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李天元|围棋西游记手机版|
东北异事:常三太奶在线阅读-飞贼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东北异事:常三太奶

时间:作者:飞贼主角:

东北异事:常三太奶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东北异事:常三太奶是由作者飞贼写的,精彩试读:刘家镇是个四面?#39134;?#30340;偏僻山村,刘家镇的南面,有一条村民谈之色变的山沟--柳树沟,传说柳树沟十分的邪门,鬼怪横生,阴阳混沌。而就在我七岁那年,却意外的被野狼叼进柳树沟。没想到却因此发现我命里注定是常三太奶钦定的“出马仙儿?#20445;?#20174;此经历无尽的磨难,在最终修成仙术,驱妖?#30340;В?#38477;服无恶不作的“白仙?#20445;?#24199;佑刘家镇的安宁。...

注:本文摘信息来?#20174;?#32593;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23601;?#32416;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我的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山村,叫刘家镇。村子四面?#39134;剑?#21482;有两条通往外界的道路,一条在村北,越过北面的山梁,穿过山上浓密的松树林地,弯弯曲曲的通往县城。另外一条,在村西南,途?#35835;?#24231;山连接处的一条山沟 ,沟里长满了大大小小、老?#20185;?#23569;的柳树,所?#36234;小?#26611;树沟?#34180;?#30456;传柳树沟是个?#20197;?#23703;,经常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吓?#35828;?#20107;,所以很少有人从这里走,除了一些年纪大的人以外,?#36127;?#27809;人知道柳树沟通往哪里。

村子里只有百余户人家,分为上下两个生产队,西边的,是下生产队,我们通常?#23567;?#19979;队?#20445;?#19979;队的居民,大多是蒙古族,姓包的最多,是大户。而我们家住在东边的“上队?#20445;?#22823;多都姓刘,?#19981;?#26412;上都有一些能数得上来的亲戚关系。

听我爸爸说,我们家是外来户,是在爸爸三四岁的时候,爷爷用一根扁担,挑着两个箩筐,一只?#30333;?#24180;幼的我的爸爸,另外一只?#30333;?#34892;李,奶奶领着十岁的大伯,就这样一家四口从一百多里外的一个叫赵家集的村子,迁徙而来。

在这个村子唯一沾亲带故的,是这个村子的赵村长。赵村长是奶奶娘家的本家,据说是个老革命,经历了抗日战争,还光荣的负?#26494;耍?#21518;来部队把他留在这个村子养伤, 再后来就和村里的一个姑娘成了亲,扎根落户,还生了好几个娃。解放后,因为他是光荣的革命战士,政治成分绝对过硬,在队伍里打仗的那些年,又跟着政委多少学了一些文化,认识一些字,便理所当然的当上了村长。一当就是十五六年。

当然,外来户是不招人待见的,因为这个村子四面?#39134;剑?#32789;地就那么多,人口越多,每户人家分得耕地就越少。而这个村子离县城有那么远,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村民们唯一的收入,就全靠那点少的可怜的耕地。所以这村子特别的穷,?#35282;?#20154;心就越自私,所以听奶奶说, 我们刚来的那几年,没少挨村子里一些多事的村民的欺负。要不是仰仗着奶奶是村长的家族里?#22902;媒悖?#25110;许我们一家早就过不下去了。

后来奶奶又生了四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四个姑姑。其中三个长大成人后,分别与村里的刘姓的几个后生结了婚,从此我们家与村里的大户刘家成了儿女亲家。而且一晃我们家在村里落户也二十几年,早已与村民们融为一体。

其实我们家能在村里扎根,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奶奶。听奶奶说,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姥爷是个“胡子?#20445;?#27743;湖人称赵一刀。东北方言里“胡子”是土?#35828;?#24847;思。据说太姥爷得势的时候,也有百余号弟兄。太姥爷是个传奇的人物,曾带着这百余人,凭借二十几杆土枪和镰刀、棍棒、锄头,杀死了不少的小鬼子,在奶奶的老家--赵家集一带声名大震。

太姥爷有六个女儿,奶奶最小。奶奶的血液里多少有些匪气,年轻的时候脾气刚烈,一丁点儿的亏都不吃,一句矮话都不讲,是个惹不起的主儿。而奶奶又是村里有名的“大仙儿?#20445;?#20160;么疑难?#21448;?#21834;,丢魂招鬼啊,看好了不少人,所以村里的人都对他又?#20174;?#24597;。

