说吧。”

静候在一旁的陈律师,突然轻声提醒。

霍雨眠点头,含着眼泪,再度安抚?#35828;?#24351;一句,“你放心,姐姐一定会救你出去的!一定!”

说完,才万分不舍地走了出去。

刚一出来,霍母整个人就扑了上来,颤巍巍地握住霍雨眠的手,哭?#27809;?#36523;颤抖,“辰儿他怎么样了?他好不好……呜呜,雨眠,你弟弟他从?#24576;?#36807;这样?#30446;?hellip;…他那么乖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犯罪,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霍雨眠听到母亲?#30446;?#22768;,忍耐了许久的眼泪,终于也绷不住地落了下来。

她紧紧抱住霍母,安抚道:“妈,您别急,我?#19988;?#32463;找了律师,陈律师肯定有办法的……”

“对,陈律师!”

霍母转而握住陈律师的手,央求道:“陈律师,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辰儿,他从小就听话孝顺,在学校每个老师都夸他,还说将来要保送他出国留学,他还有大好的前程……他绝对不会做那种事的……”

陈律师见霍母?#34892;?#22833;控,急忙劝道:“夫人,既然你们找了我负责这案子,我自当竭尽全力!这两天我看了卷宗,发现还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你儿子侵害那位女士。也就是说,这事还有回旋余地。只是有一点很奇怪……

这案子的程序走得太快。正常情况下,要?#37266;?#29359;人,至少得有相应的证据证明他犯了罪。依照你儿子的情况……本不应该?#36824;?#21040;这地方才是。”

“那我们该怎么办?”

霍雨眠和霍母都懵了。

母女两对法律,皆是一窍不通,再加上霍雨辰出事后,一直很慌乱,这会儿听律师这么说,很是不知所措。

陈律师连忙安抚,“先别急,我?#21364;?#20010;电话问问。”

说完,走到一?#28304;?#30005;话去了。

约莫十?#31181;?#24038;右,他打完电?#21834;?/p>

霍雨眠便瞧见他脸色?#34892;?#20957;重。

她心一下提起,急忙过去询问,“怎么样了,陈律师?”

陈律师叹了口气,又摇头,“事情麻烦了,你弟弟这案件要解决,怕是不能走正常的司法程序。因为,受害人似乎和墨家有关系……”

霍雨眠整个人愣住,“墨家?哪个墨家?难道是那个?”

“正是那个,而且,经手人,还是墨氏总裁墨封诀!”

陈律师再?#24525;?#20102;口气,一脸歉然,“所以……抱歉,这件事,我怕是插不了手。唯一能解决办法的……怕是得去找墨总?#36127;停?#21542;则别说我,就算是别的律所,恐怕也不敢接这活儿。”

霍雨眠?#28304;?#36720;然一声响,彻底呆住。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会跟墨家扯上关系!

那可是X国第一豪门家族,富可敌国,权势滔天。那墨封诀,更是出了名的铁血冷酷!

惹上这样的家族,他弟弟哪里还能完好无损的出来?

霍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直接晕了过去。

霍雨眠大惊,急忙把霍母送去?#30342;骸?/p>

安顿好,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她走出?#30342;海?#32473;在报社当记者的闺蜜简昕发了条消息,“昕昕,帮我查一下墨封诀的行程。”

虽然知道墨封诀是个只能仰望的存在,可霍雨眠依旧不打算放弃。

只要能救出弟弟,她做什么都甘愿!

简昕很快便回了一条消息,“帝爵?#39057;輳?#19977;楼宴会厅,今晚在那有个商业酒会,据说墨封诀会出席,不过传闻不一定准……”

回完,简昕才?#20174;?#36807;来,又发了一句,“不是……你要墨封诀行程做什么?你认识他???”

霍雨眠没回答,直接打车,去?#35828;?#29237;?#39057;輟?/p>

这?#39057;?#26159;北城六星级?#39057;輳?#20986;入严格,档次高端,每晚消费都是‘万’起跳,是豪门权贵的聚集场所。

霍雨眠蹲在地下停车场,默默等着。

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

直到晚上十二点,四名黑衣保镖才拥簇着一道颀长身影出现。

男人穿着一袭手工订制的黑色西装,剪裁得体的线条,勾勒出劲瘦挺拔的腰身,双腿被黑色西裤紧紧包裹,显?#23186;?#27442;且修长。

从霍雨眠这个角度,只能大概瞧见他的侧脸。

清晰的脸部轮廓,斜飞入鬓的眉峰,眼角微翘,鼻梁高挺,薄唇紧抿,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漠矜傲的强大气场。

整个人宛如神邸,令人望而生畏!

