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湘西鬼事免费在线阅读完本章节

湘西鬼事

时间:作者:主角:

湘西鬼事免费阅读,湘西鬼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魔昧之术,不一其道】乱世而兴盛世而衰,是湘西祝由一脉的宿命,偏安于湘西一隅祝由世家,世代以赶尸为业,守护者世间关于僵尸的传说,延绵千年而不绝。祝由方家嫡传方巍,跟随着爷爷出去赶尸,就陷入了层层迷雾之中,民间流传千年的湘西赶尸、凶残莫名的荫尸殍地、半人半鬼的百岁老者、挑着人皮灯笼的红衣女鬼、坟头独自改着墓碑的忍死之人,拉开了一个在日光下看不见的鬼怪离奇世界。大雪磅礴,满目净是辰州沙,不?#19990;?#19990;,苍生鬼神,?#35199;?#39757;魉,四恶十罪,敬我心中琉璃塔。挥一刀,凤凰断首。进一步,菩萨低眉。听风听雨听来世,听童谣。========================  天光光,照西厢,西厢有女恋情郎,爹娘不管心上有伤娃娃饿了,吃不饱,穿不暖……皮剥下来做衣裳,肉做汤……...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001 不速之客

湘西,雪峰山,林鸦寨,黄昏将至,雪落无声。

大雪封住了进山的公路,通向林鸦寨的唯一一条羊肠小道也铺满白雪,给这条这商贩?#20982;?#20102;几个世纪的茶马古道添了几份凄凉。古道一侧怪石嶙峋,角峰尖锐,一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断崖,寒风呼啸升腾,刮着崖壁如猛兽嘶吼。目之所极,前路白茫茫一片肃杀,如同通向九幽地狱。

风急崎路难,雪冻马行迟。山道上一人一驴踽踽而?#23567;D凶?#30528;一身素白布袍,牵着一匹骨瘦如柴的老驴,老驴拉着一车用油布毡毯遮住的大件,老驴鼻息仓促,口吐白气,双蹄?#36335;?#28145;陷泥潭,每挪一步,都得用尽全力。

?#20982;?#21452;唇紧闭,紧紧拽着缰绳,迎着风艰难往前,就快到了”他安慰陪了他一路的老驴,拐过这道山弯,就到了。”说话间,眼前果然豁然开朗,一块山坳平地隐约可见。

山坳上坐落着一间三进两出、看不出建造年代的旧宅,老屋四周撑着木桩,似乎随时都可能倒塌,屋门前亮着两盏脏兮兮的风灯,天色渐黑,微弱的烛火在风中摇曳,隐隐映出两扇漆黑巨大的木门轮廓,一块牌匾斜斜的悬在门上,借着风灯的光亮,?#20982;?#35835;出了匾上斑驳的四个大字喜神客栈”。

应该就是这里了,”?#20982;?#22914;释重负,正要前去却被屋前一条一米来宽的小溪挡住了去路,他低头瞧见溪水清澈见?#31069;?#27700;流潺潺,在这大雪封山的日子,?#25381;?#32467;冰也?#25381;?#26029;流。溪上一座人工搭建的木桥,摇摇晃晃,通向客栈。

?#20982;?#24867;住了:百阴不见冰,百死不能赎,难道这就是”他脸上不觉生起一丝怯意,倒抽了一口凉气,朗声对着屋中喊道:天不收,地不留,?#25913;?#25152;生这遗体,今日收藏宝柜中。”

等了片刻,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天要收,地要留,金柜不收无名主,?#20852;?#26080;生莫进来。”

?#20982;由?#33394;一紧,高声道:方先生,鄙人张缪受人之托,千里行尸,便是要将这恶尸托付于你祝由,若今日回去,起尸坐煞,便非张某之责。”

屋中沉默了半晌,嘎的一声,两扇木门缓缓打开,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年身形纤弱,脸色略微有些苍?#31069;?#31359;着厚厚的棉袄,搓手呵气道:不管你打湘西来也?#33579;?#25171;湘北来的也?#33579;?#23601;算是?#35059;?#25171;海外来,我们这趟脚是走不了了,我爷爷病了,祝由还有另外几家,你去找他?#21069;傘?rdquo;

