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九转金身免费在线阅读-长天一剑小说最新章节

九转金身

时间:作者:长天一剑主角:

九转金身完整版小说是一本玄幻仙侠最新章节讲述的是:太古圣文,极道九转。玄门八卦,晓地通天。能者,可上至青冥,下达九幽,一手荡乾坤,只手碎星河。登天之路,仅有一条,欲通过者,唯有杀杀杀!且看一普通少年如何?#33267;?#26143;空之巅。九九世界,欲登极天!...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九转金身》小说,这本小说属于玄幻仙侠类型,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太古圣文,极道九转。玄门八卦,晓地通天。能者,可上至青冥,下达九幽,一手荡乾坤,只手碎星河。登天之路,仅有一条,欲通过者,唯有杀杀杀!且看一普通少年如何?#33267;?#26143;空之巅。九九世界,欲登极天!

第一章\t太古诸天皆疯狂

太古天界,三清天上天。

此境之内,瑞光点点,春寒料峭,虎斑霞绮,?#35762;?#30693;高几千丈,水不知深几千尺。其中各地山川均云墨缭绕,烟光骤起,浮岚暖翠,赪霞四溢;各地水势俱以苍烟懵夕,琪花玉树,云霞蒸腾,菁华流延,?#32557;?#26080;边。

延伸不知几许,有一宫阙横立高天,一眼望去,九天十月,无不失色,荣德瑞彩,无不低头。细细一看,不知宫阙几千万。周围祥云千朵,霞瑞四射,如同无穷无尽。

“此次围剿他,也不知道能否成功。如果不能拿下此人,我们手持的神物,也就变?#35835;耍?#24418;同鸡肋。不仅不会给自己带来力量,反倒是会给自己带来无数觊觎与麻烦。”

“成与不成,你我现在也难算尽。要想算出他的踪迹,?#36127;?#38590;于破青天,我等自豪的法力在这一道上,相差太远。只要他?#26432;?#22825;机,通玄化日,即便是重伤之身,也难以被我们擒住。可知天界之大,无人知晓,千万法界,各有奇能,要藏起来实在是太容易了。”

这两道黑影默默对视,片刻后终于有人开口道:“要开启至尊之地,非此人神通不可,我两此次联手突袭,等于是背叛?#35828;?#24180;的宏愿,道心残缺将会越来越大,到时候是不是会覆水难收?#20426;?/p>

另外一人气息一滞,顿了顿,生硬地说道:“当年之事,你我皆已经知晓。师尊的选择,并不是我们,所以至今我俩才被那人压过了万万年。可如今,时过境迁,时间过了如此之久,师尊也没有能从至尊之地中回来,难道我们就要一直等下去,?#25991;?#20154;在我?#23789;?#19978;作威作福?#20426;?/p>

“可是……师尊当年……”

“没有这么多可是了,做?#23478;?#32463;做了,难道还要怕一个不知道回不回得来的人不成?如今天界,妖族势大,两大领袖杀伐果断,攻势凶猛,光凭我们能抵挡吗?反观我方各自为?#21073;?#30456;互顾忌,敝帚自珍,如此又怎能攻无不克?#20426;?/p>

一人犹豫了,他有些踟蹰地开口道:“可我们这样做,且不说师尊一旦回来会不会放过我们。即便是我们三人也不能相互攻伐,难道你忘?#35828;?#24180;师尊给我们三人服下的丹药吗?即便我们有心,也是无力。”

另外那人听后高大的身子微微一震,?#36335;?#36973;受雷击。半晌后,他才回过神来,煞时有些凶狠地说道:“就是?#35828;ぃ?#22256;了我?#23789;?#19975;年,让我?#23789;?#19975;年来都屈于他的脚下,否则?#20197;?#23601;想领教一番那?#35828;?#31070;功。师尊也当真是神机妙算,似乎早已经?#31995;?#20170;日一般,不过他肯定没有想?#21073;?#35201;击杀那人,根本不用我们自己动手。”

“不用我们动手,你是说让……”

“没错,想要打开至尊之地,必须要两门合一,如今他们只有一门,想要进入,必须听我们的要求做事。不然,谁也别想进入。”

“什么?!!你想把此物给他们,这万万不可,这万世罪人谁当担得起?再说此物乃我们三人共用,没有那?#35828;?#21516;意,我们如?#25991;?#21333;独拿出来?#20426;?/p>

那人嗤笑了一声,笑容变得阴沉起来,森然道:?#20843;?#24403;然不会同意,但是只要擒杀了他,他也没有办法反对了。到时候我们再趁势把对方的神物强取过来,他们一旦开?#21073;?#23450;然两败俱伤,我们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好。”

“原来如此,善!那么先等天?#20107;?#32593;的消息吧,重?#35828;?#20182;,只要被发现,定然不是我们两人一合之力。”

天界,羽山之中,一腹虫聚居地。

大雨滂沱之际,夜幕之中,一道黑影从天际化身而来,速?#20154;?#24555;,但身形却有些不稳,摇摇晃晃,?#36335;?#19979;一刻就要从高天之上掉落下来一样。

羽山之中没有草木,地势?#26412;?#24694;劣,只有一些荒泽恶兽生长在其中,夜晚时时能见一颗颗幽暗的眼睛在贪婪的俯视天极。

“呼……”

来人找了一处低洼之处停了下来,是一?#20982;櫻?#38271;发披肩,长着一张俊美而英气的面容,只不过此时此刻,他全身都是血污,染红了浑身每一处地?#21073;?#30475;起来有些诡异。

他四处观望了一番,随后轻?#23706;?#24038;手按?#21482;?#22320;上,立刻有霞光升起,看起来颇是玄妙。一个巴掌大的六十四卦浮现在?#35828;?#38754;上,并且开始缓缓地旋转起来。

这人一看卦象,整张脸立刻沉了下去,苦笑道:“六十四卦,卦卦呈现凶相,条条断绝生机,俱呈?#36383;场?#33267;阴无阳,阴盛阳衰,转机已绝,说明我气运已经丧尽,上天没有生路留给我了。”

他看着浑身流血不止的伤口,也不去治疗,这是道伤,寻常手?#25991;?#20197;治疗,可现在的他哪里还有时间去寻找秘药,寻地静养?

罢了,罢了。

此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地皇与人皇居然会袖手旁观,看来他?#19988;脖幻杀?#20102;,怕是我一身死,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他们。没想到我方之中居然会出现如此叛逆,?#30340;?#21315;算万算不如天算,自己拼着受大伤害的代价,竟是算来如此一劫。若真让他们赠出我方神物,或许妖族气焰就会到达圆满,那时天界之大,怕?#33485;?#26080;人能?#23567;!?/p>

一念至此,他有自嘲地笑了笑,喃喃道:“自己都要身死道消了,还想这些干吗。只是我死后,我族人定然?#19981;?#34987;其屠尽,那时我之一道,就真正的消散了。”

他抬?#36153;?#26395;天极,灰蒙蒙一片,羽山之中,?#36127;?#27599;天都是大雨连连,少有中断之日,数年之中或许都难见一晴。

忽而,他又大力地咳了数声,精血不断从嘴里洒落,每一?#21619;?#33021;让他的脸色苍白一分。

“唉,人之将亡,大道循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本就是注定之事,既然气数已尽,那么也就强求不得,不必执念了……嗯?!!!”