霍雨眠几乎一眼认出,这人就是墨封诀!

她连忙站起身,想要冲过去……

不料蹲在地上太久,导致双腿发麻,一时没站稳,整个人又跌了回去。

而这时,男人在保镖的护?#25302;攏?#20063;弯身上了车。

车子迅速启动,眼见着要开走,霍雨眠一时情急,拔腿跑了出去。

这一下又快又急,一时没刹住脚,整个人冲到出口正?#37266;耄?#36814;面和冲过来的车正面对上。

“停车!”

她无所畏惧地张开双臂,拦着车前。

刹车声顿起,黑色的顶级迈巴赫堪堪停在距离霍雨眠一米不到的位置。

“怎么回事?”

车后座上,明?#38498;?#20102;酒正微醺的男人,语气充满冷厉与不悦。

司机战?#39556;?#20834;应道:“抱歉,总裁,有人拦路!”

墨封诀眯着眼睛,冷冽的目光径自朝车外的霍雨眠射去,“下去看看。”

“是。”

保镖不敢怠慢,火速下车,来到霍雨眠跟前,呵斥道:“你是什么人?拦车想做什么?”

霍雨眠看着人高马大的保镖,内心有点怵,神情却倔强道:“我要见墨总,我有事想跟他谈谈,希望你?#21069;?#25105;通报一下,请他给我点时间。”

保镖每天都能瞧见变着花样,想跟墨封诀?#20351;?#31995;的女人,对于霍雨眠这套路,早已习以为常,面无表情道:“我们总裁不见外人,请让开。”

霍雨眠拒绝,“我真的找他有事,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只要给我五?#31181;?hellip;…”

“好了没有?”

车厢内,墨封诀明显不?#22836;场?/p>

他今晚来这应酬,喝了不少酒,这会儿正浑身难受,想着早点回去休息。

结果被堵在这,脾气顿时蹭蹭上涨。

助理凌越见他隐隐有发火趋势,急忙下车了解情况。

刚走近,就听霍雨眠道:“我是来找他谈论我弟弟那个案子的,请你?#21069;?#25105;通报一声……”

凌越听到‘案子’二字,以为是来谈公事的,语气还算和善道:“小姐,如果你要谈公事,可以去墨氏集?#26049;?#32422;,请不要在这拦路。”

霍雨眠依旧不让。

两名保镖见状,干脆利落把她架到旁边。

“放开!”霍雨眠极力挣扎,声音也尖锐起来。

?#30340;?#30340;男人,完全无动于衷,且极度不?#22836;?#36947;:“开车。”

车子再度启动,迅速从霍雨眠眼前划过……

霍雨眠一下怒了。

她弟弟是无辜的,却被墨封诀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她原本碍于他的身份,想好好地谈,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王?#35828;埃?rdquo;

她怒骂一声,也不知道拿来的力气,居然挣开了两个保镖的钳制。

接着迅速从包里掏出一瓶水,毫不犹豫的往车窗内泼了进去。

‘哗——’的一声,水?#26082;?#26080;误,兜?#26041;?#20102;墨封诀一头一脸。

霎时,车厢内?#30446;?#27668;,?#36335;?#35201;凝固了一般。

几个保镖差点没吓破胆,司机急忙踩下刹车。

“总裁?您没事儿吧?”

凌越紧张兮兮地扭?#36153;?#38382;。

然后就对上他家总裁那双宛如利刃的深邃眸光。

他?#21152;?#38388;缭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煞气,神色紧绷,从牙齿缝中一字一句的挤出话来,“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给我拖上来!”

第2章 不要已经晚了

“是。”

保镖根本不敢怠慢,二话不说便将霍雨眠塞上车。

霍雨眠也没?#31995;剑?#20107;情会变成这样,吓了一大跳。

如此近距离看他,男人身上那?#21892;热说?#27668;息,更感强?#25671;?/p>

她心里?#34892;?#21457;怵,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墨封诀面色阴沉地抹了把脸上的水,如死亡凝视一般,看向霍雨眠,一把掐住她的下?#20572;?#21676;牙切齿道:“你活腻?#35835;耍?rdquo;

霍雨眠被掐得?#34892;?#30140;,扭头挣开,壮着胆子道:“我说了,有事想跟你谈!”