病了?这么巧。”张缪微微皱眉,一脸的不甘心,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21450;?#35065;的物件,道?#21898;?#36825;东西给你爷爷看看,他就知道了。”

少年喔”了一声,跨过木桥,接过张缪手中之物又折老屋,细心的张缪注意到,少年这一趟往返过桥,均是左?#29260;?#21491;脚收,往来皆为二十一步,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隔了一小会,少年?#29992;?#37324;探出身子,呼道:我爷爷?#24515;?#36827;去。”

张缪微微迟疑了一下,道:这条河,我过?#33579;?rdquo;

我说过得就过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张缪点头道谢,回身卸下驴?#31069;?#23558;车上的黑色油毡掀开,这物件居然是一副棺木!张缪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从底部将棺材托起,摇摇晃晃地走上了木桥。

直到进了堂屋,张缪才将棺材放下,且见那口棺材红身黑?#29301;?#30422;?#30001;?#23494;密麻麻地钉了数口铜钉,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24013;?/p>

屋中灯光昏暗,正中间的炕上吊着个黝黑的药壶,药味弥漫了整间屋子。一位面色蜡黄的老者坐在木凳上,不时用火棍拨弄着炉火,看见来人眼皮子都?#25381;?#25260;一下,不过冷冷道:生不入祝由,死不下鬼门,这规矩,你师?#35813;挥?#25945;过你?”

张缪笑道:教过,只是这一趟是师父亲自吩咐来的。他说十八年前,您欠下的债,现在是时候还了。”

老者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缓缓走向那副棺材,少年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生怕他一不留神跌倒。老者抬手轻轻地在棺木上抚摸,眼中露出悲戚的神色,感叹道:十八年了,你们到底还是找上门来了。说,要我做什么?”

张缪眼珠子一转,道:我师父?#24515;?#36208;一趟脚。他说了,这趟脚,祝由中除了方家家主方歌吟,谁人都走不得。”

方歌吟垂头打量了一番那人带来的棺材,道:是她吗?”

来人重重地点?#35828;?#22836;。

方歌吟叹了口气,道:阳人不欠鬼债,这活我接下来了。”

似乎卸下心中重负,张缪对着老者作了一个古人一般的揖,道:那么,我龙虎山拜谢了。”说完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少年,问道:这位小哥如何称呼。”

他是我孙子,叫方巍。”

?#20982;?#30524;睛一亮,道:一山?#21038;海?#22909;名字。”

见方歌?#39761;?#21160;于衷,那人也不再逗留,转身离开,方巍出于礼貌出门送客,?#20982;?#36208;到溪边之时,忽然停下脚步,对着方巍嘿然道:引生死河,修白骨桥,小伙子,看来你的命没那么好吗?难为你爷爷费了这么大功夫把你养到十八岁,不过以后嘿嘿”

方巍一愣,正欲细问,那人已匆匆踏桥而去。

方巍回到屋中,瞥见爷爷抽着水烟,正在炕前端详着一块玉佩样的物件,见方巍回来,连忙将东西收入怀中。

方巍责备道:爷爷,您不是五年前就答应我不再走脚赶尸了吗?怎么又接下了这桩买卖,走脚是力气活,您身体不?#33579;?#36825;趟脚如何走?#26151;耍?rdquo;

这趟,不是走脚,而是?#25296;?rdquo;方歌吟打量那副棺材,眼神中满是悲戚,就算豁了老命,我也要去啊。”

?#19994;?#35201;看看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难不成是千年老尸不成!”方巍愤然上前,手向着棺木上摸去。

别动!”方歌吟一声爆喝,吓得方巍赶紧收手。

002 美艳女尸

唉藏不住了。方歌吟撑着膝盖慢慢起身,眼神有些涣散地看着方巍,忽然没来由地说了句:我祝由弟子,三岁烧头香,七岁过三关,十六岁行尸千里,方算勉强入门,而你现在十七岁了,我却从传你半点祝由之术,可曾想过为什么。

方巍不觉低头,有些委屈道:我知道,是因为我自幼体弱多病,爷爷心疼我,所以才

你知道你名字的来历吗?