骤然间,他猛地睁大的眼眸,不顾一切,立刻把手重新按在地上,定睛一看,霍然开口大笑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天机不绝,天机不绝!刚刚看还没有一线生机,可一念至此,再复看,却已然卦象转变,绝处逢生。”

他突然仰天长啸,眼中带着莫名的希望与狂热,如同在沙漠之中看见水源的旅人。

“希望,这就是希望。幸好?#20197;?#24050;经把它的分为两块,一块已经让龙马带走,一块留在自己身上。我想,你们一定会想不?#21073;一岚?#27492;物天凡相隔,唯有我血脉之中可以保留。你们知道吗,此乃定数,你们费尽心机,仍是没能改变。”

这时,不远方顿时有破空之声传来,咧咧之声在夜空之中格外响亮。

那人看着远方的天际,自言自语道:“来得真快,这其中肯定有卦祖作梗,当年传他秘术,?#30340;?#19968;个大错误。不过……”他随后?#20013;?#20102;笑,脸上丝毫没有惧色,而是轻声说道:“可惜我已经先一步想到了对策,就比你们早一步。哈哈哈哈哈,此乃乾坤天数,就算你们紊乱天机,也难以撼动。”

随后他的身躯开始发亮,整个天地之间,?#36335;?#37117;受到了牵引,一同共鸣了起来,四周尽是金玉之音,菁华之光。

只听这时远方天际有人立刻焦急地大声喝道:“不好,速速撤离,天皇要与我们玉石俱灭,陨石俱焚。”

感?#30342;?#26041;杀机大乱,如潮水一般一泄千里,这人就心中大快。

“想要夺得我的躯体,换了他们来也没有用。天?#25163;?#23041;,触犯者死。”

崩!!!

天极地面瞬间光华大放,菁华,道纹,血气冲天而起,整个天地间神芒剧放,霞光遮天,过境之处,?#32494;?#19981;生,寸瓦不留。

整个羽山?#36335;?#37117;化为了一片光海,远处看去,尽是一片璀璨霞辉,汹涌而澎?#21462;?/p>

伴随着华光之威,还有一句淡淡地言语不散,细细听去,如谶如偈:

极道天数,亿万之力不可偏;定数之子,弹指一挥乾坤变。

============================================================新书开?#36857;?#22823;?#19968;?#36895;收藏哟~~~

第二章 一觉醒来,星空已换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36824;罰?#22307;人不仁,以百姓为?#36824;貳!?/p>

一个少年?#20982;?#38745;静地看着苍天,默默地念叨着这一句千古名句。

他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身材很是消瘦,看起来甚至有些病态,?#36335;?#32473;人一种弱柳扶风的感觉。

没错,就是弱柳扶风。

虽然看起来用在一个?#20982;?#36523;上不太合适,但此时却也找不出更合适的一个?#19990;?#25551;述。

他身高一米八出头,短碎的头发遮住了?#24524;遙?#30475;起来有些忧郁,不似同年?#35828;?#24320;朗。

此人五官很是清秀,给人一种极为?#21024;?#25972;洁之感,目光之?#26143;宄好?#20142;,不过此时却带着一点疑惑。

少年?#35828;拿?#23383;叫做伏君,感觉很老气,完全没有一点都市气息,反倒是更像古代的名词。

他是孤儿,?#25913;?#33900;身在五年前的一次车祸之中,除了一份赔偿金之外,他仅有的就只剩下了?#25913;?#30041;下来的房子。

原本三人居住在八十五平米的房子中还稍显拥挤,可真正只剩下一个人之后,却仅剩下孤单。

今天,是伏君与女朋友分手的日子,这是她第一个女朋友,青?#20998;?#39532;长大,却还是离开了他。

原本以为可以相守一生的人啊,就这样甩头离去,坚定决绝,没有一丝留恋。

伏君只是一个普通孩子,现在一个人生活实属不易,除了周末在一家饭店做事打杂,?#36127;?#20840;部的时间都拿来陪女朋?#36873;?/p>

因为他知道,自己能给她的,不多,因此在他能力范围之内,他想做到最好。

?#26143;椋?#27599;个?#35828;?#31532;一?#21619;?#26159;全情投入的,都妄想能走到最后,却?#22411;?#25165;发现双方已经迷了路,再也找不到碰面的方向。

在现代都市之中,浮躁与金钱占据了上风,?#19981;?#23601;电,腻了?#22836;桑?#28216;?#38750;?#22330;,变成了一种时?#23567;?/p>

?#25112;?#22823;学,女朋友就变了,不再那?#27425;?#26580;,不再那么体贴。

从前会为了伏君一颗棒棒糖微笑;现在却只会盯着时装美鞋。

从前伏君只要一?#24433;?#22905;就会心疼不已,嘘寒问暖;现在却只会不停地抱?#26775;?#20652;促他尽快赚钱。

有时候伏君觉得,不读大学说不定就不会如此。

大学,社会,会慢慢改变一个人,大城市的环境会让普通人也跟着躁动,内心不再?#26448;?/p>

伏君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年人,哪里能比得过身价千万的中年人,又哪里能胜得过天生?#26143;?#30340;贵公子?

普通人,就是普通人,成功人士,上流社会永远只属于少数人。

伏君拿出自己今年写给女朋友的情书,突然眼睛模糊了起来,泪水有些难以?#31181;疲?/p>

虽然我知道我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你?#19981;?#35768;会碰到比我更加优秀的人。

虽然你知道你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我?#19981;?#35768;会碰上比你更加优秀的人。

…………

但,爱就是不离不弃,矢志不渝,虽然你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你在我眼中却是最好;虽然我不是最好的,但我在你眼中却是最好。

这?#33267;?#39550;于一切的?#26143;椋?#23601;叫做爱情。

要知道对于爱情,忠贞下去很难,需要勇气?#32531;?#22810;人在半路累了,倦了,乏了,因此抛弃了爱情,从此再也难以明白爱情的真谛,只能在最安静,最孤独的时候陷入迷惘和思索之?#23567;?/p>

最无助的时候,或许才会想起,曾经有一个人是自己说过要抱着一辈子的人?#36745;?#32463;有一个人是自己说过要保护一辈的人?#36745;?#32463;有一个人是自己能为她放弃一切的人。

能为了她流泪,挨饿,疲?#26775;?#29983;气,开心,愤怒

曾经有个人,自己曾经对她说过要相守到?#24076;?#27704;远等待。

若是你失去了,或许你日后的生活依然会幸福美满,但你心中对于爱情,却只有遗憾。

?#38590;?#19981;可随意发,?#20449;?#20063;不可随意给。

若是你曾经给予了一个人,你是否会觉得那的瞬间很美好,细心想想,或许那就是世人?#38750;?#30340;爱情。

人们有时候?#24049;?#24858;蠢,明明知道自己最想要的,可当真正的爱情来临之时,却仿若不觉,诸多顾虑。

爱,就是你想一辈子和一个人在一起。

但谁能坚持到最后?