墨封诀眼神如结了层冰,“我不想跟你谈!像你这种妄图攀高枝的女人,我每天起码要见三四个。谈事情?也不找个好点的借口,让我连碰你的兴趣都没有……滚!”

他手微微使劲儿,甩开霍雨眠,体内那股因酒精影响的情绪,已经抵达暴走的程?#21462;?/p>

霍雨眠被他这一甩,后背撞上?#24471;牛行?#30140;。

她咬着牙,忍痛道:“你真是想多了,我?#38405;?#19968;点兴趣都没有!我是来找你谈我弟弟的案件……”

霍雨眠坐直身子,“外界都传墨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没想到,竟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人!”

“你说谁是小人?”

墨封诀一脸戾气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说他!

霍雨眠无所畏惧,指责道:“难道不是吗?我弟弟没有酒后乱性,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做了什么坏事,你却滥用私权,将他送进看守所。你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做法,不是小人是什么!”

“什么看守所?什么酒后乱-性,还挺会编!给你三十秒,立刻远离这里,否则,就别想走了!”

狭小?#30446;?#38388;内,空气明?#28304;?#30528;几分燥热,而且,体内似乎有一股火在翻涌,?#24980;?#22312;小?#21246;Α?/p>

墨封诀皱眉,?#34892;?#28902;?#39057;爻读?#21475;的领带,又顺手把外套脱了,还将衬衫?#30446;?#23376;解了三颗。

“我没编!”

霍雨眠深吸了口气,尽量把姿态放?#25302;?#21435;,“墨封诀,我知道我斗不过你。所以,我请求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弟弟从看守所内放出来。只要你放过他……我做牛做马都报答你。”

霍雨眠很清楚自己和眼前这?#35828;?#24046;距。

只要他愿意,随便动动手指就能弄死她,所以她不能硬着来。

墨封诀满脸不耐,再度升级。

此时的他,脑子被酒精支配,一双藏匿在阴影下的眼睛,很是危险的盯着霍雨眠。

他身子缓?#21644;?#21069;倾,向她靠近……

鼻息间,突然闻到了一股清淡的香味,似乎是她身上的味道。

霎那间,体内热度更加翻涌不休,一股极度?#30446;?#26395;,让他情不自禁的朝她靠近,一时间,竟?#34892;?#21475;干舌燥起来。

他若有似无地勾着唇角,似嗤笑了一声,“报答?你能拿什么报答?一?#24867;?#35199;我看不上……不如,就拿你自己来换吧……”

说话间,他呼吸喷洒在她脸上,酒的香甜气息,扑面而来,吹得霍雨眠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惊慌地往后靠了靠,想再拉开点距离,谁知道墨封诀突然伸出一只手,抵在车窗上,形?#19978;?#23567;的一个禁锢圈,把她整个禁锢在里面。

霍雨眠吓得几乎想开门逃跑。

可还没来有任?#21619;?#20316;,就被他强行拆穿,“既然都送上门了,还跑什么跑?弟弟不要了吗?”

话落,他倾身攫住她温润的红唇。

霍雨眠整个人如遭雷击,愣在原地。

前座的凌越见势不对,急忙呵斥司机,“隔板升起来,下车。”

“是。”

司机手忙?#24597;疑?#38548;板,火烧屁股般的下了车。

凌越跟下来后,又?#24895;?#20102;一句,“散开,守着几个出口,不要让人过来。”

保镖领命,迅速退走。

?#30340;冢?#30007;人正吻得热?#25671;?/p>

霍雨眠后知后觉回过神,开始剧烈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不要碰我……”

她声音?#34892;?#25238;,双?#21046;?#20102;命地?#22971;?#22696;封诀。

这般抗拒,如同一枚火种,迅速点燃了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墨封诀声音嘶哑,“不要?现在才不要,晚了!”