方巍答:爷爷用心良苦,我方家乃是祝由旁支,一直以来被宗门魏家?#24618;疲?#29239;爷为我取名方巍,是希望我方家有朝一日能够压过魏家一头。

魏、王、方、邬。方歌吟扳着指头道,祝由四大宗门中,我方家排行老三,现在更是门庭凋敝,嫡系也?#25381;心?#36825;么一个人还在了,?#27531;?#24403;真是时候了。

什么是时候?方巍不解。

方歌吟清了清嗓子,似乎在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是时候带你去见见世面了,明天你就跟我一起去走脚吧。

我真的可以去走脚了?方巍整个人都有些兴奋起来,道,可是爷爷您身体支撑?#26151;?#21527;?

老毛病了。方歌吟道,还死不了。他颤颤巍巍拿来一个盛满了油的油灯,点燃后放在棺木的下方,吩咐道:还是和往常一样,今晚你来守夜,别让油灯熄了。千万记住,这副棺材无论如?#25105;?#19981;要碰!

话?#24076;?#26041;歌吟像往常一样早早回到里屋休息,只留下方巍一人看守,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巍用膝盖枕着头,在火炕边打着盹儿。

自从五年前不再赶尸走脚后,方歌吟便在老屋里开了这家赶尸客栈,接引走脚的祝由弟子。行尸走脚,昼伏夜出,必须在黎明前赶到赶尸客栈休息,否则喜神见光,便?#20982;?#29022;的危险,方歌吟身体不?#33579;?#38656;要?#28304;?#38745;养,五年间只要方巍放假在家,基本上由他来守返乡灯,早就轻车熟路,从未出过任何问题。

炕旁暖和,迷迷糊糊中,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屋里一片漆黑,正中亮着的一盏小油灯映出那副红木黑盖的棺材的轮廓,睡意正浓时,一阵穿堂风掠过方巍的脊?#24120;?#20182;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神智一清。

哧溜哧溜,棺材处传来一阵响动,方巍?#20081;?#35782;叫道:谁?

喜神怕光,所以赶尸客栈堂屋里,连电灯都?#25381;凶埃?#20809;凭着棺木下一盏返乡灯来照明,灯光黑暗,方巍?#32769;?#30475;见硕大一支老鼠在棺盖上?#20982;擼?#25506;着头想钻进去一般。

如果耗子钻进了棺材里面,咬了喜神怎么办?方巍心头一紧,赶忙拿着烧火棍?#30001;?#21069;,想把耗子赶走。

那耗子惊觉人声,吓得从棺材上跳了下来,咚,只听见一声脆响,那只老鼠居然整只砸在?#35828;?#19978;,四分五裂!

方巍忙凑了过去,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瞧见老鼠好像被冻僵了,身上覆着厚厚的冰层,它的尸体砸在地上,就像一块砸碎了的冰,连血都凝住了。

虽是寒冬,但也不至于冷得这么夸张吧?这棺材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

方巍的好奇心顿时升起,一时间忘了方歌吟的再三叮嘱,试探着将手按在棺盖之上,果然,一阵寒气从?#20013;?#20256;来,直传到方巍的脚?#31069;?#22914;同触摸者一块寒铁,冰冷刺?#29301;?#26041;巍浑身汗毛倒竖,连忙把手?#26632;?#26469;,再看时,掌上居然结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这棺材好古怪!方巍?#23574;猓?#22240;为打小在赶尸客栈长大,少年方巍见过不少喜神,胆子绝非一般少年?#26432;齲由?#26126;天就要赶尸走脚了,心中的兴奋之情难以抑制,早就想将棺木掀开,看看自己第一趟走脚的客?#35828;?#24213;是什么样的。这不同寻常的一摸,更生了好奇。

