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王樂業校園最強狂少小說免費閱讀

校園最強狂少

時間:作者:左手右邊來源:WXB

主角叫王樂業的小說校園最強狂少免費在線閱讀,這本書是作者左手右邊寫的主要講述的是:學渣王樂業被學神系統綁定,白眼透視無往不利!老師我真不是故意偷看你的……你說偷看答案?不不,老子要去賭石,對,我就要這塊二十塊錢的石頭!智商超越達芬奇,成為空前絕后、當之無愧的學霸:白宮要畫壁畫?讓總統乖乖排隊等著!英國首相要聽交響樂?不好意思,中央老首長請我去談人生理想。學渣逆襲成學霸,從此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校園最強狂少》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六章 神秘的病人

“檢測到宿主信心堅定,系統獎勵一件任務,一個月內成為甲等學生,成功完成獎勵經驗和技能點,失敗則接受懲罰,一個周內會變成金魚記憶。”

系統冷酷無情的聲音讓王樂業心中大叫草.泥馬,派發任務還帶有獎勵的,也不問老子愿意不愿意,這TM失敗懲罰也太殘忍了,金魚記憶王樂業是有所耳聞的,聽說只有七秒時間,比老年癡呆還不如。

既然說是獎勵任務,那么獎勵在哪里?

王樂業心中升起這樣的疑問,系統聲音響起道:“獎勵道具‘記憶模擬器’一件。”

臥.槽?王樂業暗罵一聲,感情我不問,你這獎勵就不發么?話說回來“記憶模擬器”又是什么東西?

“記憶模擬器可以加載數字化知識,傳輸到大腦中形成永久記憶,示例,假如宿主看到一本書籍……”

王樂業聽著系統介紹,不覺間就吃完東西,連陳紫霞的叮囑也沒聽到,最后覺得腦袋里面已經被系統整成一團漿糊,加上之前失血過多,王樂業居然暈乎乎睡了過去。

這一晚王樂業噩夢無數,夢到陳紫霞進了色.魔張的房間就再沒出來,還夢到陳紫霞哭著離開,王樂業傷心欲絕,大叫道:“紫霞!”

一聲大喊驚醒過來,王樂業見旁邊幾個醫生齊刷刷望著自己,一個女醫生道:“至尊寶?夢見紫霞了?”

想到剛才的夢境,王樂業尷尬無比,一個四五十歲的老醫生勃然變色,指責女醫生鼻子怒斥道:“都什么時候了還瞎胡扯什么?想勾搭男人回家勾搭去。”

女醫生被罵的臉色羞紅,低頭不語,王樂業這才發現旁邊的病床上躺著一個女生,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年紀,但已經出落的很是水靈動人。此時她雙眼緊閉,規模不小的胸口只有微微的起伏。

幾個醫生圍在病床邊愁眉不展,先前發火的老醫生余怒未消,急的跺腳道:“趕緊想想辦法,平時都白養你們了?這個女孩治不好,咱們醫院都給讓他老爹踩平嘍,全部回家喝西北風去吧。”

一個年輕醫生道:“都檢查過了,沒什么問題啊?”

老醫生翻著眼睛道:“你瞎?人都醒不過來你說沒問題?”其他醫生噤若寒蟬,不敢說話,老醫生頓了頓道:“全身各項都檢查了沒有?車禍這種問題引發的原因有很多,必須做全面檢查。”

幾個醫生紛紛附和道:“全部檢查過了,腦子重點做了檢查。”“但是沒發現什么不妥當,身上一處傷口都沒有。”“還是等國外專家過來看了再說吧。”

那個老醫生正要發火罵人,這時候病房門被推開,一個身穿西裝的中年人匆匆走了進來,身后跟著一個精悍干練的年輕人。

那中年人生了一張國字臉,眉目間不怒自威,進門后闊步走到病床邊,沉著臉問道:“情況怎么樣?”

