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盲婿在線閱讀單鐵關沈冰蝶的小說免費閱讀

盲婿

時間:作者:梁上君來源:zzy

盲婿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此小說是由作者梁上君寫的關于主角單鐵關沈冰蝶的故事:自幼失去雙親,在老道士的指引下,來到沈家做了入贅女婿,沈家無論是丈母娘還是他的小姨子都沒把這個瞎子放在眼里,嗯,真香!...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盲婿》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6章 打臉

陳玉琴更是一陣惱怒。這個窩囊廢真是夠了!

你自己買不起就算了,還逞什么口舌之利呢?

有這么一個女婿,真是丟臉丟到娘家了。

單鐵關也不反駁,淡淡道:“第二層,右下角。”

眾人一愣,不明所以。

張陽也是內心一個咯瞪。

陳玉麗眼中帶著懷疑,拿起包包,翻開第二層,查看了右下角。

其他人也紛紛圍了上去。

“什么都沒有。”陳玉麗看著單鐵關,臉上帶著不屑。

張陽更是神情充滿了傲然,道:“單鐵關,你現在還有什么話可說?”

“不對!等等。”

突然,二舅的女兒突然驚呼了一聲,喊道:”你們誰打開手機手電筒給我看看。”

有人立刻打開手電筒。

二舅女兒低頭查看了一番,緩緩抬起頭,張大著嘴巴,怪怪的看著眾人。

“女兒,你看到了什么?”

二舅媽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女兒。這表情是什么意思?

陳玉麗也是眉頭一簇,低頭又查看了一番。

在手電筒的照明之下,她終于看清了。

包包的第二層的右下角,最最角落處,有著一排小小的字母。這時,眾多親戚也紛紛查看。

下一刻,眾人驚呼了起來。

“真是笑死我了!”

“真是假貨啊?”

眾人望向張陽,眼中帶著古怪之情。

就連陳玉麗也是怪怪的看著張陽,不知該說什么。張陽早就臉色大變。

此時。見到眾人這樣看著他,他更是神情驚慌,大喊道:“不可能!不可能!””走開!”

張陽扎拉開眾人,翻看包包。待到看清上面的內容,他臉色蒼白,癱坐在椅子上。包包的角落里,有著幾個小小的字母。

LV包包的角落里,有著幾個小小的字母:madeinchina!

望著這幾個字母,張陽感覺腦海一片空白,眼神呆滯。“不是說這款包包還沒在國內上市嗎?”

“假貨唄。“突然想到了去日國買馬桶蓋的大媽。“不!人家大媽至少在日國買了個真馬桶,他這是花了錢,又買了個假包啊。”

眾人望著張陽,臉上憋著笑。

“不可能,不可能!”

張陽神情呆滯,哺哺自語。自己讓人從米國帶回來的包包。怎么就變成假貨了呢?

想到這,他就心痛無比。加上人情費,一共四十萬啊,竟然買了個假貨!單鐵關搖頭一笑,道:“人傻錢多唄。

頓了頓,單鐵關看向他,淡淡道:”看來海龜也不怎么樣嗎?哦,對了,聽說很多人所謂的留學,其實只是去國外不入流的大學而已,你該不會也是這樣的吧?”

單鐵關的話,如同一把利劍般刺進他的心臟,讓他憋屈無比。

張陽臉色漲紅,他覺得真是丟人無比。陳玉麗也是感到雙臉火辣辣的。

自己的女婿一共花了四十萬買一個假包,今晚回去之后,這件事肯定傳遍了整個朋友圈。

到時候,她就成了笑話。

陳玉琴此時還一臉的錯愣,她沒想到張陽買的包包竟然真是假貨。

看到陳玉麗那陰沉的表情,她內心一陣舒爽起來。

半飼之后,陳玉麗才吞吞吐吐道:“小陽雖然……雖然買到了假包,但是他孝敬我的那份心意是真的。”“嗯,淑麗說的也對。”

不少人也紛紛點頭,不過,陳玉麗還是能從他們的表情中看到憋著的笑意。

這讓她內心憤怒無比,望向單鐵關,眼中充滿了不善。

如果不是這個軟飯王,我跟張陽又怎么會丟人呢?

很快,飯菜就上來了,不過因為剛才之事,包廂也沒有那么活躍了,反而有點沉寂。”對了,二姑,你剛才不是說有兩件喜事嗎?第一件是姐夫升職了,那第二件呢?”這時,有人問道。陳玉麗聞言,暗罵了一句:對哦,差點忘了。

她停下筷子,看著眾人,笑道:“其實,第二件事情也跟小陽有關,小陽在盛天銘城買了一套房。”“什么?買房了?”