但他心里,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方巍知道喜神走煞绝非小事,三年前若不是爷爷及时出手,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赶尸匠就很可能死在自己的喜神手上,方巍对着棺?#30446;?#20102;个头,喃喃道:人死为大,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早日升天,来世投个好人家。

说完,便要返回火炕边,正在此时,一个莫名的声音飘来:方巍方巍

方巍吓?#26151;?#24537;回头,道:谁,身后却空无一人。

没走出两步,那个如泣如诉地声音又传来了:方巍方巍这一次方巍听得一清二楚。

可是屋里分明空无一人,门也关的好好的。

就在此时,一阵寒风?#36947;矗?#20004;扇宽大厚重的门板嘎嘎作响,似乎要被风?#28783;?#20102;一般。

那个阴森恐怖的声音又响起:方巍方巍

这一?#21361;?#26041;巍不仅肯定自?#22909;挥?#21548;错,而且清晰地?#30452;?#20986;了声音的来源。

这声音,正是从堂中的红木黑盖棺材里发出了的!

方巍心中一寒,不由自主地攥紧手中的烧火棍,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副棺?#23613;?/p>

过来,快过来声音又响起来。

爷爷方巍害怕,便想唤来爷爷,但是心中一想,爷爷身体不?#33579;?#27599;天?#35828;?#20934;时上床,不许打扰。再说自?#22909;?#22825;就要跟着爷爷赶尸走脚了,如果这点小事就吓得尿了裤子,爷爷还会让他跟着去么?

打开,快打开看看姐姐,看看姐姐嘻嘻棺材里的越发清晰,方巍甚至可以?#30452;?#20986;里面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声音十分好听的女人。

像是被一股魔力召唤着,方巍鬼使神差一般向着棺木走近,手中用来?#37070;?#30340;烧火棍也掉落一旁,他把手放在棺盖之上,冰冷刺骨的寒意倾泻而上,?#20260;?#21364;中蛊了一般,?#25381;?#23558;手拿开!

棺材里的声音也有些兴奋,甚至带着微微喘息般的呻吟:快,把棺?#27597;?#19978;的钉子拔掉,快拔掉听话

方巍的?#28304;?#37324;一阵混沌,他明明知道不能这么做,但?#36335;?#34987;某?#33267;?#37327;侵蚀了一般,开始机械地用手把钉在棺盖上的钉子一根一根拔出来,钉子钉得很深,方巍的指甲磕破了,血渗出来,布满了双手。?#20260;?#20284;乎感知不到疼痛一般,拼尽全力将钉子一根一根硬生生拔出来。

十八根,每一根钉子都是三寸长,小拇指粗细,全铜锻造,却透着一种古怪的红,铜钉看上去年代?#36855;叮?#21364;?#25381;兴?#27627;生锈的痕迹,光亮入新,特别是在钉尖上,闪着诡异的寒芒。

要知道这十八根铜钉,就算是成年人用上了工具,拔出来也得耗费一阵子,方巍不知哪里来的本事,居然徒手将铜钉全部拔了出来,此时,他的双手已经鲜血淋漓,伤痕深可见骨。

拔出铜钉,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语气中带着几?#21482;?#24841;:好弟弟你做得真棒现在,快帮我把棺盖打开打开了,你就可以见到姐姐了

意识模糊的方巍神色木然地将棺盖揭开

003 生死河,白骨桥

一?#26432;?#23506;彻骨地冷风从棺材里面透了出来,?#36335;?#26576;种神秘的力量要破土而出。

终于,方巍看见了棺材里的东西。

白天,方巍不是?#25381;?#24819;过,这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或许是一个腐烂发臭的老年人,或许是一个刚刚死去不久的年轻?#20982;櫻?#29978;?#20102;?#36824;想像过是电影里那些穿着清朝官服一蹦一跳的僵尸。