说起“大仙儿?#20445;?#23601;必须要说东北农村人们普遍信奉的“保家仙?#20445;?#20445;家仙有胡、黄、白、灰、柳五种,分别是 狐狸、黄鼠狼、?#39064;?#32769;鼠和蛇。而在我?#38054;?#19968;带,却只有三种,那就是胡、黄、柳。她们分别被尊称为胡三太爷胡三太奶、黄三太爷黄三太奶和常三太爷常三太奶,柳仙是蛇仙,蛇在我?#38054;?#22303;话儿?#23567;?#38271;虫?#20445;?#25152;以蛇仙又被称为“常仙?#20445;?#24120;仙的头领,就是这常三太爷和常三太奶。

这些保家仙,都是多年修炼成仙的动物,但她们却很少直面见人,所以要通过一些不同寻常的人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人类,并借助这样的?#35828;那?#22771;来做一些事,从而保佑一户人家,甚至一个村子。

具备与仙家通灵的人,就?#23567;?#22823;仙儿?#20445;?#19968;般这样的人天生就具备这样的能力, 需要经历一场灾难、一次大的变故,或这一段磨难才能一下子激发出潜藏在生命里的这样的能力,这个能力被激发的过程,叫做“出马?#34180;?/p>

我的奶奶“出马”是因为她最爱的一个女儿去世,在我爸爸之前,我大伯之后, 奶奶还有个女儿,也就是我大姑,两三岁的大姑就饿死了。虽然那个年代每一家都有好几个儿女,饿死人也是常见的事,但奶奶却因为死了个女儿悲伤过度, 一下子“出马?#20445;?#25104;了“大仙儿?#20445;?#20154;们都称呼奶奶为“六姑?#34180;?/p>

奶奶之所以在村里出名,并得到大家的尊敬,是因为两个原因,

第一,是奶奶的确给很多人看好了病,当然大仙儿看的 病,不是普通的头疼脑热,也不是肿瘤癌症,而是“癔症?#20445;?#25152;谓“癔症”是指招惹了鬼魂或者精怪,这些不?#21024;?#30340;东西报复、捉弄人,使这些?#35828;?#30340;一种说不清、治不好的怪病。这样的病当然是?#29615;?#29992;通常的医术来治愈,只能大仙儿通过仙家的方法来驱除。

第二,是奶奶给人看病的时候,分文不取。有些感恩奶奶的,非要表示心意的,奶奶会勉强收一些香、蜡烛等等,当然这些也是用来供奉给保家仙的。

奶奶供奉的是常三太爷和常三太奶,也就是蛇仙。在我们家西面的一颗百年树龄的大柳树下,修了一个只有半米高的小庙。庙里供奉着?#27809;?#32440;写的常仙的牌位,以及一些香炉果盘等等贡品。初一十五,奶奶都会斋戒,然后去烧香上贡。

当然这样的行为,在六十年代的新中国,是不被允许的,这是宣扬封建迷信,是要被批斗的。我们家也不例外,也曾被专横跋扈的“红卫兵小将”盯上过,听爸爸说,当时呼呼啦啦的来了一大堆人,要来拆?#22235;?#24231;小庙,抓我奶奶去?#35859;幀?#20294;最后发生了一些不?#20260;家?#30340;事,就再也没人敢来我们家闹事了。

我小的时候对这个特别好奇,就缠着爸爸给我讲红卫兵到我家“破除封建迷信”的事,爸?#21482;?#35757;斥我说 ,

“小孩子家家的,别打听这些事?#20445;?/p>

每次爸?#32456;?#26679;训斥我,我就不?#20197;?#35328;语。不过越是不知道, 好奇心就?#35282;浚?#21518;来从村子里年纪大一些的叔伯大爷们的口中,零散的知道一些片段,拼凑起来, 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话说当年在下队,有个姓白的年轻后生,是兽医包有才的干儿子。包有才是做驴马生意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 驴贩子。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贩卖驴马。攒了不少的钱,年纪大了,懒得再颠簸,索性在刘家镇买房子置地,利用贩卖驴马那些年学来的给牲口看病的本领,在本地当起了兽医。

这个后生, 就是他在外地做生意的时候,在路边捡到的弃婴。解放前的年月,大道上发现弃婴是在常见不过的事了。穷人家生下孩子,养不起,就扔到?#39134;希?#25110;者扔到有钱人家的门口,至于婴儿的生死,就要看造化了。