幾個醫生垂頭不語,那個老醫生渾身一顫,額上冷汗涔涔而下。

“已經,已經全部檢查過了。”老醫生看了眼床上的女孩道:“現在病人沒有檢查出問題,林先生不用擔心,美國的專家馬上就到了,到時候一定能夠查出病因……”

“高主任!”中年人打斷老醫生的話,看得出他強壓著心中怒氣,雙眼一瞇道:“我女兒已經昏迷三天了,還要等到什么時候?”

高主任知道眼前這個中年人已經動了怒,不由心中一顫,額上汗水密密麻麻滲了出來,吞吞口水道:“目前您女兒沒有危險,我們已經在盡全力檢查原因,只要找出病癥,就一定能夠讓她醒過來的。”

中年人揮手道:“不要跟我說這么多,再給你們幾個小時時間,我女兒要還是醒不過來,你們以后就不要再濱海出現了。”

在場的醫生全部心頭一跳,紛紛為自己捏了一把汗,濱海市的人誰沒聽說過林鐵手的威名,說到做到,他說這句話絕不是說大話,并且一定能夠辦到。

一群醫生立即開始研討檢查,林鐵手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身后那個年輕人站在林鐵手身后,身板筆直,一雙鷹隼般的眼睛先是盯著王樂業看了一遍,很快就失去興趣,看望別處。

王樂業被他眼睛一盯,只覺得渾身發冷,差點打個哆嗦出來,暗想這人眼睛怎么這么可怕,跟獅子老虎似的。他的目光也被旁邊的女孩吸引,見她長得漂亮,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個女孩雖然年齡不大,發育的著實不錯,盡管躺在床上,那對峰巒依舊高聳,要是能用透視眼看上一下的話……

王樂業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女孩身上的衣服已經變得透明,緊接著連皮膚下的血管也清晰可見,至于五臟經絡什么的,全部都呈現在王樂業眼中。王樂業心中驚訝,知道這又是白眼的技能,他上下把女孩看了一眼,大概也看出了是什么問題。

女孩頸椎部分興許是受了撞擊,但是從外面檢查不出來,拍片也看不到經絡,王樂業卻清晰看到女孩頸椎神經被枕頭壓迫到,導致現在依舊昏迷不醒,其實解決方法很簡單,只要把枕頭拿掉就行了。

眼見這些醫生急的團團轉,王樂業有心幫忙,說道:“你們不用檢查了,這不是車禍問題,是枕頭壓迫了頸椎的部分神經,只要把枕頭拿掉就好了。”

這句話頓時讓幾個醫生看了過來,高主任本來就心中焦躁,見這個小子居然想在林鐵手面前獻殷勤,大怒道:“你是什么東西,我們看了幾十年病,用得著你來指手畫腳?”

王樂業被對方噴的上了火,心想老子好心幫你們,你倒跟吃了屎一樣到處噴糞,冷冷道:“看了幾十年的病連這么簡單的癥狀都看不出來,真是好醫術啊。”

這句話立即把其他醫生全部得罪了,高主任聞言額上青筋直冒,怒斥道:“你給我閉嘴,自己都躺著還管被人,把他給我推出去,換到別的病房去,真TM晦氣。”

第七章 保鏢

一個男醫生走出來正要安排,王樂業卻騰的從床上坐起來,怒道:“我好心提醒你們,你們偏不信,讓開,我來治給你們看。”

高主任被氣得笑了起來,指著王樂業道:“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個東西了,趕緊趕緊,哪來的瘋子給我趕出去,趕緊轉到精神科去,快去!”說完再不想看王樂業一眼,把目光放在病床上的女孩身上。

先前那個男醫生直接推著王樂業朝往外面走去,王樂業掙扎道:“你別推我。”

男醫生伸手又推了王樂業一把道:“我推你怎么了?”