但他万万没想到,里面会是一个漂亮的让人?#36127;?#31378;息的女人。

女人一张精致的?#25745;?#23588;如白璧般洁白无瑕,轮廓?#36335;?#24037;匠精心雕琢出来的一般,乌黑的秀发随意散落在垫在棺木中的一个枕木上,性感的红唇微微上翘,形成荡人心魄的?#26632;?#21147;。除了皮肤微微有些惨白之外,这张脸?#36127;?#21487;以用完美来形容,比时下走红的任何一位女神?#23478;?#32654;。

她身上穿着一件认不出材质的长裙,一双光洁的脚踝露在外面,趾甲上涂着鲜红的?#23376;停?#36275;弓型弯成一道完美的弧线。

她看上约摸二十五六岁,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的年纪。

方巍的目光?#36127;?#26080;法从这个女尸的身体上面移开,这么漂亮的女人,却死的这么早,真是红?#27617;?#21629;,霎那间,方巍模糊的神智清醒了不少,回过神来,他察觉到开棺验尸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慌忙要将棺盖盖上。

来不及了,女尸从棺材中坐了起来!

起尸坐煞!?寒意从方巍的脚底直冲上脑,各种血腥诡异的场景不断浮现在他的眼前,跑啊!方巍在心里喊道,?#23665;?#19979;却如同生根了一般,扎在地上,半分不能动弹。

女尸用手圈住了方巍的脖子,一?#26432;?#23506;的气息从她的口中吐出,?#36784;?#26041;巍的口鼻之中。

怎么,这么怕姐姐?美艳女尸格格地笑起来,她笑得很美,可在方巍看来,却显得格外地恐怖,因为在她的两颗突出来的犬齿,森?#31069;?#23574;利。

方巍骇然,这个女尸,不是鬼,是僵尸!



一定是僵尸!!

方巍吓得魂飞?#24039;ⅲ?#21482;想呼喊救命,或者推开女鬼,拔?#24525;?#21629;,但女尸的手臂如同有千斤重量一般,将他死死缠住,而她的嘴,也毫不客气地堵住方巍的嘴!

紧接着,方巍听见舌头被嚼碎的声音,女尸开始在方巍的嘴里啃食他的舌头。鲜血顺着方巍的嘴角汩汩流出,但方巍似乎已经忘记了疼痛,心中?#25381;?#19968;个信念——逃!

拼尽力气,方巍一把将这个女尸推开,拔腿朝屋外跑去。

女尸微微错愕了一阵,回过神来,猛地从棺材里跳了出来。然后追着方巍赶来。

如果方巍现在还有胆子望一眼的话,一定会被这幅恐怖?#33391;?#30340;画面?#29260;?#32966;。

只见女尸手脚均着地,匍匐着,头发遮住了脸面,如蜘蛛一般,?#20260;?#22320;爬了过来,她每动一下,便会有清澈的骨骼摩擦声音响起,摩擦摩擦,一步两步,在静谧的深山夜晚听起来格外?#28525;?/p>

鲜血顺着方巍逃跑的方向滴了一路,女尸匍匐在地上,似乎并不急着追赶,而是用舌头开始舔舐滴在地上的鲜血,样子看上去有些陶醉。

嗜血女尸还是赶上了方巍的脚步,方巍一回头,血腥味扑面而至,那张美艳而狰狞的脸孔正冲着她笑,嘴角还泛着他的身体流出的鲜血。?#27531;?#22312;她眼里,方巍已经就是一块唾手可得的食物,绝?#38405;?#24471;?#27833;眩?#32780;现在,这不过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把戏。

她居然在笑!方巍的头要爆炸了一般,高呼道:爷爷,救我他含着满口鲜血,狂奔向前,声嘶力竭地吼着,凄凉的求救声响彻夜空。

可女尸依?#23665;?#36861;不舍,眼看着就擒住方巍,方巍慌不择路下,脚下一个拌蒜,扑通一下摔倒,身体咕隆咕隆地滚进了门前河里。

凛冽的河水大口大口灌入方巍口中,甚至呛到他的肺里,方巍只觉得胸口一阵生疼,如把尖刀搅动着他的孱弱身体。庆幸的是,女尸居然停了下来,盯着这条河,脸?#19979;?#20986;了畏惧的神色。