“盛天銘城?那里的房價好像均價三萬以上吧?”

陳玉麗剛說完,眾人就驚呼了起來,眼中帶著不敢置信的表情。

盛天銘城位處黃金地段,地鐵口附近,醫院、超市、學校等等,都十分齊全。

而且小區配套設施十分好,有停車場、健身房,其至還有游泳池。

盛天銘城雖然不是別墅,但是比一般的別墅還要好。

“買的是多少平米啊?”有人問道。

陳玉麗笑了笑,道:”也沒多大,四房兩廳,一百平而已。”

一百平?

那豈不是三百萬以上?眾人渾身一震,望向張陽,眼中帶著的不再是欣賞,而是充滿了敬畏之情。

“大家別羨慕,貸款買的而已,房奴啊。”

張陽擺了擺手,語氣中仿佛充滿了無奈,但是眾人還是從他臉上看到了淡淡的傲然。

這時的他,又從剛才的假包事件中出來了,換上了傲然的神情。

“聽說盛天銘城早就賣完了,姐夫怎么還能買到啊?”二姐的女兒好奇問道。

張陽笑了笑,道:“我一個朋友是做房地產的,在盛天銘城認識有人,剛好有人想轉手,就跟我說了。眾人聞言,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稱贊道:“張陽真是人脈廣大啊。”

“等裝修好,一定讓我們去看看啊,看看高檔小區是什么樣的。”有人哈哈笑道。

“一定一定,到時候請大家來我們家做客。”陳玉麗臉上帶著濃濃的笑容。

說著,她望向單鐵關,笑道:“不知鐵關對你姐夫買這房有什么看法呢?這下不會是假房了吧?”

剛才單鐵關讓她丟盡了臉面,她現在要找回來。

單鐵關笑了笑,道:“請問,鑰匙拿到了嗎?”

這是別人轉讓的,剛交了首付款,已經簽了合同了,不過鑰匙得等戶主回來先。”

陳玉麗回答道。單鐵關輕瑕一口茶,臉上帶著莫名的笑意,淡淡道:“那還是等拿到鑰匙再說吧,不然……到時候說不定有什么糾紛呢。”

陳玉麗不屑的道:“能有什么糾紛?”

眾人也是紛紛搖頭,覺得單鐵關已經是無話可說了。

陳玉琴剛才心情還挺好的,現在聽張陽買房了,心情立馬又不舒服了起來。

這時,張陽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臉色一喜。“誰的電話?”陳玉麗問道。

“李哥的。”

張陽接通電話,笑道:“李哥啊,打電話給我有什么事啊?是不是去拿鑰匙的事啊?”

突然,張陽直接站了起來,臉色一變,焦急道:“什么?你說什么?”

“李哥,你先別掛電話啊,你給我說清楚!”

“小陽,什么事?”陳玉麗見到張陽這表情,緊張問道。

張陽臉色蒼白,渾身無力,癱坐在椅子上,有氣無力的道:“李哥說……李哥說我們那房子有問題,房主同時賣給了兩人,而房主現在跑路了,找不到人了。”

“啊?”

陳玉麗臉色一慌,焦急道:“那現在怎么說?”

張陽背靠椅子,雙目無神,哺哺自語,道:“不知道,我不知道,要請律師打官司,而且……我們的錢還不知道能不能追得回。”

“什么?”陳玉麗聞言,渾身一顫,也跌坐在地上,臉色瞬間蒼白。

\"這\"包廂里的眾人也是一臉的錯愣。不是吧?遇到騙子了?

隨后,眾人望向單鐵關,臉上帶著古怪之情。

貌似單鐵關剛才說了…….張陽那房子可能有糾紛?現在......

陳玉麗看到眾人的目光,也想到了單鐵關剛才的話,表情掙子,大罵道:“單鐵關,你個烏鴉嘴,都怪你,你就是見不得我們好!”

第7章 誰是窩囊廢

單鐵關沒想到這個陳玉麗竟然把氣撒到他頭上來了,于是,他冷笑一聲,道:“朋友是張陽的,錢是你們自己交的,關我什么事?”

陳玉麗一陣語塞,最后怒道:“單鐵關,你別太得瑟了!張陽就算再怎么樣,也比你這個吃軟飯的上門女婿強!”