王樂業知道現在不是動手的時候,真跟醫生打起來,保不準自己還得被警察帶走,當務之急是治好那個女孩,到時候看他們還有什么話說。想到這里王樂業立即動用白眼技能,男醫生推來的兩只手頓時像是打太極的慢動作,王樂業輕輕松松比過去,朝著女孩病床沖了過去。

男醫生吃了一驚,阻攔已經來不及,幾個醫生見狀叫道:“你干什么,快讓開。”

王樂業眼見自己就要趕到床邊,正準備伸手去抓枕頭的時候,忽然間眼前黑影一閃,跟在那個中年人身后的年輕人出現在身前,伸手朝著王樂業肩膀按來,不過還是慢了一線,王樂業已經到了病床邊,順手抽出枕頭,身子一閃躲開年輕人的手掌,接連后退幾步,遠遠看著他們。

那年輕人迅速朝病床上的女孩掃了一眼,見她沒有受傷這才放下心來,其他人盡皆松了一口氣。幾個醫生被嚇得夠嗆,高主任更是氣的臉色漲紅,怒斥道:“你想干什么?啊?你知道躺在床上的是什么人嗎?瞎賣弄什么?狗日的,給我滾出去。”方才他實在是嚇得夠嗆,萬一床上女孩出個什么差錯,估計自己小命都要沒了。

一個醫生朝王樂業叫道:“快把枕頭拿過來,瞎胡鬧。”

林鐵手也放下心來,皺眉朝年輕人揮揮手,年輕人立即會意,上前朝王樂業冷冷吐了兩個字道:“出去。”

王樂業見病床上的女孩毫無動靜,心里面也不自禁犯嘀咕,這莫非真的弄錯了?這要是出個什么差錯,看樣子這中年人也不是好惹的茬,剛才還是有些沖動。

他心中忐忑,慢吞吞放下枕頭,正要出門,忽然聽見病床上的女孩咳嗽兩聲。

“醒了,醒了!”先前的女醫生欣喜若狂,屋內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病床上,見女生睜開一雙大眼,看了看滿屋子的人,目光放在林鐵手身上,叫道:“爸。”

林鐵手看見女兒醒來,立即走過去握住她的手道:“醒啦,感覺有沒有什么不舒服,想吃什么爸給你買。”剛才還讓高主任膽戰心驚的男人,轉眼間變得如此溫厚體貼。

高主任率先走來道:“謝天謝地,林小姐安然無恙,實在是林先生福澤深厚,才保佑她度過難關。”

其他醫生紛紛道賀,仿佛忘了剛才是誰讓女孩轉醒的,王樂業撇撇嘴,搖著頭回到自己的病床邊坐下。

先前轟趕王樂業的男醫生也趁著勢頭諂媚獻言:“林小姐吉人自有天相,我就說這都是些小問題,隨便就可以治好的,還是多虧了林先生對我們的鞭策,才能這么快讓林小姐醒過來。”

“都給我閉嘴!”林鐵手冷喝一聲,打斷了所有人的話頭:“你們別的本事沒有,推卸責任和邀功的本事倒不小。”

高主任心有怒氣,卻一絲一毫不敢表現在臉上,聞言連連稱是。其他醫生也面面相覷,不敢說話。

林鐵手看向王樂業,面色比之方才緩和許多:“剛才多謝小兄弟出手,我林鐵手感激不盡。”

王樂業一直聽這些醫生張口林先生閉口林先生的叫,從未想起眼前這人居然就是市里威名赫赫的林鐵手,據傳此人身價超過百億,黑道起家,后來做起了娛樂公司,現如今黑白兩道都很吃的開,是濱海家喻戶曉的人物,即便放眼全國那也是實力不弱的企業家。

只是他們怎么會跑到這種普通病房來?

王樂業心中震驚,顧不上這些疑問,忙道:“原來是林先生,都是舉手之勞,您不用放在心上。”他生怕自己出個什么差錯就被林鐵手差人剁了,要知道在濱海林鐵手跟只手遮天差不多,要說他是土皇帝那也沒什么不妥,學校間流傳林鐵手年輕時就是靠著剁人出名的。

林鐵手擺手道:“我恩怨分明,你這次救了我女兒,有什么需要的就盡管說出來。”

王樂業苦笑道:“我,我還沒想好……”

林鐵手也不追問,好奇道:“我看你醫術不賴,身手也不差,有師傅教你么?”