方巍的整张脸都浸在水中,原本不到半米深的河水,此时似乎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汪洋大海,方巍的身子不住地下沉,大口大口冰冷的河水灌进口中,让他连呼喊的机会都?#25381;小?/p>

我要淹死了吗?方巍害怕极了,在水中不停地扑腾,忽然手中?#36335;?#25235;住了一根救命?#38745;藎?#36830;忙?#35835;?#36807;来。

把手中握住的东西扯到身边,方巍才看清楚自己抓住的是什么。

是头发,长长的白发

白发的不远处,是一颗浮起的人头!方巍环顾四周,才发现不是一颗人头,而是满河的人口,他置身的这片汪洋大海中,漂浮着无数的人头,长长的发丝布满了整条河,那些人头双眼铮亮,一眨不眨地看着方巍,嘴里吐出猩红的舌头,向着方巍的方向涌来。

无数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少年?#36127;?#35201;崩溃了,猛地松开自己手中的头发,双手、双脚在水中不断扑腾,只想逃离这个恐怖?#33391;?#30340;深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方巍摸到了一个硬物。

是桥?#30504;?#19968;定是爷爷造桥时候的桥墩。方巍双手牢牢抓住硬物,连滚带爬地?#37070;?#20102;木桥。

如大劫余生,惊魂甫定的方巍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就当他以为自?#21644;烟?#22823;难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可是眼前的一切,又让他再一?#20301;?#19981;附体。

这哪里是桥,这明?#39761;?#25968;根人骨?#21767;映?#30340;,森白白的一片,一个个骷?#33579;?#19968;根根白?#29301;?#34502;虫蠕动,蚊蝇乱飞,走了十多年的桥?#40486;?#36523;为阴间渡口!

一而再,再而三的惊吓和变故,方巍几近崩溃,他的双眼?#25487;?#26080;比,眼泪滚滚而下,巨大的疼痛?#36127;?#35753;他失去了理?#29301;?#33050;下踩着的是无数的尸?#29301;?#27827;中又有着无数索命的恶鬼,桥边,还有一具四肢匍匐在地,长发遮面的女尸正虎视眈眈。就在这一瞬,方巍的意志坍塌了。

退无可退,无路?#21830;櫻?/p>

殷红的鲜血从方巍的眼眶中汩汩流出,两行血泪模糊了他的双眼,无路可退的方巍看着眼前这只虎视眈眈地女鬼,绝望地?#30097;?#22823;笑起来

然后,一步一步,方巍踏着白骨走来桥来,鲜血布满了他的脸面,比女尸还要狰狞要恐怖,而他的眼睛里,恐惧消失,闪着?#25381;幸?#20861;才有的光芒,绝望、愤怒、痛苦在平静安宁中生活了十多年的那个孱弱少年死了!

女尸看着方巍,如同看着一个从地狱里面走出的罗刹,她的目光开?#24613;?#24471;迟疑?#20102;福?#29978;至在刻意躲闪着方巍!

方巍蹒跚着靠近,女尸?#25381;?#21518;退,但身子却慢慢开始颤?#21486;?#38543;着方巍越靠越近,颤抖?#33485;?#21457;厉害!

她在害怕!她居然在怕方巍!!

女尸锋利的指甲深深地掐入石板之中,她的喉咙里面发出低沉的,犹如野兽一般的声音,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004 十八镇冥钉

噗通!

毫无征兆地,她一下子跪在了方巍面前!