今天請大家來吃飯,本來是為了好好礙瑟得瑟的,沒想到自己的女婿先是買包被騙,現在買房也被騙,陳玉麗已經氣得要炸了。

單鐵關白了她一眼,淡淡道:“托人買包被騙,托人買房被騙,請問,怎么比我強?”

“這就是海龜的智商?”

話音落下,張陽只覺得滿臉通紅,這臉打的,啪啪的啊!

買包被騙,買房子被騙,現在還被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嘲笑,張陽氣血攻心,只覺得一股股甜絲絲的熱流不斷從嗓子眼往上拱。

“哇!”終于,他堅持不住,吐出一口鮮血,只覺得耳鳴頭眩,眼前一黑,滑落在了桌子底下。

“張陽!”陳玉麗看到此情景,焦急的跳了起來,急忙去扶張陽。

可她嬌小柔弱哪有什么力氣,根本就扶不起張陽,然而再坐的其他人都懵住了,只是愣愣的看著,完全忘記了起身去扶。

單鐵關緊挨著張陽,急忙拉住了張陽,不禁搖了搖頭,內心鄙視不已,還海歸呢,還大經理呢,這點抗壓能力都沒有,還能成就什么大事。

“滾,你滾!”陳玉麗見單鐵關扶著張陽,心中的火就竄了起來。

今天晚上若是沒有這個單鐵關搗亂,她肯定是星光奪目的,肯定能在娘家人面前好好嘚瑟一番,如今弄成這個樣子,全是單鐵關的錯!

她已經全然忘記,是她非要單鐵關來的。

“好,你以為我愿意扶他!”聞言,單鐵關松開了手,繼續拿起盤中的螃蟹吃了起來。

“撲通!”

單鐵關一撒手,柔弱的陳玉麗根本擔不住張陽的重量,兩個人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呦,哎呦,你個殺千刀的王八蛋!”陳玉麗疼的破口大罵,再加上今晚接連被打擊了兩次,竟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這時,在座的眾人才反應過來,陳玉琴和大姨急忙將陳玉麗扶了起來,大舅和二舅將張陽扶在了椅子上。

雖然陳玉琴和陳玉麗從小到大,無論什么事情都愛攀比,但是畢竟是親姐妹,看著張陽這個樣子,她也是十分難過。

轉頭一看,單鐵關還在悠哉悠哉的唆著螃蟹腿,她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厭惡的盯著單鐵關,破口大罵道:“單鐵關,你不但是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還是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張陽已經被坑了,你還出言打擊他,你說你想干什么!”

喘了一口氣,陳玉琴接著罵道:“我告訴你,就算張陽腦子再秀逗,再被騙,也比你吃軟飯的強,最起碼人家有錢,你有什么,就一個臭皮囊而已!”

單鐵關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掀開面前盤中的螃蟹外殼,夾起松軟的蟹肉,放在嘴里,慢慢品味起來。

氣的陳玉琴牙關咬的咯吱直響!

發泄完的陳玉麗,這時候才想起,自己的女婿張陽還在昏迷中呢,急忙喊道:“快,快報,不對,打急救電話!”

眾人慌亂的從包里或者兜里掏出手機。

只有單鐵關夾了一口菜送入口中,不緊不慢的說道:“這點小事,還用去醫院?”

“唰!”

所有人都停下了掏手機的動作,齊刷刷的盯著單鐵關。

“你懂個屁!”短暫的平靜后,陳玉麗首先出聲,她將今晚所有的委屈全部朝著單鐵關發泄了出來:“你就是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你除了蹭吃蹭喝,你還知道什么!”

“你就是嫉妒,嫉妒我們家張陽有本事,哦,我明白了,你不讓我們打電話,就是想害死張陽,張陽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你就是殺人犯!”

單鐵關有些頭疼的皺了皺眉頭,這個陳玉麗不愧和陳玉琴是親姐妹,這腦洞都開的一樣大。

他端起身前桌子上的一杯涼茶水,站了起來,說道:“他只不過是氣急攻心而已,沒什么大驚小怪,一會自然就醒了,當然若是想讓他提前醒來,也不是沒有辦法。”

陳玉琴看著單鐵關風輕云淡的樣子,心中就十分厭惡,就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罷了,這個時候居然裝什么世外高人,她怒道:“你是個什么東西,你要是能讓張陽醒過來,我就當著眾人的面,把餐具給吃了!”