话音落下,紧随而来的,是更加猛烈地狂风暴雨。

霍雨眠?#28304;以?#31967;的,用力咬了墨封诀的嘴唇,想用疼痛唤醒眼前这个酒精上脑的男人。

可是墨封诀却恍若未觉,舌尖探入她口中翻搅,一阵攻城掠地。

她?#28304;?#19968;片空白,手脚发软,所有的抵抗,在这一刻化成了无力。

?#24459;?#19981;知何时被褪尽,逼?#39057;目?#38388;内,混杂了?#29992;?#27668;息……

她躺在后座上,感受一股?#27627;?#33324;的疼痛,贯穿了四肢百骸。

她呜咽一声,只觉得整个人要疼晕过去一般。

墨封诀醉得云里雾里,猛地听到她的闷哼,下意识地放缓了所有动作。

待到她彻底适应自己,才放肆开来……

第3章 欲罢不能

此时,?#39057;?#38376;口。

一道娇俏的身影,疾步从大堂内冲了出来。

女人面色焦急?#30446;?#30528;过往的车辆,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身后,一名长相与她与几分相似,不过年纪比她小一些的女孩儿,跟了出来,询问,“姐,你怎么跑那么快?你这会儿不是应该在房间里吗,怎么在这?难道……没有得手?”

舒云?#21069;?#24700;的跺了跺脚,道:“那杯下了药的酒,封诀已经喝下了,我原本要带他上楼休息,结果转个眼就不见人了。”

“会不会是比你先去了房间?不过姐姐这招也太损了,明明已经是他的未婚妻,还要来这套生米煮成熟饭的?#20223;搿?rdquo;

舒云萱掩着嘴娇笑一声。

“你懂什么?”

舒云乔立刻横了自家妹妹一眼。

刚才她也在那个酒会上,原本想着给墨封诀下药,便和他发生关系。

谁知道,墨封诀不声不响就走了。

想到这,舒云乔不由更加懊恼了几分。

“好啦,姐,反正姐夫早晚是你的,不急于这一时。”

舒云萱上前搂住舒云乔的胳膊,安抚道。

随后话锋一转,“不过还有件事,姐姐倒是别忘了帮我办。那霍雨辰,无论如?#25105;?#19981;能让他出来。”

舒云乔瞪了他一眼,“你也适可而止吧,这回我利用封诀的名头,才把那小子弄进监狱,万一回头被封诀发现,你我?#21024;?#21507;不了兜着走。”

“放心,不会的。”舒云萱笑道:“走吧姐姐,我们回去酒会看看,说不定姐夫还没走呢……”

两人说着,手挽手,重新回了?#39057;輟?/p>

……

地下停车场。

燥热的温度,在车厢内攀升。

两具纠缠不休的身躯,抵死相缠。

直到霍雨眠筋疲力尽?#27809;?#30561;过去,才彻底罢休。

翌日,霍雨眠从车厢内醒来,只觉?#27809;?#36523;酸疼。

她面色惨白地套上?#36335;?#21482;觉得内心有一股说不上的屈辱在翻涌。

身上骨头像被拆卸过,痛得她浑身都在哆嗦。

身侧的墨封诀,早就彻底清醒,正瞪着座位上的鲜红血迹发愣。

他没想到,自己会在喝醉酒的时候,碰了女人!

他有?#29616;?#30340;洁?#20445;?#36824;?#20449;?#22899;人就过敏的毛病!

可现在,他满脑子还在回味昨夜的滋味。

这小女人,美好得?#34892;?#20196;人……欲罢不能!

他抬手,把西装外套丢到霍雨眠身上,接着按下车窗,让外面?#30446;?#27668;透进来,待脑子更清晰后,才问道:“叫什么名字?”

霍雨眠没吭声,用双手揪着衣襟,身子微微发颤。

墨封诀知道刚才自己?#34892;?#24613;躁,因此也不恼,难得耐着性子道:“说说你弟弟怎么回事儿……如果能做到,?#19968;?#24110;你救他。”

听到这话,霍雨眠总算回过了神。

她看了他一眼,道:“我弟弟叫霍雨辰,三天前,和同学去一家叫‘光年’的会所聚会,他当时喝?#35828;?#23567;酒,后来不醒人事。醒来被警察抓了,说有个女孩儿告他强煎。这件事,各方面证据都没采集完全,我弟弟就直接被定罪,关进看守所。我找了律师,律师查到,是你下令让警局那边定罪的!”

墨封诀听完,眉头直接拧起,“你确定没找错人?”

他可不记得自己下过这样的命令!

《盛宠来袭:娇妻超甜》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

围棋李天元
快乐10分20分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飞艇官网开奖结果 山东体彩十一选5开奖结果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 河南万能快三走势图 湖北11选5遗漏一 欧冠决赛2019决 云南星悦麻将 南宁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