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爱你深入骨髓免费完本-爱你深入骨髓全文阅读在线

爱你深入骨髓

时间:作者:主角:

爱你深入骨髓在线阅读,爱你深入骨髓是一本婚恋生活类免费小说,爱你深入骨髓十七章:莫烟以为,她跟顾奕辰的婚姻能够维持很久,久到他可以爱上她,却从未想过,一次猝不及防的家族危机,瞬间让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分崩离析。那一日,他旧爱归来,一场毫无疑问的抉择,压垮了她最后的坚持。离婚就离婚,谁还不是小公举了,结果离婚后,却被另一人捧成了真正的公主。...

注:本文摘信息来?#20174;?#32593;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爱你深入骨髓》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莫小姐,这个忙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无力,你大哥发生那件事以后,莫氏的股票连续跌停,到现在,还有一堆烂尾工程没有着落,你让?#20197;?#20040;把这?#26159;?#36151;给你?#20426;?/p>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莫烟贷款碰壁了,自从莫氏集团陷入危机后,墙倒众人推一般,没有一家银?#24615;?#24847;贷款给他们。

她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却依?#19978;?#21162;力争取。

“李行长,这只是暂时的,莫家根基还在,只要你肯贷款给我,不出三年,莫氏绝对可以恢复到以前。”

李行长叹了口气,“但是莫氏现在的情况,银行根本不认为你们有偿还能力。”

“就算公司不行,我父亲名下的房产难道还不能抵?#20426;?/p>

“莫小姐,恐怕你还不知道,你大哥出事之后,你父亲已经从我这儿将房产抵?#27627;耍?#19981;到三个月,莫氏的营业额缩水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是我一直压着,银?#24615;?#23601;派人去找莫先生了。”

李行长离开之后,莫烟坐在原地发呆。

桌上手机突然响起,莫烟回过神,摁了接听,“太太,顾总这边有个聚会,让您过来一趟。辰哥喝醉了,我们几个都喝了酒,不能开车,你过来接他一下吧。”

莫烟?#35835;?#19968;下,这还是顾奕辰第一?#26410;?#22905;出席聚会,她想到待会儿跟XX行长的约定,犹豫了一下,“我晚一会儿过去行吗,这边还有些事情……”

“顾总说,你随意。”

莫烟抿起唇,好一会儿才道,“地址在哪儿?#20426;?/p>

“天上人间,”对方顿了一下,“顾总说,让您待会儿穿裙子过来,打扮漂?#24651;恪!?/p>

零下好几度,穿着裙子,莫烟露出一丝苦笑,却还是回家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上一身红色长裙,顶着大雪,开车去了天上人间。

赶到的时候,莫烟的?#25104;?#24050;经有点发青,进门的时候,服务员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莫?#35835;成?#26410;变,直到进?#35828;?#26799;,才哆嗦的从包里拿出镜子补妆。

进门前,她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衣裙,确定自己仪态端正后,才微扬下?#20572;?#25512;开了门。

门开的一瞬间,一股?#21917;说?#28895;酒味扑面而来,莫烟下意识的皱紧眉,昏暗的包厢,什么都还没看?#20204;澹?#23601;听见一群哄笑声,?#24615;?#30528;嘲讽传入耳中,“顾少,她还真穿着裙子来了。”

坐在沙发中央的男子,左拥右抱,英俊的脸上,神色慵懒,闻言吐出一个眼圈,漫不经心道,“刚才谁说输了跳脱衣舞的,自觉点。”

莫烟像是被人从头顶叫了一盆冰水,?#25104;?#30636;间泛白。

沙发上面容英俊的男子,就像是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一样,扭头冲着旁边身材火辣的女郎重重的亲了一口。

莫烟手指发颤,她压抑着情绪,哑声道,“顾奕辰,你太过分了。”

“过分吗?#20426;?/p>

顾奕辰松开旁边的女人,起身缓缓走到她跟前,唇角一勾,笑?#20204;?#28014;又冷漠,“我又不是第一天这么对你,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他说着,突然凑近她的耳边,微笑着说着恶毒的话,?#21834;?/p>

耳边回响着出门前,父亲的话,他说,“烟儿,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么说你还在期待什么呢?顾太太?#20426;?/p>