一道金光?#20937;?#19968;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

一道黑色的符咒贴在了女尸的后背。

与此同时,方巍嘴里一声闷哼,昏死过去。

直到日上三?#20572;?#26127;死的方巍才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回到了床上,但头却是要炸开一般地疼。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摔碎的冻鼠、紧紧相逼的女鬼

他还有更多疑惑:家门前那条河中,怎么会忽然出现无数索命的阴魂,而爷爷亲手搭建的那座桥,他走了十几年的桥,怎会变成白骨累累的生死桥,这一切,都那么真实,却又因为超出了方巍所有的人生经历,恐怖得如一场噩?#24013;?/p>

他抬起手来,才发现自己的十个指头?#24613;?#20154;用白?#24202;?#20102;起来,脑子里满是昨夜那惊魂的一幕幕,方巍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黑棺中逃出来的女鬼,在河边最后看自己的那一眼,眼中露出的惧色,毫无征兆地在眼前重现。

她如果是女尸,怎么还会怕我?难道我比鬼还可怕?那?#19994;?#24213;是谁?方巍脑中盘旋着无数疑问,折磨得他头?#20174;?#35010;。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方歌?#39757;?#38376;进来,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送到方巍面前,方巍见到爷爷,恍如隔世,急着把昨晚发生的一切?#36214;?#35828;给他听,方歌吟?#39592;老?#24320;口了:你这小子,昨晚睡觉也不老实,居然梦游了,一个人在河边乱走,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你早就掉到河里淹死了!

梦?#21361;?#38590;道这一切都是一场?#21361;?#26041;巍有些不信,因为女鬼的那双眼睛,他生生地记?#33579;?#33509;是梦游的话,不可能那么清晰。而且我的手也确确实实受伤了方巍看了看自己被白?#21450;?#25166;的手,铁证如山,他不知道爷爷为什么撒谎。

爷爷,我昨天,昨天真的看见那个女尸从棺材里面起来了!方巍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的头,道,而且,她,她昨晚还追着要吃?#19968;?#25265;着我,啃掉了我的舌头。

如果真的有鬼啃掉你的舌头,你现在还能说话吗?方歌吟笑道,?#26151;耍?#23401;子,今后你晚上早点睡,睡前别胡思乱想,不然以后再梦游的话,我就不一定救?#26151;四?#20102;。我一把骨头,活不长了,你晚上也要我消停点,行么!

方巍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唇,果然,除了舌尖上稍稍有点麻之外,还真的没什么大问题。难道昨晚真的只是在梦?#21361;?#28982;后做了噩?#21361;?/p>

?#26151;撕昧耍?#25226;鸡汤喝掉压压惊,来堂屋里找我,昨天跟你说的事,你不会忘了吧?

对!爷爷说今天还要带我去赶尸的呢!方巍顿时兴奋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下子?#20976;?#25243;到脑后,无论如何,能够修习祝由术,和祝由弟子一样走脚,是他?#26377;?#20415;?#34442;乱?#27714;的事情。?#25381;?#20160;么?#29123;?#23558;开始的远行更让人激动。

方巍?#20284;?#30871;,将碗鸡汤一口气喝了。喝完他顿了一下,奇怪,平常觉?#30473;?#27748;美味非常,这一碗怎么寡然无?#35835;耍?#20294;方巍此时正?#20004;?#22312;巨大的兴奋中,根本?#25381;凶?#24847;到这个不痛不痒的细节,他从床上跳下来,穿好衣服往堂屋里跑去。

方巍来到堂屋,爷爷正抽着他的老烟枪。那副带给方巍一?#20851;?#26790;的棺材完好无损地躺在堂屋正中,返乡灯依然闪着微弱的光芒,方巍迟疑了一下,心中莫名地涌起一阵寒意,生出一丝胆怯。但看到有爷爷在,又是青天白日下,?#21476;?#24694;鬼?#39753;?#19981;成,壮着胆子,走到了方歌吟身边。

爷爷见方巍走来,搁下烟袋,?#30001;?#40859;上取下三炷香,点燃道:去叩三个响头。

方巍仰头看着神龛上供着的东西,一个不人不鬼,青面獠牙的怪物,疑惑道:别人家里供的要么是观音菩萨、太上老君,要么是祖宗灵位,要么是毛主席,我们这供的算是什么?