这条道路上太多困难,太多诱惑,太多无奈,太多不确定。

可,正是如此,才显得爱情的难得,爱情的珍贵。

相爱其实很难,需要在一起包容一辈子,需要忍耐很多无法忍受的事情。

但,若是你真的想爱,渴望爱,就要付出全部。

虽然世人常常说:在爱情的游戏之中,谁付出的越多,谁就跌落的?#35762;遙说?#36234;深。

可仔细想想,把爱情比喻成游戏的人,他们谁能真正的懂得爱情?

扪心自问,谁看见了千古绝?#25285;?#24515;中不会产生一?#20811;肯勰剑?#21738;怕你当时嗤之以?#29301;?#20294;你的内心难道就没有产生过一丝悸动吗。

因为我爱你,所以要付出我百分之百,两百,三百的力量。

它能让我勇敢,做到从前做不到的事情——

伏君二月十四日

唉,心中神圣的爱情,现在只能烟消云散,既然她已经不愿回头,自?#27827;?#22914;何还能再去挽留?

留住人,留不住心,又有什么意?#36857;?/p>

伏君是一个?#19981;?#23433;静的人,但沉静的内心之中拥有一颗谁也不知道的狂?#21834;?/p>

生为?#20982;櫻?#23601;当顶天立地。

这一直是伏君的人生信条,他看着天空,湛蓝的天空之?#20449;?#23572;有?#33258;破?#36807;,像是一?#28227;?#36719;的棉絮。

一抹迷茫出现在了伏君的眼眸之中,他不知道他今后能干什么?

都说天生?#20063;?#24517;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可他拥有什么才华,他自己也不知道。

难道真的如小玲所说,我就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吗?

和我在一起就看不见未来吗?

普通的未来,她不?#19981;叮?#25152;以投入了不普通的?#28526;В?#21738;怕只是暂时的满足,也足矣。

也许,真的就如她所说的一般,女孩子的青春等不起。

但又有几个男人在三十岁之前能有小成呢?

二十多岁,正是一个男人最没?#26143;?#26368;迷茫最看不见未来的时候,在这种时候又怎么能要求他们一掷千金?

年少多金的人只是极少数,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普通人,只有百分之五的人才是?#26143;?#20154;。

因此,妙龄少女们只能选择大叔投怀送抱,很简单,因为他?#19988;?#32463;成功。

伏君心想,如果两个?#35828;?#26465;件相等,那么一定没有人愿意和比自己大十多岁的人在一起,这不仅仅是代?#25285;?#36824;有自尊。

微不足道的自尊。

漫步在人工河边,伏君开始思索起自己的未来,多少人?#28526;?#26790;想来到这个世界,又有多少人能在这个世界实现自己的梦?

自己究竟能干些什么?

白领?#21487;?#29677;族?

难道自己的未来,就只能如此了吗?

伏君拿出一个乌龟?#29301;?#19978;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看起来晦涩难懂,但他却拿着此物久久不语,静静地发呆。

这是他们家中一直流传下来的古物,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伏君的父?#33258;?#32463;还开玩笑说:

?#20040;?#23478;中也有一个古董。

从小伏君就对古学特别感兴趣,在双亲仍在的日子里,他经常自己研究一些古代文字,奇闻异事,而且一弄就是一整天,乐此不疲。

其中他对于八卦最为喜爱,翻来覆去的研究了无数遍,依然乐在其?#23567;?/p>

自己倒是能写得一手极好的毛笔字,不知道这算不算能力。

他自嘲的笑了笑,用指腹摸了摸乌龟?#29301;路?#22312;仔细的研究着什么。

乾、坤、巽、?#25671;?#33390;、震、离、坎,这八个字究竟代表着中古多少的辛秘?

没有人知道,因为历史早已经失传,现在人也没有几个人会?#19981;兜饭?#36825;些个玩意儿。

这算是伏君的一个特殊癖好吧?不知道为什么,从小看见这些中国古国粹就让他着迷,不可自拔。

?#36335;?#22825;生吸引一般。

夜晚,伏君静静地躺在床上,照例摸了摸玄黑龟?#29301;?#36929;入了梦乡。

然而,他不知道,这一夜之后,星空已变。

…………………………….

乌绍国,偏远的一处山脉下,有一座小村庄,名为伏家庄。村庄不大,但显得很祥和,高大的栅栏围绕着村庄的边?#25285;?#20197;便于防护野兽的袭击。

现在是冬季,风雪连天?#24189;唬?#30475;起来一望无垠,远处山川银?#20843;?#35065;,分外妖娆。连栅栏之上都悬?#26131;?#20912;珠,凝结着冰柱,看起来晶莹透亮,宛如冰箭。

伏家庄之中却显得很是热闹,锣?#30007;?#22825;,爆竹乱鸣,杀鸡宰羊,热闹非凡,与寒酷的天气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今日是每年的年祭之时,所有人伏家庄的人都要出来候命,协助族长完成年祭的事务。因此大人们都忙来忙去,小孩子却显得分外的活?#33579;分?#23305;戏,你来我往,好不?#29420;幀?/p>

但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之中,却有人没有出门,里面生着炭火,烧的通红透亮,不时之中还散发着?#29677;枧尽?#30340;轻响,

“温度够了吗?还觉得冷不冷,若是冷我就去再拿点柴火。”

这是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但此刻却听起来有些?#21482;拧?/p>

“不用的,屋子里已经够暖了。?#34987;?#31572;的是一个温婉女子的声音,她的话音很轻,就像是三?#36335;?#38632;,飘飘柔柔,让人舒适。

“那可不行,现在你可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还有孩子在肚子里呢,怎么说也不能凉着。”

?#20982;?#28966;急的表情?#38376;有?#20013;一暖,十几年如一日,这个?#20982;?#19968;直一如既往的待自己,做尽丈夫的责任。今日即将生产,也总算是了了他们多年的一个心?#28014;?/p>

中年?#20982;?#20170;年都三十好几了,本以为?#19976;?#24471;子无望,谁能想到竟是晚年得子,让他如何不心情紧张。

不多会后,一个?#19979;?#23376;走了进来,?#35835;?#25238;身上带着的雪花,哆嗦了一下,说道:“外面真是太冷了,好些年没见着这般的大雪了,今年收成一定会很不错。对了,伏项,你就先出去吧,你一个男人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去外屋等候吧。”

唤作伏项的中年?#20982;?#28857;?#35828;?#22836;,刚?#24613;?#20986;去,又赶忙折了回来,想要和?#19979;?#23376;叮嘱些什么。但?#19979;?#23376;活这么大有哪里还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伏项,你不要太心急了,我接生了一辈子,不会错什么差错的,放心出去等着吧。”

伏项有些憨厚的挠?#22235;?#22836;,?#22836;路?#24515;思都被猜透了一般,讪笑了一声后便?#20384;?#23454;实地退了出去。

?#20982;?#22312;屋外等候,看着窗外不断飘落的雪花,心中有些激动。

第一次做父亲的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让一向稳重的他也禁不住内心的激荡。

内屋开始渐渐传出惨叫声,伏项却只能焦急的在外屋来回踱?#21073;?#39069;上大汗淋淋。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伏项?#36127;?#24555;忍不住的时候,突然?#24189;?#23627;之中传出来了一个脆亮的婴儿蹄声。