顾太太三个字,像是巨大的讽刺,将莫烟浑身剥光,周围意外的眼神,?#24615;?#30528;好奇跟嘲讽,都让?#19997;?#30340;她无所遁?#21361;?#22905;攥紧手指,努力控制着兴趣,不让自己表现出丝毫狼狈,轻声说了句,?#25300;一?#26377;事。”

就离开了现场。

顾奕辰漫不经心的盯着她的背影,转过身对着那些女人,又展出轻佻的笑。

从包厢出来,莫烟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样的戏码,?#36127;?#27599;个月?#23478;?#19978;演,唯一变化的,就是顾奕辰每月身边不重样儿的女伴,整整三年,她以为她已经习惯了,今天却脆弱的想哭。

她在外面呆了很久,直到情绪彻底平复之后,才开车回了莫家。

一进门,就瞧见,她父亲正拿着报纸发呆,见她回来,眼中多出一?#32943;?#20864;,低声问道,“烟儿,谈得怎么样?#20426;?/p>

莫烟摇了摇头,“李行长只是说尽力,我觉得希望渺茫。”

莫珩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他拿起茶杯,润了润干裂的嘴唇,沉默了许久,?#24597;?#24494;沙哑的说,“烟儿,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么说,我们两家都是亲家——”

“父亲!”

莫烟抬高声音打断他的话,“我是不可能去求他帮忙的。”

她说完,整个客厅都沉默了,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

“现在除了顾家,还有谁会帮我们, 莫烟,你身为莫家长女,就这么自私自利,你小时候,你爸爸是怎么对你的,现在,他为了莫氏焦?#38450;?#39069;,你还在顾念你的小家,是不是非得等莫氏破产,你?#24597;?#24847;!”

“你闭嘴!”

莫烟?#25104;?#38590;看,眼神阴冷的盯着从楼上来的?#24515;?#22899;人,“?#23614;?#22999;,你少在这里挑拨是非!”

?#23614;?#22999;红了眼眶,泫然欲泣道,“老莫,我可都是为了咱们莫家,现在这种情况,你?#37096;?#35265;了,除了顾家,没有人能帮咱们,说动奕辰对 莫烟来说,那是分分钟的事儿,怎么就成了我挑拨是非,要不是当年——”

“够了!”

莫珩打断她们的话,拧着眉深吸一口气,扭头对 莫烟道,“烟儿,算爸爸求你了,莫家决不能毁在我手上。”

莫烟呼吸一?#20572;?#33080;上血色褪去大半儿,她站在原地许久都没说话。

什么时候回家的,她不知道,等她意识清醒的时候,人已经在卧室坐着了。

房间里干?#21024;?#20928;,就连家具都泛着崭新的光泽,衣柜里她的衣服码放得整齐。

而另一边,空荡荡的,?#36824;?#20102;两件换洗的衣物。

她茫然的发现,这个家,?#36127;?#23547;不到他一丝的痕迹。

整整三年,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可是今天她却脆弱的想哭。

楼下房门突然响了一下, 莫烟怔了怔,连忙擦干眼角跑了出去。

顾奕辰正在楼下换鞋,听见她的脚步头都没有抬。

莫烟却有些无措,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淡色的唇瓣轻轻动了动,低声问,“你怎么回来了?#20426;?/p>

她心里带着那么点儿希冀,格外地小心翼翼。

“今天周五。”

顾奕辰走过来,眼里带着嘲讽,一句话让 莫烟白了?#22330;?/p>

对啊,她差点忘了,若非周五例行公事,他怎么会回来呢。

莫烟艰难的?#35835;?#25199;唇角,拿起外套,就要出去。

“你去哪儿?#20426;?/p>

顾奕辰看见她的动作,微微蹙了?#20037;肌?h3>第二章“这几天太忙,我忘了订菜,出去买点。”

说着人已经走到了玄关。

“你真以为我是回来吃饭的?#20426;?/p>

顾奕辰带着嘲讽的语气传来, 莫烟握着门把的手微微顿了顿,许久才说,“我很快就回来。”