方歌?#39749;?#30495;道:这是禹溪大魔,是方家的保护神。

禹溪,是什么?方巍吐了吐舌头道,怎么我都没听过。

不要问这么多,就当作观音菩萨供着就行了。爷爷把三炷香递给了方巍,神情庄?#24076;?#36947;,跪下叩头吧。

?#21486;?#26041;巍连忙跪下,给这尊陌生的神仙叩头,爷爷在旁边也跪了下来,喃喃自语道?#27827;?#28330;大魔在上,方家一百七十二代传人方歌吟跪请示下:天不佑我方家,至我方家人丁凋敝,三代单传,七十四代嫡传弟子?#25381;心?#23385;方巍一人。而今,弟子自觉油尽灯枯,时日无多

爷爷你乱说些什么!方巍在旁喊到。自?#24189;?#24352;姓的神秘人送来这棺木之后,爷爷就老在感慨年月,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装着什么心事。

别说话!方歌吟低声责备,转身对着禹溪神像,虔诚道:老夫自知此番定有一劫,能否?#29467;眩?#20840;凭天意,但方氏一脉不能绝,方巍虽然前世他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方巍听不清的话,今趟方巍出门走脚,凶吉?#24202;罰?#24351;子向天?#23432;裕?#36824;请禹溪大魔示下天意。

语?#24076;?#26041;歌吟拿出了一副牛角阴阳卦,在地上卜上一卦,端详卦象,方歌吟脸色一变,急忙一连卜了三卦,看着卦象,不禁长叹一声:天意若是如此,也只能如此了。说完起身,掸?#35828;?#33181;上的灰,拿起那杆烟枪又抽了起来,神色十分阴翳。

爷爷,卦上说了什么啊?方巍跟着站起来,小心翼翼问道。

没什么方歌?#39753;?#28982;嘴上这么说,眼睛里却生出几分不安。

赶尸有凶险,出门需谨慎,今趟出门定然要万般小心,好好照顾爷爷。方巍暗?#28783;?#35475;。

方歌吟走到堂屋里红木黑盖的棺材旁边,正欲用手抚摸,方巍吓?#26151;?#22768;尖叫:爷爷不要碰,棺材里有鬼!

可方歌吟还是碰了,手却?#25381;?#21322;?#30452;?#21270;,方巍梦里面明明记?#33579;?#26874;木阴寒无比,连老鼠都冻得死,为什么爷爷却一点事情都?#25381;校?#38590;道昨天真的只是一场噩?#21361;?/p>

方巍细看那副棺木,十?#19997;?#38108;钉依然如故,但细看之下,棺木上?#32769;?#26377;些许?#25381;?#25325;干的血?#30504;?#26041;巍越来越迷糊,昨晚到底是现实还是梦?#24120;?#36824;是爷爷因为某些原因对自?#21917;?#35854;了。

这叫镇冥钉。传自于正一道门,乃是由千年?#30528;?#26531;木?#20923;桑?#22362;硬如铁,遇火不灭,遇水?#26432;?#19968;颗可定恶鬼真灵,二颗可定群魔乱舞,十?#19997;牌?#20986;方歌吟摇了头道,我?#24425;?#31532;一次看见。

那棺材里面岂不是千年老鬼?方巍吞了吞舌头,想到昨晚和这棺木中女鬼的亲密接触,心中寒意阵阵。

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方歌吟脸色一肃,严厉地说道,我们今趟走脚,可能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麻?#24120;?#20320;需得一切听命于我,怎么走,怎么做,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步都不能错,一个动作都不能错!

看着爷爷这般一本正经,方巍点头,笑道:那是当然。

别当儿戏,这可是玩命的勾当!方歌吟大声斥责道。片?#27631;螅?#20182;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21898;?#31070;龛上的碗取来。

方巍依言,将神龛上的青花海碗递给了爷爷,见他用手在青花海碗上一晃,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同类文摘

围棋李天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