?#19979;枳影?#24067;?#36744;?#24320;,抱着刚刚出生的小生命走了出来,微笑道:“母子平安,恭喜了,伏项,是一个男孩,你们这一门香火有后了。”

中年?#20982;犹?#21518;?#31361;?#30340;一笑,说道:“快给我看看孩子。”

?#19979;枳影?#23567;婴儿缓缓地递给了中年?#20982;櫻?#21516;时说道:“伏项,这小子长得真好呢,白?#30528;?#32982;,将来一定健?#22330;!?/p>

中年?#20982;?#33080;上绽放出笑容,目不转睛的盯着孩子说道:“?#26222;?#23401;子,长得真像他妈妈,眼睛乌溜溜的,多有神采啊。”

那刚刚出生的婴儿,?#36335;?#26377;神智一般,明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中年大?#28023;?#30524;睛眨也不眨,似乎陷入了迷茫之?#23567;?/p>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这么大,笑容又那么?#27704;茫?#22914;若充满了关爱。

不对,不是他变大了,而是自己变小了。

自己成了一个婴儿?

伏君发现这件事后如同遭到了雷击,脑海中顿时陷入了空?#20303;?/p>

这……这算什么?

一觉醒来,物是人非?

想到此,那抱着自己的大?#21644;?#28982;仰天长啸道:“我伏项终于有儿子了,我终于做父亲了。”

中年?#20982;?#30340;嗓门很大,在伏君听来就像是炸雷一般,在耳边嗡嗡作响。

中年?#20982;?#25265;着他快步走入内屋,对着一个正躺在床上,面容还有些虚弱的?#20061;?#35828;道:“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20061;?#22240;为刚刚分娩完,所以精神还很虚弱,勉强地笑了笑,说道:“项哥,我们的孩子?#23186;?#20160;么名字呢?#20426;?/p>

中年?#20982;?#36825;一下像是被问住了一样,脸上有些红?#20445;?#20182;并没有读过太多的书,肚子里文墨有限,因此只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兰?#33579;?#36824;是你来取吧,我就是一个大老粗,也没有读过什么书,让我取名字岂不是让公鸡下蛋母鸡打鸣吗?#20426;?/p>

?#20061;?#24038;手轻掩着嘴唇笑了笑,说道:“我看,不如就叫伏君吧,项哥觉得如何?#20426;?/p>

伏项一?#21486;?#26377;些傻傻地说道:“夫君?#31354;?#20851;夫君什么事,兰?#33579;?#36825;个名字不妥,不?#20303;!?/p>

?#20061;?#30340;的看着一脸认真的伏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项哥,是伏君,不是夫君,平常让你多读点书你不愿意,现在?#20013;?#35805;了吧。”

伏项老脸有些发红,只能嘿嘿笑道:“兰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见书就头疼,不到一时三刻立马就能睡过去。”他摸了摸婴儿的小脸,爽朗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依兰妹所言,叫伏君吧。”

说完,他把伏君高高举起,大声说道:“从今天起,我的儿子就叫做伏君,我伏项的儿子叫伏君!!!”

第三章 玉灵儿

十六年后,距离伏家庄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一个黑色长发的少年半坐在地上仰望无垠星空。

天上的星辰何其多,颗颗璀璨夺目,光华照人,可这并掩饰不了黑夜带给?#35828;?#23396;独?#23567;?/p>

少年目不转睛的盯?#24597;?#22825;星?#21073;?#24515;中感慨万千。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六年了,自己也已经完全?#35270;?#20102;这个世界的生活。只不过,在他心灵深处,另有一?#33729;且?#20381;然深埋在脑海之中,时隐时现。

地球,看来我是回不去了,也许根本就不处于同一个空间.

那一切,或许才是一个梦。

带着?#19988;?#20986;生的伏君天生有些沉默,从小就显出了比同龄人高一筹的成熟稳重。

毕竟在另一片星空之下,自己曾经生活了十九年,他的心理不可能回到童年之中,即便是他很享受这种家庭的温暖。

所以他从小就极为懂事,深得?#25913;?#21916;爱,只是那沉默寡言的性子,让他们有些担忧。

人总之还是群居动物,不可能完全的背离群体生活,若是不善于与人交流,对于今后会是一个很大的障碍。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也无法完成对于伏君的改变,只能作罢,任其自然了。

想着,孩子太过于成熟,或许才是根源吧,可作为?#25913;福?#35841;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比同龄孩子要成熟一些呢?

因此,这个问题,本来就没有答?#28014;?/p>

这片星空下的?#25913;?#20063;很好,很疼爱自己,让伏君再一次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他多么想就这样平淡的生活下去。

可,老天似乎总是爱和他作对,六年前的一个晚上,?#25913;?#32039;急被族长调走,说是要去完成一件秘密的任务,但?#24189;?#19968;天起,自己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23789;?#19978;母亲给自己做的一碗面,就是最后的?#19988;洹?/p>

“君儿,等天一亮娘就回来了,你?#24616;?#30340;把面吃完后就去洗洗歇息吧。”

………

想到这,伏君总是感到鼻子有些不舒服,这个?#20449;?#20845;年了,却一直没有实现。

没有想?#21073;?#33258;己在异界?#19981;?#26159;如此,最终成为了孤儿。

甚至伏君想?#21073;?#26159;不是自己命中犯克,所以是个灾星呢?

在另一边的星空下自己失去了?#25913;福?#22312;这一边也亦是如此,何其相同,何其可笑。

自己如不是被旁屋玉生叔一家照顾至今,或许就要沦为乞丐,要依靠乞讨为生了。

对于自己?#25913;?#36825;件事,他数次登过族长的家门,却每每只得到含糊其辞的答复,让伏君不仅仅心生?#24352;?#26356;有着无尽的怨气。

自己?#25913;?#22312;整个伏家庄都是出了名的木?#24120;?#27597;亲心?#32937;?#23494;,想法繁多,父亲功?#33258;?#23454;,做工精细,是整个方?#24425;?#21313;里中最杰出的,因此也有很多外村人过来订货,?#25913;?#20986;去办事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可一走就是六年,叫伏君如?#25991;?#22815;接受?