“哎!”單鐵關微微搖了搖頭,心道這群人平時都看些什么,怎么一些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

想著,單鐵關將手中的茶水,一把潑在了張陽的臉上。

“單鐵關,我跟你拼了!”陳玉麗以為單鐵關又在羞辱張陽,瘋了似得抓住了單鐵關的衣領,一只手就要撓后者的臉。

“咳,咳!”就在單鐵關阻止了陳玉麗后,張陽醒來過來。

陳玉麗急忙松開了單鐵關,關心的拍打著張陽的后背,問道:“女婿,怎么樣了,感覺好點了嗎?”

張陽緩緩的搖了搖頭,忽然想起自己被騙的房子,包被騙也就算了,可是房子用的可是他全部的家當啊,不禁抱頭痛哭起來:“我的房子,我的錢啊!”

“噗嗤!”二舅女兒看到一個大男人居然當著眾人的面哭,真丟人,一不小心竟然沒將笑意憋住。

陳玉麗抬起頭,望了望其他人,發現眾人的眼中都有異色,似乎還憋著笑,然而這一切都是單鐵關引起的。

她狠狠的剜了一眼單鐵關,扶著痛哭的張陽走出了包間,經過樓下前臺時,她稍微停了停,掏出了錢包,又想了想,將錢包重新塞入斜跨的包包里,走出了飯店。

此時包間里最尷尬的就屬陳玉琴了,當著娘家人的面,她的話已經說出,此時張陽已經醒來,難道她真的要吃了餐具。

看著眾人投來的目光,她黑著臉,也狠狠的剜了一眼單鐵關,拿起桌上的包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包間。

現場如此尷尬,其他人也不好在待下去,紛紛起身離開,但是除了二舅女兒外,誰也每跟單鐵關打招呼道別。

很快,整個包間就剩下單鐵關一人了。

看著滿滿一桌沒怎么動過的飯菜,單鐵關又再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來。

自從眼睛好了之后,他不僅僅能透視,還能看清人的面相,這樣,老道士教給他的面相之學,也就有了用武之地。

剛才他看到張陽田宅宮里有惡紋,這可是大忌,出現惡紋,就說明會在不動產上有所糾紛,而他的財帛宮暗淡,這是破財的征兆。

所以他才推測張陽買房子肯定是被騙了!

吃完飯,將剩下的菜打好包,單鐵關下了包間,正打算往外走。

“先生,請等一下!”

第8章 霸王餐

單鐵關的腳還沒踏出飯店的門口,就被前臺的女服務員叫住了。

“什么事?”單鐵關提著打包的菜,轉頭問道。

前臺女服務員有禮貌的說道:“先生,您一共消費了五千八百四十元,給您抹個零頭,一共五千八,您是現金支付還是手機支付?”

“嗯?沒結賬?”單鐵關有些愣住了,雖然沈鎮對他很好,但是他一直待在家中,很少外出,所以也沒給他錢,他身上是一分錢也沒有。

而且今天分明是陳玉麗請客,怎么沒結賬就走了,難道氣瘋了?

單鐵關搖了搖頭,客氣的道:“小姑娘,這樣,我今天出門有些倉促,明天給你送錢來行不行,我把……”

他本想將身上的物件壓在飯店,可是這一掏兜,兜里比臉還干凈,這就有些尷尬了。

女服務員的臉立馬耷拉了下來,冷聲道:“沒有錢,你上飯店吃什么飯!”

隨即,她朝著后廚大聲喊道:“二哥,二哥,有人吃霸王餐!”

“誰吃霸王餐!”一個身高雖然不算太高,但是全身壯實男人,從后廚走了出來,大聲說道:“敢在我‘霸王居’吃霸王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二哥,就是他!”女服務員一手指著單鐵關,說道。

單鐵關無奈的搖了搖頭,解釋道:“我只是沒帶錢,要不這樣,你跟我回去取,行不行?”

二哥道:“取?上哪去取,出了門你肯定就找各種理由溜走,像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再說,我這里忙忙的,哪有時間陪你瞎折騰。”

單鐵關看著空蕩蕩,十分冷清的一樓大廳,一樓都空著,樓上的單間就可想而知了,他實在想不通,這位二哥所說的忙,到底是哪里忙。

他雙手一攤,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樣?”

二哥說道:“想怎樣,吃霸王餐,你還有理了!”

“對付你這樣的人,就得打,一天打一頓,直到你將錢全部交上為止,我管你上哪弄錢,沒錢,就得給我待在這!”

單鐵關眉頭微微一皺,這個二哥竟然是個不講理的混人,對付這種混人,也是靠打!