出了门,那股压抑的感觉才消散一点。

莫氏的新闻,?#36127;?#21344;据了这几个月的头条,她却从未在顾奕辰面前提过。

她知道顾奕辰也在等,等她开口,她甚至能猜到他会提出的条件。

他清楚她所有的软肋,那一刀必然会插在她的罩门上,让她痛不欲生。

其实现在又何尝不是痛不欲生,只是三年了,她已经麻木了,即便不爱,?#19981;?#30333;首,就这么耗着吧,总有一天……

前面拐角突然冒出一辆车,莫烟?#25104;?#19968;变,赶紧踩刹车,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砰”地一声,追尾了。

?#28304;?#30933;在玻璃上,撞得 莫烟有点儿花眼。

她揉揉额头,一抬眼,就看见前面阿斯顿马丁被她撞翻了后盖。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神色严峻,莫烟突然脑子短路,猛地往后退车,然后调转车头,一溜烟儿,没影了。

车下的男子,错愕的看着消失不见的肇事者,半天才回过神。

他拉开车门上了车,扭?#25151;?#30528;坐在后面的男子说,?#26263;然?#20799;吧,一会儿交警就过来处理了,这姑娘可真是个奇葩,到处都是监控,居然敢来个肇事?#21491;藎?#26159;不是傻啊?#20426;?/p>

后座的男?#29369;?#25163;看了看腕表,声音?#33080;恋潰?#26469;不及了,联系律师处理,我们先去公司。”

“就开这破车?#20426;?/p>

驾驶座上的男子面露惊?#21462;?/p>

男子看神经病似的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说了两个字,“打车!”

……

莫烟回到小区的时候,一颗心砰砰直跳。

冷静下来之后,她就后悔了,刚刚那会儿,她脑子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居然是这车太贵了,她赔不起。

所以想也不想,就逃了。

也不知道车子撞得怎么样,有没有伤亡……

她在外面?#27627;?#20102;一会儿,回到家的时候,顾奕辰正在浴室洗澡。

等她将买回来的盒饭,摆放整齐,顾奕辰才下来。

莫烟将头发往额前盖了盖,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起身帮他拉开椅子。

“去的太晚了,超市好多菜都没了,所以就去饭店打包了一些,我试过了,味道还不错。”

顾奕辰没有理会她,越过她坐到另一边。

莫烟扶着椅把的手微微握紧,随即,坐到原先的?#24674;茫?#25343;起筷子。

顾奕辰吃了两口,突?#24674;?#36215;眉,接着扭?#26041;?#22068;里的饭菜吐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25104;?#38452;?#24651;哪?#36215;杯子漱了漱口。

“不好?#26376;穡俊?/p>

莫烟夹了一口他刚刚吃过的菜,咀嚼了一下,?#25104;?#24494;微一变,语气抱歉道。

“我已经说过不要放葱姜了,可能是师?#20302;?#20102;。”

她说着站起身,拿走他的筷子,“别吃了,?#20197;?#21435;重新打包一份。”

顾奕辰躲开她的手,讥讽的看着她,“别麻烦了,看着你,我吃什?#27425;?#36947;都一样。”

说完,一脚踢开凳子,转身上楼了。

莫烟拿着筷子,可笑的像个傻子。

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23454;?#24178;?#21024;?#20928;。

厄?#30636;?#36523;,平时所有的感触,似乎都在无限放大。

莫烟坐在餐桌前,红了眼眶,她不能在顾奕辰面前落泪,一次都不能。

路是她自己选的,就算是?#37117;?#20799;,她含着泪也要走完!

等她恢复平?#29627;?#25165;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端了上去。

顾奕辰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听见开?#27966;?#20063;没有抬头。

莫烟走过去将牛奶放到床头柜上,低声说,“如果饿的话,我打电-话叫外卖。”

顾奕辰看见那杯牛奶,眼神倏然就变了。

他抬起头,神色冰冷的看着 莫烟,讽刺道,“今天放了几倍的药量?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莫烟抿着唇,没说话。

顾奕辰却不肯放过她,他坐起身拿过牛奶,一字一顿道,“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即便神志不清,我也不会上你!”