至此之后,他对于伏家庄的族长就极为不待见,爱理不理,即便他们家也隶属伏家一系,照道理说,族长还是他的爷爷?#30149;?/p>

忽而,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伏君的思考。

“伏君哥哥,你果然又在这里,爹娘叫你回去吃晚饭了,马上就有熏肘子吃咯。”

来人是一个极为可爱乖巧的小姑娘,看起来似乎与伏君一般大小,身穿着素衣,亭亭玉立,脸蛋上还有着淡淡地红?#20445;?#30475;起来刚刚应该是一路小跑到此。

虽然她年?#31361;?#19981;大,但是却已经有了含苞待放的趋势,致力清雅,大眼睛中不时散发出一丝灵气,明净清?#28023;?#26230;莹透亮。

伏君对其微微地笑了笑,说道:“灵儿,你果?#24187;看味?#21487;以找到我,不管我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你长了对猫耳朵,好使得很呢。”

这看起来清丽可?#35828;?#23569;女就是隔壁玉生叔的独女,唤作玉灵儿,她与伏君?#36127;?#19968;般大小,仅仅比他晚生了七天。

两家人从前就一直极好,相顾照应有加,?#28304;?#20239;君家中发生变?#25163;?#21518;,他们家就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28304;?/p>

由此,伏君心中很是感激,毕竟习惯?#22235;?#19968;片星空下的人情冷漠,这?#27835;?#26262;的关怀让他无法不感动。

玉灵儿得意地耸了耸自己的小瑶?#29301;?#21452;手叉腰说道:“哼,那是当然,伏君哥哥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伏君?#28304;?#24494;微摇头,拭了拭身上的?#23601;粒?#23545;玉灵儿说道:“行了,瞧把你给得意的,快些下山吧,不然?#20849;?#37117;凉了,当时候吃不上熏肘子可不要怪我。”

听了伏君的话,玉灵儿顿时秀眉微蹙,一副很焦急的模样,用小手推着的他的后背说道:“那还不快走,不然吃不上熏肘子,我不会放过伏君哥哥你的。”

伏君?#20184;?#19968;笑,对于这个少女他有着特殊的?#26143;欏?/p>

?#28304;癰改?#22833;踪之后,伏君的性子就变得更加冷漠了,伏家村之中?#36127;?#27809;有几个人愿意与其一块玩耍练功。可对于玉灵儿,他却有些不同。

这并不是因为长期相处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他发现玉灵儿长得和她一模一样,?#36335;?#19968;个模子中雕刻出来的般,像极了。

那份?#31354;媯?#37027;份关?#24120;?#37027;份依?#25285;?#37117;是何其的相似,真希望能一直这样保持下去,哪怕平平淡淡也无所?#20581;?/p>

玉灵儿也很喜爱伏君这个比自己仅仅大一周的哥哥。那日,当她知道伏君的?#25913;?#22833;去踪迹后,还?#20302;?#30340;哭了一个晚上,直到把大眼睛哭成一个小?#26131;櫻?#25165;昏昏入睡。

她虽然是少女,但是女生本就比男生早熟,很早他就能感到伏君对自己的不一样。

很包容,很关爱,很珍惜,?#36335;?#20160;么都让着自己一样,不管自己如何无理取闹,他都会微笑的看着自己。

加之现在伏君除了睡觉,?#36127;?#37117;在自己的家中度过,时间久了,?#26143;橐苍?#26469;越好。

朝夕相处之下,玉灵儿?#37096;?#22987;对伏君产生了一份莫名的依赖。

山村中人,本就?#21448;剩?#23569;有心机,这?#21482;?#22659;让伏君觉得很舒服。

用过饭后,玉灵儿定要拉着伏君出门散?#21073;?#20239;君拗不过她,只能放弃抵抗。1

当然,同玉灵儿一道出门散?#21073;?#20182;也很愿意。

不然,谁叫他也没有用。

两人漫步在熠熠星空之下,一前一后,只能听见脚底踏过青草的脆响。

四周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两人?#24049;?#40664;契的没有说话,?#36335;?#35841;也不愿意率先打?#26222;?#31181;宁静。

在这个世界,十七岁就是成年之人,而只要一成年,就能定下?#19976;?#22823;事。

伏君出生于年祭之日,而现在离年祭,还有半年。

还有半年,他也就成年了。

玉灵儿跟在伏君的身后,目光幽幽,神色有些微微的不自然,一阵踌躇之后,她还是率先说道:“伏君哥哥,还有半年就要年祭?#22235;亍!?/p>

走在前方的伏君脚步一滞,有些不解地回头问道:“灵儿,为何突然问这种问题?若是有事,就直说,和我你还客气什么。”

看着伏君呆头呆脑的样子,玉灵儿一阵气结,她本以为这个暗示已经很明显了,可没有想到伏君居然仍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对于?#20982;?#26469;说,这方面天生就没有女子敏感,因此反应有些迟钝,也属正常。

玉灵儿用手揉了揉衣角,心?#26143;咳?#30528;羞涩慢慢地对伏君说道:“伏君哥哥,年祭之日你就年满十七了吧。”

“是啊,被你这样一说,还真是,不过我?#25163;势接梗?#30475;来一辈子都只能呆在这个小山村之中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伏君都不是很明白,原因很简单,伏家庄也不过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与外界的交流不多。里面的村民世世代代定居在此,见识也不多,对于外界的影响也就停留在方?#24425;?#30334;里之内。

?#36127;?#38500;了年轻俊才,普通人都会留在山庄之中度过一辈子,从出生?#21119;?#20129;,也没有踏出过琅琊县一步。

不过?#35828;?#27494;学盛行,?#36127;?#20154;人少年之时都会?#25300;洌?#31245;好一些的可以保?#26469;?#24196;,更上一层甚至能光宗耀祖,拜入大宗门大门派之下,从此出将入相,飞黄腾达。

若是一个小地方能出这样一位人才,定会一?#35828;?#36947;鸡犬升天,整个村庄地位水涨船高,得到乌绍国上位者的青睐。

所以一个?#35828;奈?#23398;水?#21073;?#23601;可以很大程度上的代表他一生的?#24052;尽?/p>

伏家村自然也不能例外,相传数百年前,伏家的先祖就是独自来到?#35828;兀?#19968;人一刀的创下了这份基?#25285;?#20379;后世之人乘?#26775;?#21487;谓一代人杰。

但,从小便随同其他少年一块?#25300;?#30340;伏君,并没有什么过?#35828;奈?#23398;天?#24120;?#21453;倒是?#25163;?#26222;通之极,修炼水平落后于很多人。

数十年,他才修习到?#39277;?#30340;水?#21073;?#32780;同时期的少年却早已经有人达到筋?#30631;?#40483;的境界,这不能不让伏君汗颜。

不过他也并没有太多的沮丧之情,原本来到这个世界,他就没有多余的想法,能平安的度过一世也已经足矣,更何况能每天看着自己心仪之人,他很知足。

武学天赋不够,那便不练就是,打打杀杀原本就不是他希望的。

伏君骨子里还是存在着一些另一片星空的思想,这并不是一时半会能抹去的。

眼见伏君越?#23545;皆叮?#29577;灵儿心中暗?#24503;?#36947;眼前之人是个大笨蛋,连这么明显的暗示都听不出来,莫非?#19988;?#33258;己亲口说出来不成?

少女心性作祟,让一向开朗活泼的玉灵儿也有些支吾了起来,这种事情毕竟对于女孩子来说,有些难?#20113;?#40831;。

伏君看着玉灵儿忽白忽红的俏脸,还以为是她身体不太舒服,立刻问道:“怎么了,灵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为什么脸色如此难看?#20426;?/p>

哎?#21073;?#30495;个是笨哥哥,自?#27827;心?#37324;是身体不舒服,自己明明是心里不舒服才对,为什么你就看不出来呢?