“對啊……”王樂業想不出別的理由,只能先承認,撓撓眉梢道:“之前,在老家的時候碰到一個老先生,教了我兩手。”

“了不得。”林鐵手贊道:“小兄弟精通醫術,比這些庸醫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年紀輕輕就有這等本事,將來前途無量。”

他直言不諱的斥責,讓這幫庸醫心中憤憤不平,忍不住多看了王樂業一眼,暗想這么一個愣頭青會什么醫術,多半也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王樂業只看這些醫生不屑的眼神,就知道他們肯定不相信自己,不禁心中有氣,上下把那個高主任看了一遍道:“你腎損耗嚴重,腎經不通,不能人道都是小事,小心身體太虛哪天猝死嘍。”

高主任大吃一驚,紅著臉辯駁道:“你胡說八道,我不比你懂,怎么可能腎虛。”

任誰都能聽出他語氣中的不自信,林鐵手哈哈笑道:“你腎虛,心也虛。”心中對于王樂業的醫術更加佩服,伸出大拇指道:“我生平最佩服有本事的人,我看你身手也不差,不如這樣,我仇家多,你來做我女兒的保鏢怎么樣?”

啊?王樂業心頭一驚,心想林鐵手的仇家那得有多厲害,自己當了他女兒的保鏢,不得每天面對槍林彈雨?一個保護不好,恐怕還會被遷怒,忙道:“不不,我本事低微,怎么能保護好林小姐,林先生還是再考慮考慮……”

第八章 五萬的工資

林鐵手頓時臉色一沉道:“每個月給你開五萬的工資。”

“好!”王樂業一口答應下來,生怕林鐵手反悔,五萬是什么概念,再上三次高中也夠交學費了。

林鐵手哈哈一笑,旁邊的保鏢卻是不樂意了,他自己每月的工資也不過五萬,這小子憑什么剛開始就享受和自己一樣的待遇?躺在病床上的女孩也終于扭頭看了王樂業一眼,皺眉道:“他又不厲害,瘦的跟個豆芽菜似的,我要讓肖豹大哥當我的保鏢。”

林鐵手柔聲道:“聽話,肖豹在學校出入不方便,你們年紀差不多,還有些共同話題。”

見女兒噘著嘴不說話,林鐵手苦笑一聲,正想再勸服一下,旁邊的保鏢忽然道:“林先生,剛才我只是有些大意,不如讓我來跟著學生切磋一下,這次我可不會再失手,包管打到他跪地求饒,要是真能在我手底下堅持個一兩分鐘,再讓他做小云保鏢不遲。”說著看向王樂業,冰冷的眼神中帶著一些輕蔑。

林鐵手想想也有道理,假如王樂業真的有本事,能在肖豹手底下過上幾招,到時候女兒應該就沒話說了,不過他當然不能表露這個意思,遲疑道:“這樣不太好吧,這位小兄弟手上有傷,恐怕有點不方便。”

王樂業站起身道:“那也沒什么,我一只手來領教領教。”

“一只手?”肖豹嗤笑一聲,面容一下子變得冷厲起來:“好啊,我在邊境跟恐怖.分子搏斗的時候,也沒人敢一只手來對付我,你要是一只手贏我,我叫你一聲大哥。”

林鐵手心知自己這保鏢雖然本事不差,但心高氣傲,生怕他打傷王樂業,說道:“阿豹,點到即止,不要傷了人家。”

肖豹道:“林先生放心,我會小心。”

聽幾人口氣,似乎都認定眼前這個叫做肖豹的年輕人很厲害,邊上的醫生也在看笑話,議論道:“根本不在一個公斤級別,能打過人家才怪。”“我買這個小子輸。”

這些王八蛋剛才還慫的跟孫子似的,現在一個個又活蹦亂跳,王樂業臉色有點難看,見肖豹隨意走來幾步,臉上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道:“一會放開了手你可得小心點,我可不會放水。”

王樂業把受傷的手背在背后,面無表情的看著肖豹。

肖豹當然知道王樂業的把手背在后面的意思,頓時臉色一沉,朝著王樂業沖了過來。他速度極快,一開始就是狂猛的攻勢,王樂業憑借白眼緩放,輕而易舉就能躲過對方攻擊,不過他并不著急一下子制服對方,每次都裝作勉強躲過的樣子。