侮辱性的?#26434;錚?莫烟却没有任何?#24202;?#30340;权利,因为顾奕辰说的,都是事实。

一个妻子,需要对丈夫下药才能完成夫妻关系,多么可悲可笑。

她抬眸,凝视着他俊逸的脸颊,突然将他手里的杯子夺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顾奕辰眼神略微变了变,?#33391;?#30528;没有说话。

莫烟将空杯子放到桌上,喉头动了动,哑声道,“早点睡吧。”

她走到衣柜前拿了一套睡衣,去了浴?#25671;?/p>

顾奕辰眼中露出一丝诧异,表情晦涩,半响,双手垫在?#28304;?#19979;,慢慢阖上了眸子。

浴室的?#20154;?#21719;哗的流着,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水汽,镜子上也覆上一层白膜。

莫烟轻轻将身上的水珠拭去,掬起一把水,将镜子上的白雾抹去,水珠弯弯曲曲的从镜子上滑落,慢慢?#26376;?#20986;她的影子。

湿润的长发贴在脸颊上,水汽的熏蒸,让原本?#23562;?#30340;皮肤映上一层淡淡的粉,格外美艳。

她很瘦,从她凸起的锁骨就能看得出来,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傲?#35828;?#36523;材,造物主对这个女人,似乎格外的优厚。

莫烟伸手拨开额前的头发,那里撞?#35828;?#22320;方已经有些发青了,她伸手碰了碰,眉头猝?#24674;?#20102;起来。

半响,拿起电吹风将头发?#25269;?#21322;干,用刘海将额前的青紫遮掩住,才穿上睡衣出来。

顾奕辰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怕吵到他, 莫烟上-床的动作很轻,但她关灯的时候,顾奕辰还是睁开了眼。

“抱歉,吵到你了。”

她的声音很柔,就像刚刚在这里发生的事跟她无关一样,她还是那个体贴懂事的妻子。

沐浴后淡淡的百合味飘入鼻翼,顾奕辰的眼眸却越来越阴沉,出口的话就越发刺耳?#28895;?#20320;每天这么装不累吗?是不是连你自己都忘了曾经的 莫烟是什么样的?你就算学的再像,你也永远不是她!”

第三章

莫烟脸上掠过一丝惨白,表情却安静的像个局外人,她淡色的唇瓣微微动了动,轻声说,“不累,只要你?#19981;叮?#25105;可以一辈子装下去。”顾奕辰冷笑了一声,给了她一个字,“贱!”莫烟?#35835;?#25199;唇角,关?#35828;?#32763;身背对着他,紧闭的眼睫轻轻颤?#30636;?#25163;指掐进被子里,骨节凸?#28020;?#39038;奕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莫烟已经不在了,桌上一如既往的放着早?#20572;?#36824;有她亲笔留下的字条。 “奕辰,今天我就不陪你回家了,你自己一个人注意身体,生冷的东西要少吃,?#25954;?#25105;给你放桌上了,别忘了拿,还有,今天预报有雨,出门记?#20040;?#20254;,伞在鞋柜上。”

事无巨细,真是个细心的妻子,顾奕辰讽刺的勾了勾唇角,随手将纸条扔进垃圾桶,拿着钥匙离开了。

车灯被撞得有点惨不忍?#33579;?莫烟是打车去的公司,上了车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机了。

因为怕突如其来的来电,破坏她跟顾奕辰难得的?#26469;Γ?#25152;以每次跟顾奕辰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习惯性的将手机调成静音。

手机开机后,屏幕上蹦出一个“电量不足百分之一”的提?#23613;?/p>

莫烟按了一下取消,一下?#29369;?#20986;来很多未接来电,她手指顿了一下,正要点开,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是她的助理林?#26448;取?/p>

刚一接通,林?#26448;?#30340;声音就?#40763;?#30340;传来。

“莫经理,出事了,您先别过来。”

莫烟蹙了?#20037;迹?#20998;公司又有人在闹事?#20426;?/p>

“不是分公司,”林?#26448;?#21387;低声音道,“今天一大早,就有两个民警来公司找你,先是查你的车牌?#29275;?#21448;是问你的电-话,还说有些事,要当面跟你?#28014;!?/p>

莫烟捂住额头,昨晚的乌龙!