不过玉灵儿看见伏君手忙?#24597;?#26497;为担忧的样子还是禁不住心间一喜,有些?#38647;?#28363;的。

伏君对于自己的关心,许多年了,一直有增无减。

但,事情到了现在,她想说的话也无法再说出口了,那种问题对于一个少女来说,还是显得有些羞涩了。玉灵儿心想反正时间还有,不需要急在这一时,还是慢慢来吧。

伏君因为心里紧张玉灵儿,所以不知觉得靠的近了些,他鼻中的?#32469;?#19981;经意间流出,飘散在玉灵儿的玉颈之上,让人微微发痒。

玉灵儿的俊脸立刻?#22836;?#36215;了红霞,身子甚至有些微微发抖,眼神飘忽,都不?#20197;?#21435;看伏君一眼,?#36335;?#29983;怕眼睛会出卖自己一样。

好热,好痒,伏君哥哥靠的?#23186;?/p>

不过幸好此时是晚上,只有点点星光荡漾在天空之中,因此玉灵儿的异常并不显眼。

?#26001;荊?#20320;们在干什么?#21487;?#26356;半夜孤男寡女?#20302;得?#25720;,?#24613;?#24178;什么见不得?#35828;?#21246;当?#20426;?/p>

一声冷然的话语声突然在伏君与玉灵儿身后响起,让两人不禁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才发现来人是伏炎,乃是伏家庄的一名有为少年,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就修到了筋?#30631;?#40483;的境界,不得不让人惊叹,算是伏家庄未来的一颗希望之星。

?#38504;?#24674;复了平静,伏君心中便有些微怒,这小子大晚上吓自己一跳不说,居然还出言不逊,挤兑自?#27827;?#29577;灵儿,?#30340;?#21487;恨。

伏君在伏家庄之中因为性子较为冷淡,所以同其他人交流?#20185;伲?#24182;不?#19981;?#19982;人动武,被其他少年在身后?#28902;?#20026;“软?#21834;薄?/p>

好?#21073;?#26159;少年?#35828;?#19968;大特征,?#36127;?#21387;不住什么火气,一怒之下就要大打出手,整个你死?#19968;睢?/p>

可伏君却从来没有与谁战斗过,这在其他少年?#35828;?#30524;中看起来就像是?#25764;?#30340;行为,是没有勇气的表现。

殊不知,这其实是心理年龄差距太大的原因,你让一个曾经活过十九年的青年人与一帮小毛孩争斗,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伏君虽然极少生气却并不代表着他没有火气,真是软蛋一个。相反,在他心中也有不可触犯的事情,一旦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他?#19981;?#27627;不犹豫的争论到?#20303;?/p>

其中,玉灵儿就是一个。

他可以忍受其他人说自己的坏话,但是却不能容忍其他人说玉灵儿的不好,一句也不能说。

玉灵儿对于伏君来说,就像是老天给予他的第二次机会,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轻言放弃。

因此,她玉灵儿,伏君必须保护好,一点伤害也不愿意让其受到。

============================================================

大章节发?#36857;?#23567;剑满地打滚求收藏,求推荐!!!

第四章 流星赶月

伏炎不客气的话语让伏君心中有些?#24352;?#20809;自己的话还好,玉灵儿还只是一个小姑娘,这样的话让她如何?#28304;Γ?/p>

平常对于自己,伏君无所?#21073;?#21487;一旦牵涉到玉灵儿,他就无法再忍让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决不能让人越过的底线。

伏君向?#30333;?#20102;一?#21073;?#27491;好挡住了玉灵儿,冷声说道:“你嘴?#22836;鷗删?#28857;,谁干?#20302;得?#25720;见不得?#35828;?#21246;当了?#20426;?/p>

伏君突然的硬气让他表情一怔,眼皮子眨了几下,还以为是看错了人。

要知道,伏君可是整个伏家庄中出了名的软蛋,今日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凶狠了?莫非是自己看错了人?

可伏炎仔细看了看,那不是伏君又是何人。

这小子是?#28304;?#33647;了还是怎么的,怎么变得和平常不同了?

随后伏?#33258;?#24819;越怒,脸色登时青了下来,平日里在村中著名的软蛋居然敢和自己这样说话,难不成是看不起自己?

这还?#35828;茫?/p>

“臭小子,我说的就是你们,晚上孤男寡女在一起,不是见不得?#35828;?#21246;当又是什么?#20426;?/p>

伏君的手臂因为愤怒而微微颤?#35835;?#36215;来,他声音变得低沉,道:“我明明就比你还大,你却不懂得尊敬之道,嘴巴不干不净,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要?#27627;四?#30340;狗嘴。”

“不要了,伏君哥哥,我们还是走吧,不要和他斗气。”玉灵儿低声的言语间也有些抖动,相信而和一个女?#29369;?#30528;这?#21482;?#37117;会觉得心中积郁难?#21073;?#21487;一想到伏炎在庄中的地位,她只能忍气吞声。

这小子的爷爷乃伏家村的七长?#24076;?#20174;小就被他爷爷宠坏了,可无奈他修炼天赋不错,极得七长老?#19981;丁?/p>

这个混蛋,伏君也想到了玉灵儿心中所?#29301;?#21482;能暗?#24503;?#20102;一声,便?#24613;?#24102;着她离开?#35828;亍?/p>

伏炎见两?#35828;?#27668;焰顿时降了下去,还以为是自己镇住了对?#21073;?#20351;得对方心气已怯,显得更加张狂起来,一把拦住他们两人,说道:“怎么着,刚才不是很横还挺横的吗?怎么突然就变成丧家之犬啦?被我撞破?#22235;?#20204;的丑事无地自容了吧,哈哈哈哈。”

?#20843;?#20102;,伏君大哥,我们赶紧走吧,不要与这人一般见识。”玉灵儿一见伏君又有冲上去理论的趋势立刻就伸手拉出了他,劝其离开。

她也知道,伏君的修炼天赋只是一般,与眼前的伏炎一比差的太远,若是要上?#32610;?#25191;难免吃亏,她不愿意伏君为此受伤,因此只能忍气吞声。

“一般见?#21486;俊?#22823;笑中的伏炎脸色骤然冷了下来,看着玉灵儿的背影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说我?#30475;忧埃一?#30495;以为你是一个守身如玉的女子,原来是假清高,背地里和这个软蛋在村外?#30331;椋?#32993;搞一气,简直是丢尽了我们伏家庄的脸面。”

伏炎的爷爷,也就是伏家村的七长老一年前曾经拜访过玉灵儿家,想要把如花似玉的玉灵儿指给年轻有为的伏炎,但却遭到了玉灵儿的出口回绝,这件事情惹得年轻气盛的伏炎也是心中一阵阵不舒服。

现在偶然撞见伏君与玉灵儿搅在一起,心里登时是火冒三丈,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玉灵儿身上。

你居然宁?#36127;?#36825;个软蛋好也不跟我,让我在村庄之中丢足了面子,今日不羞辱你们一番,我如?#25991;?#24179;心头之恨?