見王樂業不斷退避,肖豹心中得意,暗想你也技止于此了,當即使出自己必殺技,大叫道:“給我趴下吧。”一記鞭腿當頭砸下。

嘗嘗老子的八卦六十四掌!王樂業忽然間單掌凌空打出,狠狠拍在肖豹胸口上。

“砰”地一聲巨響過后,肖豹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到身后的墻壁上又反彈回來,落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什么情況?一屋子的人都呆呆望著眼前的場景,他們方才根本沒看清楚王樂業是怎么出手。

肖豹自己也處在懵逼狀態,怒道:“你,你耍詐!”

王樂業再次沖上前去,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上道:“耍詐?一只手感覺怎么樣?不是要叫大哥嗎?叫啊。”

“我叫你仙人個板板!”肖豹氣的方言也蹦了出來,忽然間從地上彈起來,朝著王樂業打出一拳,沒想到自己拳頭還沒伸出來,又被王樂業一巴掌扇到腦殼上,肖豹整個人被打趴在地上,所有人都聽到咕咚一聲,肖豹腦袋撞在大理石地面上,差點沒暈過去。

“不服是不是。”王樂業見他還想偷襲,又是一巴掌呼上去:“還想偷襲?怎么一點信用都不講呢?做人要誠實懂不懂?說叫大哥就要叫大哥嘛?是不是看我太年輕?”他每說一句話就扇一巴掌,肖豹半點反抗的余地也沒有、

房內眾人看的目瞪口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公斤級的,難道這個少年會武功?一定是的。林鐵手不由倒吸口涼氣,他不是沒見過肖豹的身手,怎么在王樂業面前就這么不經打?躺在床上的女孩更是瞪大雙眼,一向在她心中英雄無比的肖豹大哥這時候像只小貓任人欺負,少女心中有些不服氣,捏著粉拳道:“肖豹大哥加油!”

“停!”肖豹大喊一聲,匍匐在地上,雙手合十不住搖晃:“大哥我錯了,我認輸還不行么,你不要打了,大哥大哥。”

王樂業停下手,伸手隨便在床單上抹了兩把,笑瞇瞇道:“不好意思,下手有點重,沒傷到你吧。”

肖豹抬起豬頭似的一張臉,說沒傷到是假的,但現在他無論如何在不敢跟王樂業作對,默默站到林鐵手身邊不說話。林鐵手畢竟也是見多識廣的人,立即就看出眼前這個少年的價值,大笑贊嘆道:“了不起了不起,有你來保護沐云,我很放心。”

能得到林鐵手的贊揚,那是莫大的殊榮,王樂業謙虛道:“林先生過獎了。”

躺在病床上的林沐云也對王樂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早已將肖豹拋諸腦后,欣喜道:“你這么厲害,到時候跟我去學校,好好教訓一下黃安那個討厭鬼。”

“黃安?”王樂業一怔道:“一中的黃安?”

“對啊。”林沐云道:“大肥豬,大金牙,跟暴發戶似的,你知道他?”

王樂業搖頭笑道:“一中的人誰不知道。”

這黃安是一中除了名的紈绔子弟,仗著老爹有錢到處為非作歹,欺負同學都是小,玩弄女老師也有所耳聞,王樂業從別人口中也是聽到一些的。

林鐵手笑道:“那更好,你們兩個既然在一所學校,省了我再安排。”說話間從口袋掏出一沓百元大鈔,塞到王樂業手中,低聲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正式成為沐云的保鏢了,好好保護她,只要我女兒沒有事情,什么都好說,要是她除了什么差錯……我可能會瘋掉。”

《校園最強狂少》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围棋李天元
今日福建体彩22选5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开奖查 江苏快3专家推荐号 理财平台投资 股票交易时间 科乐长春麻将下载安卓版 新福利辽宁35选7开奖号 期货配资什么时候出现的 科乐吉林麻将 南国*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