她稳了稳心神,低声道,“没事儿,你们工作吧,我一会儿就——”

话没说话,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莫烟按了按,发现已经无法开机了,她收起手机对司机道,“师傅麻烦快一点。”

等她到莫氏大?#33579;?#24050;经是二十分钟后了。

林?#26448;?#19968;直在楼下守着,见她一出现,赶紧迎了上来。

“莫经理,人现在在你办公室,我已经给周恒打电-话了,但是他一会儿要上法庭,估计晚一会儿才会到。”

莫烟一边走,一边道,“莫总来了吗?#20426;?/p>

“还没?#23567;!?/p>

“这件事不要惊动他,我自己处理。”

莫烟进?#35828;?#26799;,抬头对林?#26448;?#35828;,“忙去吧,辛苦了。”

虽然有了准备,但是推开门,看见警察的时候, 莫烟还是有些紧?#25319;?/p>

“抱歉,久等了,我就是 莫烟。”

两个警察年纪都不太大,但是行为作风却很规矩,高个儿警察非常委婉的说明了他们的来意。

“莫小姐,昨晚凤翼路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追尾事件,我们是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30333;?#26202;开车的是我。”

莫烟坦然道,“监控里应该能看见,但是那不能全算我的责?#21361;?#22914;果不是那辆车超车,我是绝对不会撞到它的。”

“事发时候的监控,我们也调取了,对方的确是有超车行为,莫小姐本身也没有违章,但是出了事故发生了,我们肯定是要找解决的办法,对方因为车祸受伤,伤情还在检验,不过对方律师已经出面跟我说过,他们是想私了,我们今天来,主要也是看看莫小姐你的意思。”

听到有人受伤, 莫烟沉默下来,许久,才道,“我同意私了,不过我要当面跟他们?#28014;!?/p>

董事会接连召开了两个多小时,三个分公司最终确定停业整顿,这是目前唯一减少开支稳定大局的方法。

莫珩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直到会议室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还坐在那里,微微出神。

莫烟心里一疼,走过去低声道,“爸,没事吧?#20426;?/p>

莫珩回过神,摇了摇头,“你一会儿去顾家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把墙上那幅百花迎?#21644;?#32473;你GG捎过去。”

莫烟攥紧手指,垂下眼睫。

“我今天不过去了,我在公司帮您。”

“你能帮我点什么,”

莫珩叹息一声,“烟儿,爸爸昨天的话,只是随口说说,你不用为难,该怎么还怎么,别闹得你们夫妻不愉快。”

莫烟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桌上手机突然急促的响了。

她拔掉充电线,将手机放到耳边。

“ 莫烟,你在哪儿?#20426;?/p>

庞佳一的声音,前所?#20174;?#30340;严肃, 莫烟怔了下,才开口。

“公司呢,怎么了?#20426;?/p>

庞佳一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我在医院看见裴嫣然了。”

莫烟心里一咯噔,手?#36214;?#26159;触电一样,条件反射的抓紧手机,喉咙里像是梗着一条鱼刺,半天说不出话来。

然而庞佳一的话并没有说完,她停顿了几秒,继续道,“顾奕辰跟她在一起。”

“?#23613;?/p>

手机从手中滑落,庞佳一在那边高声说了句什么, 莫烟没听清。

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来了,她最怕的还是来了……

第四章

“烟儿,你没事吧?#20426;?/p>

莫烟?#25104;?#24808;白如纸,莫珩不禁有些担心。

莫烟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发颤。

“爸,我先出去一趟。”

说完也不管莫珩什么?#20174;Γ?#25512;门就跑了。

————

“师傅,南山医院。”

莫烟的手一直在抖,好几次都拿不稳手机,三年前,她就有这个准备,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她头脑一片空白。

裴嫣然,顾奕辰的真爱。

三年前,她利用莫家的权势,将那个可怜的女人赶出国,?#28304;耍?#39038;奕辰恨她入骨,这场病态的婚姻,就是顾奕辰给她的报复。

她不怕报复,她怕的是有一天,她连守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斗得过他身边所有的女人,因为她知道他不爱她们,但她唯独斗不过裴嫣然,这个女人,即便三年从未出现,却一直活在她的生活里,三年岌岌可危的婚姻,终于在得知裴嫣然回来的消息时,压垮了她最后的理智。

“砰——”

骨科诊室的门被弹开,庞佳一手一颤,力道使偏了,男人微微蹙了?#20037;肌?/p>

“抱歉,稍等我一下。”

她?#28304;?#27465;意的说了句,摘掉手套,将站在门口的人拉进来,“你跑这儿干嘛?#20426;?/p>

莫烟的手很冷,她出来的时候连大衣都没有穿,毛衣勾勒出她单薄的身体,发?#21487;?#36824;有未化的雪花,就像寒风中一树白梅,惹人怜爱。

她没有回答庞佳一的话,固执道,“奕辰在哪儿?#20426;?/p>

?#30333;?#20102;。”

庞佳一拍掉她身上的雪花,将一条围巾裹在她肩膀上。

“你怎么不拦住他!”