在伏炎眼中,伏君只不过是一块朽木,又怎么能与自己这种天才相提并论,自?#27827;?#35813;在每个方面都压过他才对。

就像神龙压死蝼蚁一样。

可玉灵儿不选自己偏偏却和他搅在一起,?#36335;?#30452;接打击了他的自尊心,让他胸中一肚子火气,不羞辱她一顿,绝不?#23706;?#20241;。

如此出言羞辱一个未出嫁的少女,实在是过于恶毒了一些,名节对于一个女人极为重要,更何况是少女。

玉灵儿心中极是委屈,可面对强势的伏炎她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选择屈服。她眼中不禁有泪花泛起,拉着伏君就欲走。

但,这一次,她没有拉动伏君,似乎伏君的双腿就像是老树生根了一样,极为扎实,一动不动。

她刚想问一声,?#26149;?#28982;听见耳边传出一声寒冷的言语。

“你再给我胡?#26376;?#35821;试试看?#20426;?#20239;君整个?#35828;?#27668;质仿如发生了变化,整个人突然变得冷冽起来,目光之中隐藏的寒光,如利剑一般死死地盯着前方的伏?#20303;?/p>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基本上从来没有发过火,可这不代表着伏君就没有火气,想?#32972;?#22312;另一片星空下,自己曾经为了她与别人拼得头破血流,却没有一句怨言。

因此,现在他也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玉灵儿。

伏君的气势猛然改变使得伏炎有些微微一滞,但瞬间他就转了过来,张狂地朝伏君吼道:“软蛋,你居然敢这样与我说话,莫非是活腻了吗?我堂堂伏炎说话还需要经过你的许可?简直是笑话,你给我听好,我就再说一次,你们俩?#30331;?#32993;搞……”

话音未落,一个人影就冲了上去一掌把伏炎打翻在地,同时接连一掌狠狠地抽在了伏炎的脸庞上,打得他眼冒金星。

在那一片星空下自己就敢为了她拼出性命,这一次也一样,绝对容不得别人半点侮辱。

伏炎顿时被打懵了,双眼充满了不可置信,他死死地看着眼前这名?#20982;櫻路?#19981;敢相信他会突然动手。

自己,自己居然被这样一个软蛋打翻在地,而?#19968;?#34987;他抽了一个大耳光,这简直是不可?#20035;。?#19981;可?#20035; ?/p>

伏炎在伏家庄之中一向自命不凡,除了极少几个人外,基本上谁也不服,谁也看不起,现今却被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伏君打翻在地,如何不叫他愤怒。

如同把他莫名的优越感狠狠地摔在?#35828;?#19978;,碎成了无数块。

“软蛋,你居然胆敢当着女?#35828;?#38754;打我,我今日不宰杀?#22235;悖?#38590;解我心头之恨,受死吧。”

被伏君压在地上的伏炎突然狂怒了起来,暴躁的乱吼,身体之中?#36335;?#25955;发出清鸣之音,虽然很细小,?#26149;?#28165;晰。

筋?#30631;?#40483;,这是修炼到筋?#30631;?#40483;境界的标志,顿时伏炎的身体之中就像是充满了力量,身子一震,便弹飞了骑在自己身上的伏君,整个人一跃而起。

“你知道吗,我?#25913;?#37117;没有打过我脸一下,你个软蛋一般的人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待会若是不抽你百十个巴掌,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伏炎说话间颈部的青筋都微微凸了起来,看起来有有些狰狞,就像是真的受了巨大的刺激,发疯一样的超伏君冲来。

那拳头之上带着巨大的力道,穿透过来之时还?#26143;?#36731;爆鸣,一看就知道没有留力。

看这个力量,如同真的要杀了伏君一样,凶猛而狂暴。

伏炎本就是一个少年人,极容易冲动,由着性子做事,所以怒气当头做出这种疯狂地举动也不足为奇。

对方乃是筋?#30631;?#40483;的武者,而自己不过才到?#39277;瞧冢?#30495;要打起来,伏君一定不是对手。

但,有些时候,你不能退,伏君眼中看着气势汹汹的铁拳,只是轻笑,眼中疯狂之色尽显。

他不怕这种事情,从前为了她刀子?#21450;?#36807;,何况这区区一拳?

为?#22235;?#20123;人,伏君可以变得比任何人都勇敢,因为身后那人,就能带给自?#20309;?#38480;的勇气。

一股无形的力?#30475;?#20419;着伏君的身体,竟是也不躲闪,迎难而上。

一?#25945;?#20986;,勇力合一,不惊不惧。

?#29677;亍?/p>

在伏炎惊异的眼神中,伏君出拳了,即便是看起来那么的微不足道。

可看他那身形与气势,却不减反增,如同受了什么刺激一样,轰出猛烈一拳。

一个?#39277;瞧?#30340;武者居然敢对自己出拳,说出去定?#24187;?#26377;人相信,但此刻却活生生的发生在伏炎眼前。

他看清楚了伏君的眼神,没有一丝畏惧之意,有的只有果敢与坚定。

不过在玉灵儿的尖叫声之中,伏君还是被震飞了老远,狠狠地?#19981;?#22312;地面上,禁不住一?#21644;罰?#21520;出一口鲜血。

实力差距摆在那里,他毕竟与伏炎相?#32570;?#31455;还是太弱了一些。

练体,?#26041;睿饭牵?#32451;五脏,筋?#30631;?#40483;,差了整整两个境界,想要取胜,实在是太艰难了一些。

看见伏君被自己一拳轰飞,刚才的惊诧立刻在伏炎脑海中烟消云散,他如同胜利者一般缓缓朝玉灵儿与伏君?#24179;?#21516;时有着狰狞地说道:“软蛋,这就是的实力的差距,我是强者,所以可以任意折辱你们,你们又能如何?不管如何挣扎,在我面前还是如同蚂蚁一样。”

伏君吐出一口鲜血,顿感积郁之气去除了一些,他心想:果然,实力相差太远,想要取胜千难万难,这个世界与从前不同,并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能战胜对手的,没有扎实的实力作为后盾,根本吓不倒对方。

“你口气真不小,?#22836;路?#20320;已经开始换血了一样,真是狂妄。”

但伏君的话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伏炎作为一个胜者缓缓走来,同时阴森森地说道:“你知道吗,我说到做?#21073;?#19981;抽你百八十个大耳刮,我今天是不会停手的,就是不知道你变成了猪头,她还会不会要你。”

玉灵儿看出了伏炎的恶毒心?#36857;?#31435;刻冲在伏君前方张开手阻挡道:“伏炎,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是不会让你接近伏君哥哥的,除非你从我身上踏过去。”

“哼,可笑,蚂蚁还需要我踏?给我滚开!”说完他大手一挥,便把玉灵儿娇小的身躯给震了出去,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23567;?/p>

这看得伏君是目眦欲裂,心中大急如焚,出言的的狂喝道:“伏炎,你干什么,她只是用一个女子,你有什么冲着我一人来,不要牵扯到灵儿。”

“好一对野鸳鸯,玉灵儿,想当年我爷爷找你提亲时你不是很高傲的吗?没想到今?#31449;?#28982;找了这样一个废物加软蛋,真是瞎?#22235;?#30340;?#36153;邸?#29616;在我就让你看看,找个软蛋的下场。”