他冷聲道:“哦,是嗎,不知道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哎呦!敢威脅我!”二哥怒道:“吃霸王餐還這么囂張,老子今天讓你知道什么是沙包一樣的拳頭!”

說罷,二哥舉拳擊向單鐵關。

看二哥出拳的力度和速度,單鐵關知道二哥肯定是個練家子,但是這點攻擊力,在他眼里卻是不夠看的。

他輕輕松松的躲過二哥的攻擊,伸手化掌,看似柔弱無力,但這一掌,卻將二哥拍的連連倒退。

“哎呦!吃霸王餐的打人了,兄弟們,跟我一起上!”二哥腳下一個不穩,跌坐在了地上,大吼起來。

“蹭!”

“蹭!”

“蹭!”

二哥的話剛落,從后廚出來五個穿著廚師大褂的廚子,個個手里都拿著家伙,有菜刀,有搟面杖,甚至還有……面板!

“干什么,都吵吵什么,煩不煩!”就在這時,從樓上走下一個身材有些肥胖,穿著一身寬松西裝的中年人。

“豪哥,這家伙吃霸王餐!”二哥嚎著嗓子,指著單鐵關,告狀道。

“哦?是嗎?”被稱作豪哥的肥胖中年,眼神一一從廚師面前掃過,最后落在了前臺女服務員的身上:“娟子,有這種事嗎?”

女服務員娟子顯然比較害怕肥胖中年人,捻著衣角說道:“他說,他沒帶錢!”

“聽到了沒有,沒帶錢!”二哥拍著手,說道:“吃飯不帶錢,難道不是吃霸王餐嗎,豪哥,你說這種人,該怎么收拾!”

豪哥狐疑的盯了一眼單鐵關,以他閱歷無數的經驗來看,這個年輕小伙子,不像是吃霸王餐的人。

他有些不滿的瞪了一眼二哥,二哥最近怎么了,脾氣居然這么暴躁,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第十次和顧客有爭執了吧。

本來生意就越來越差勁,他還這么個鬧騰,往后的生意還怎么做,但畢竟是多年的兄弟,他也不好多說什么!

遂對著其中的兩個廚師,說道:“王浩,劉勇,你陪著這位先生,去家里拿一趟錢,要是他敢耍什么花招,直接將兩只手廢了!”

誰料這個時候,單鐵關淡淡的說道:“豪哥,不用了這么麻煩,這一餐,就算是你請客吧!”

“什么!”

“他瘋了吧!”

“真是什么不要臉的人都有!”

單鐵關話一出,眾人先是驚訝,隨后嘲笑起來,都認為單鐵關得了失心瘋。

“混蛋!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個什么德行!”二哥猛然一腳踢向單鐵關。

單鐵關這次沒有給二哥留有余地,伸腿輕輕抵下二哥腿下的力度,抬腳重重的踹在了二哥的肚子上。

“砰!”

二哥身子竟然倒飛了出去,撞在墻上,才停住,滑落了下來。

“吃霸王餐的居然這么囂張!”

“兄弟們,一起上!”

“對,打死他!”

單鐵關這一腳,卻是把那五位拿著家伙的廚師給得罪了,他們拿著家伙,憤怒的砸向單鐵關!

然而,單鐵關卻帶著一絲微笑,看著豪哥。

“住手!”豪哥經歷飯店這么多年,什么大風大浪都見過,見單鐵關如此淡定,他感覺單鐵關絕對不是得了抽心瘋,肯定另有原因。

他看向單鐵關,問道:“不知道先生何意?”

單鐵關淡淡一笑,說道:“拿你酒店的生意,換一頓飯,還是你賺了!”

豪哥眼睛一亮,說道:“先生是說……”

“對!”單鐵關說道:“你知道你家的生意為什么越來越差嗎?”

豪哥激動的一把抓住單鐵關的手,說道:“在下王家豪,還請先生指點一二!”

單鐵關從容的抽出手,說道:“好說,好說,只是別在喊先生了,鄙人姓單,名鐵關,喊我鐵關或者小單都可以。”

他還真聽不慣“先生”這個詞。

“大哥,他就是個吃霸王餐的騙子,您可不能上當啊!”就在這時,二哥出來阻撓道。

《盲婿》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围棋李天元
下载熊猫四川熊猫麻 股权激励对股价的影响 西甲比赛结果 广东11选5算出一 快乐10分助手下载 E策略配资 股票开户网上开户 股票分析最权威的网站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分析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