莫烟的情绪很激动,“你是我闺蜜,你就这么看着我丈夫出轨?#20426;?/p>

“?#23613;?/p>

庞佳一给了她一巴掌,胸口剧烈起伏着,半响才道,“冷静了吗?#20426;?/p>

莫烟偏着头,发丝遮掩在脸上,看不见情绪,一滴水珠从她发间落下,砸到庞佳一?#30452;?#19978;,滚?#22374;?#28907;。

“ 莫烟,我从来不看好你跟顾奕辰,那个男?#35828;难?#26159;瞎的,你跟他在一起三年,难道还不清楚吗?#20426;?/p>

庞佳一语气急躁,这会儿也顾不得诊?#19968;?#26377;外人。

“我不帮你拦着,是让你自己看清楚,这个男人心底到底有没有你,你才二十五岁,真的想将自己锁死在这场婚姻里吗?#20426;?/p>

眼泪一滴?#20301;?#33853;, 莫烟抬头望着庞佳一,声音沙哑道,“太晚了,已经锁死了。”

“你真是——”

庞佳一恨铁不成钢,刚想教训两句,突然看见她额角的青?#24076;成?#39588;然一变。

“他打你了?#20426;?/p>

莫烟抹掉眼泪,自嘲的笑了笑,“他要是真动手打我,至少还有那么点在乎——”

理智回归, 莫烟瞥见诊床上的男子,堪?#29240;?#20303;?#24052;罰?#20302;声道,“你工作吧,我先走了。”

“去找顾奕辰质问?#20426;?/p>

“不会,” 莫烟脚步顿了顿,“奕辰不想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我等他回家。”

庞佳一望着她的背影,半天才回过神,扭?#25151;?#35265;座上的男子,不免有些?#38480;危?#22905;笑了笑说,“厉先生,让您见笑了。

男子神色淡然,似乎对刚刚的事并不介意,他略微垂下眼睫,声音清冷,“继续吧。”

……

出了医?#28023;?#23601;见一辆宾利停在路边,车窗里晃出一根?#30452;郟?#26102;间掐得一分不差。

男子勾了勾唇角,迈步走去。

“二哥,你看这车怎么样,程俊那老小子挺有眼色,今儿早一听说你车被撞了,立马送了辆新的过来,我开着试了试,别说,挺舒坦的。”

驾座上的男子说着扭头道,“手怎么样?#20426;?/p>

“没事。”

男子看了看手上的夹板,淡淡道,?#26263;?#21514;两个星期,毛团接回来吗?#20426;?/p>

乔瑜津翻了白眼,“就知道宝贝你那猫儿子,早接回去了。”

说着翻开?#30452;?#32473;他看,“亏?#19968;?#25285;心?#24615;?#36825;么久它难受,结果这小畜生一出来就挠了我一爪子。”

男子淡淡的扫了一眼,薄唇微启,“力道不足,毛团饿坏了吧。”

乔瑜津……

等车子上了正轨,乔瑜津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说,“对了二哥,刚?#31456;?#24459;师来电-话,昨晚撒?#21632;犹右?#30340;姑娘找到了,你猜是谁?#20426;?/p>

后座的男子抽出一根香烟夹在指间,动作熟练而优?#29275;?#20182;留着成熟的大背头,双膝交叠靠在椅背上,刚才披在外面的长绒大衣被丢在一旁,单穿着一件驼色羊毛衫,他的左手被夹板吊在胸口,却不见丝毫狼狈,反而慵懒性?#23567;?/p>

没有理会乔瑜津的话,他伸手摸了摸身上,眼皮抬了抬,淡声说,“火。”