说完他冷不丁的就是一脚,?#34987;?#21040;伏君的手臂之上,顿时一阵剧痛袭来,?#36127;?#35753;他昏了过去。

该死的,关节被这个混小?#26377;?#21435;了,果?#36824;?#29408;。

“你小子看什么看,你瞪着我是不是表示很不爽?哈哈哈哈,若是你真的不爽,就把我也揍趴下啊,来啊。”

伏君知道两?#35828;?#23454;力相差太远,要起来力敌?#36127;?#26159;不可能的,要想改变这个局面只能智取。

好在此人狂妄?#28304;螅源?#19981;好?#26775;?#21482;要等到机会,自己就能反败为胜。

现在要做的就是隐忍。

像毒蛇一样潜伏下去,只为等待一个最佳的攻击机会。

一个一击就能改变局面的机会。

“砰砰砰”

伏炎像是发泄一般提着伏君就是一耳光抽飞出去,而后又提起来,又是一耳光。

而且处处下狠手,顿时打伏君眼冒金星,整个脸上肿起了几指高,一边打他还一边出声道:“玉灵儿,你给我看清楚了,这就是你选择的男人,一个在我面前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男人。”

“不要,不要打了,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打伏君哥哥了,不要了……”玉灵儿的双眼清泪潺潺流下,瞬间模糊了她清秀的脸庞,有种梨花带雨的哀美。

看着伏君一次次被无情的抽飞,她的心中就像是刀割开了一样,阵阵刺痛,?#36127;?#37117;不忍心再看下去。

伏君的脸已经被打得完全浮肿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个肿起来的气球,整个脸放大了不止一圈,他满嘴噙血,口齿不清地对一旁哭泣的玉灵儿说道:“不要……灵儿……不……不要求他……我……我没……没事。”

伏炎眼中闪过一丝栗然,狠狠地说道:“你倒是嘴硬,不过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今天你就是铁人我也要给你化了,不抽到你求爷爷告奶奶,小爷我誓不罢休。”

玉灵儿哭声不断,她实力不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伏君一掌一掌被伏?#22766;?#39134;,那晶莹的泪珠挥洒在夜空之中,浸湿了身下的地面。

美人垂泪,英雄叹息,伏君虽然很心疼,但此刻他自身难保,无法再去安慰玉灵儿。

在打了数十掌后,伏炎的动作总算是慢了下来,胸中的怒气也慢慢地平复,少年人总是如此,冲冠一怒之时什么都不会顾及,可一旦冷静下来还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若他真的杀掉了伏君,必然会给他自己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减低他的声望,使其在长老面前形象大跌。

如果真是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心高气傲的伏炎来说,为了伏君这种人赔上自己?#24052;荊?#24456;不值得,他自认为自己还有高远的?#24052;荊?#21448;岂能因为蚂蚁而受到阻碍。

而且打到现在,他心中的怒气也消去了大半,再继续下去就失去了意义。

他又是一掌抽飞了伏君,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去拾起,而是在原地轻蔑地说道:“现在你知道随意侮辱我的下场了吧,下?#25991;?#33509;是再敢如此,必将遭到比今日凶狠十倍的报复。”

伏君费力的偏了偏头,却是用尽全力朝对方吐出一口血水,含糊不清地说道:“下……下次……我也……我也不会……不会怕你。”

混蛋,真是贱?#23789;罰?/p>

伏君的话让刚?#25484;?#24687;下去的伏?#30528;?#28779;再起,连跨三?#21073;?#25331;如金刚,重重地打在?#35828;?#20239;君的另外一个手臂上,顿时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竟是直接打断了伏君的臂?#29301;?#20570;法凶残,不留余地,就像?#28304;?#29983;死仇人一样凶狠。

“你怕是不怕?若是不说,我就再敲断你身上几根?#23789;罰?#24110;助你长长记性。”

伏君看着伏炎骄傲的脸,口中含?#21467;?#22359;说道:“我……我……我怕……我怕你……你……你妹……”

“砰”

伏炎扬手又是一拳,这回直接打断他的肩膀,同时冷声道:“你若是继续耍狠,待会就是你的左肩。”

“哈……哈哈……”伏君满脸带血的笑了笑,在玉灵儿面?#20843;?#21448;怎么会低头?

绝不会低头!

从?#20843;?#27809;有低过头,现在也不会!

“我让你笑,有种就继续笑啊!”

?#29677;亍?#30340;一声后,伏君左肩也被打断,可是这依然阻止不了他?#28304;?#30171;苦的狂笑声。

“有种……有种你就……你就杀……杀了我。”

伏君的目光?#37096;?#22987;变得疯狂了起来,如同丧心病狂的病人一样,完全豁出去了。

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伏君此刻的歇?#27807;?#37324;已经让伏炎不知所措,虽然他此刻正在俯视?#24597;?#33080;污血的伏君,但真让他下杀手,他?#19981;?#26159;不敢的。

毕竟在伏家庄之中有规定,没有特殊原因,绝对不能自相残杀,否则轻者?#20808;?#27494;功,重者以命相抵。

他与伏君并没有生?#26469;?#20167;,又如?#25991;?#19979;此杀手,而且他虽然凶狠,但此刻他已经不在气头上,再让他下杀手,他也没有这份胆量。

“妈的,你这个疯子,今日我?#22836;?#36807;?#22235;悖?#26469;日若是再看到你出言不逊,今日之事就是前车之鉴。”

良久后,伏炎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24613;?#36864;出这场争?#24661;?/p>

说到底,还是他挑衅在先,伏君和玉灵儿并没有主动去招惹他。

趁着他转身之际,伏君眼中顿时闪现出精光,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宛如一?#36153;?#35851;已久的猎豹。

突然暴起,双手已经折断也不能阻挡伏君的暴起之势。

只见他一拧腰,整个人拔地而起,脚势连动,如旱地?#26410;校?#30636;间踏出四?#21073;?#36861;上了前方背对着自己的伏?#20303;?/p>

同时单脚一跃,扬腿而起,如同一把扎天大斧怒砍而去,破风之声呼啸而起,凶悍而凌厉。

伏炎顿时也感到脑后生风,瞬间回头,却只能看到一只硬脚当头斩下,如大斧劈?#21073;?#36530;无可躲。

他眼中俱是惊异,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伏君还能暴起伤人,就像是早有预谋一样。

完了,这混蛋一定是早有预?#20445;?#20043;前的蛰伏就是为了现在这一下。

真是能忍,换做是他,他可做不到。

伏炎想躲,可是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伏君的猛烈一腿已经劈到了面前。

他只能微微横移了半寸身子,得以避开头部。

战斗之中本就不可轻敌,伏炎为自己大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顿时他就感到烈风压境,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他虽是筋?#30631;?#40483;的武者,可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受一烈腿,?#19981;?#21507;不消。

伏君这流星赶月的一腿,重重地劈了下去,狠狠?#21350;?#22312;了伏炎的肩头,巨大的力道传到了他的?#36744;?#20043;间,让他登时双脚一软,失去了知觉。

九转金身已全部完结,关注公号回复书名可以用手机慢慢看?#21486;?#20146;,一定要关注哦

围棋李天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