一连串随性的动作,被他做出来,突然多了些不一样的韵味,独属于成熟男?#35828;脑?#21619;。

乔瑜津将打火机扔给他,顺便将车窗开了条缝,继续八卦,“是莫家的女儿。”

厉?#21150;?#21520;出一个烟圈,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接话,也没有别的表情。

“就是三个月前,儿子在拉斯维加斯赌城输了五个亿的莫家!我说怎么开得起奥迪A8的姑娘,还缺这点钱,是莫家的话,就不奇怪了。”

“看着点路。”

见乔瑜津说得手舞?#24853;福?#21385;?#21150;硝久?#25552;了一句。

乔瑜津立马规矩起来,嘴巴依旧不闲,“罗律师说,那姑娘认错态度很好,但是关于赔偿要当面跟你说,咱那车维修费下来也就十几二十几万吧,莫家?#23478;?#32463;穷成这样了?#30933;压?#23601;连她丈夫顾家那边都不敢管这档子事儿,看来这水深得很啊。”

厉?#21150;洗?#19979;眼帘,将烟头掐灭,低声道,“超市边上停下。”

“干嘛?#20426;?/p>

“给毛团捎点鱼干儿。”

乔瑜津……

“二哥,你去不去跟那姑娘谈?据传莫家大小姐在云?#24425;?#21517;媛里面,才貌都是上乘,在国外见惯了大洋奶,偶尔也得调和调和口味不是?#20426;?/p>

?#21834;?#38381;嘴。”

——

往年的云?#24425;校?#21021;雪总是飘飘洒洒那几片,下完了,地面都是干的,但是今年,似乎格外的冗长。

从昨天下午开?#36857;?#30452;到现在都没有停。

雪絮不大,但下了一?#26775;?#36335;上的积雪也没过?#25447;?#20102;。

环卫工人比以往?#23478;?#36763;苦,路边的雪堆了一堆又一堆,但是路面却依旧不见?#21024;唬?#28287;?#32773;眨?#28369;溜溜,引得不少司机骂娘。

顾奕辰?#19997;?#30340;心,就如同今年的这场初雪,繁杂冗乱,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松了紧,紧了松,连绿灯亮起都没有?#20174;?#36807;来。

后排的车鸣一声挨一声,坐在副驾驶的女人抬眸看了他一眼,低声唤道,“奕辰,奕辰?#20426;?/p>

顾奕辰回过神,对上她那双温和的眼眸,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他垂下眼帘,低声说了句抱歉,方才启动车子。

?#36947;?#24456;安?#29627;?#29087;悉的百合味入?#20013;?#35273;,带着安神的作?#33579;?#39038;奕辰的心也跟着柔和起来。

“这些年过得好吗?#20426;?/p>

千言万语哽在喉头,说出口的时候,就只有这么一句苍白的问候。

顾奕辰回来的时候,已经夜里快十点了,他没有回顾家,而是去了自己在南隅的别墅。

刚推门就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屋子里弥漫着浓重的酒味,顾奕辰皱了皱眉,按下开关,这才看清,玄关鞋柜旁,坐着一个人,酒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灯光刺眼, 莫烟遮了遮眼睛,隐隐约约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微微弯了弯唇角。

“奕辰,你回来了。”

她说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委屈道,“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一晚上。”

顾奕辰皱着眉,冷眼看着她,“谁让你来这里的?#20426;?/p>

“我到处找不到你,就来这里等,我怕你再也不回来了。”

莫烟笨拙的说着,她脸颊绯红,双眸蓄满水雾,看上去楚楚动人,顾奕辰有一瞬间的失神, 莫烟已经伸?#30452;?#20303;他的腰,踮起脚尖去吻他。

“奕辰,我想给你生个孩子,奕辰……”

顾奕辰撇过头,伸手推开她,冷嘲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莫氏? 莫烟,想跟我生孩子,你还不够格。”

莫烟怔了怔,双眼迷茫的看着他,突然后退一步,慌张的去找鞋子,嘴里叨念道,“你不是奕辰,奕辰不会这么对我,你不是……”

她说完拉开门跑了出去,顾奕辰?#20037;?#36861;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他表情冷硬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扭头上楼了。

——

《爱你深入骨髓》已全部完结,关注公号回复书名即可查看全部内容了,亲,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

围棋李天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