包有才把这个婴儿带回了家,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给他取了名字,?#37034;?#20070;白。这名字取的?#38590;牛?#20063;是希望他能做个儒雅的读书人。可这个包书白,只读了几年书就把教书先生气跑了。没办法,包有才只好带着他学兽医,读书不成, 好歹也学一门手艺,将来也能养家糊口。

包书白学兽医的时候,也 是吊儿郎当,包有才也拿他没有办法,谁让自己膝下没有儿女,只有这个捡来的干儿子呢,从小?#25239;擼?#29616;在想管,是管不成了。所幸由他去吧,只要不惹祸就行了。

后来?#20185;?#20102;文化大革命,包有才家里比较富庶,政治成分不好,被打成“混入无产阶级的万恶走资派?#20445;?#25972;天被红卫兵小将批斗,五花大绑的?#35859;幀?#21253;书白这个混混仰仗读过几年书, 写了一张大字报贴在了村公所的门口,措辞严厉的要跟养他成?#35828;?#24178;爹包有才划清界线,说包有才是万恶的?#26102;?#20027;义地主老财,这些年打他,骂他,不把他当人看,逼他吃屎喝尿,给他家当童工,受尽了欺凌和剥削。包书白拿着大喇叭 ,对围观的群众声泪俱下的痛数包有才的“累累罪?#23567;薄?#20183;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得到了大家的同情。摇身一变,变成了“饱受?#26102;?#20027;义地主老财剥削和压迫的无产阶级穷苦同胞?#20445;?#21152;入了红卫兵,并很快成了骨干,并抛弃了?#30333;时?#20027;义走资派地主老财”包有才的给他取的名字,自己改名?#23567;?#30333;胜利”

他整天带着一群人,东家打砸,西家批斗,那些他?#20992;?#30340;,看不上眼的,跟他有过节的无一幸免。而他盯上的最后一个目标,就是我的奶奶,出马?#35828;?#22823;仙儿“六姑?#34180;?/p>

话说那一天,奶奶起早就跟着爷爷,去地里干活。我家的耕地在村的最西面,离神秘的“柳树沟”不远,因为柳树沟流传着很多吓?#35828;?#25925;事,人们都不敢轻易的靠近,这块田地没人愿意耕种。我们家刚搬来的时候 ,就分到了这块地。

白胜利带着一大群红卫兵踹开我们家的大门,气势汹汹的闯进来的时候,家里那时候只?#20889;?#20271;和爸爸两个孩子在家。他们本来是冲着我奶奶来的,见大人不在家,就开始打砸我们家泄愤。大伯上去阻止,被白胜利一?#30424;?#32763;。只有七八岁的爸爸身体瘦弱, 吓的躲在角落里哭。

他们砸光了我们家的锅碗瓢盆还不解恨,索性冲到我们家院子西面的那棵大柳树下,三下五除二,就砸烂?#22235;?#20010;供奉着常三太爷常三太奶的保家仙的小庙,撕碎了?#27809;?#32440;写的牌位,踢翻了供奉的香碗。

傍晚的时候奶奶回来后,见家里一片狼藉, 自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爷爷气愤的要去?#37326;资?#21033;算账,被奶奶拦住。奶奶带着大伯和爸爸,一点点的收?#23433;?#23616;,爷爷愤怒的坐在院子里抽烟。

过了好一阵子,终于收拾出一点眉目。突然,大门又当的一声被踹开,白胜利又带着白天的那些人闯了进来,一进院就大声的喊叫;

“姓赵的,你这个宣扬封建迷信的无产阶级敌人,你给我滚出来……”

第2章

白胜利闯进来的时候,爷爷早已熄了烟袋里的火星,坐在院子里那棵大杏树下的磨石边上,次啦啦的磨那把大号的镰刀。

我爷爷出身穷苦,从小便给地主家“?#23500;睢薄?#25152;谓“?#23500;睢?#23601;是给地主家?#34987;?#35745;。割草、放牛、赶车、犁地,样样拿得起来,当年在老家的时候,是出了名的干活计的一把好手。性格直率,脾气暴躁,刚才见到家里一片狼藉,又听我爸爸和大伯?#24425;?#30333;胜利打砸我们家的经过后,本打算拿着他那把大号的镰刀去?#37326;资?#21033;算账,但被奶奶拦住,心里正憋着一股子火气。

说起爷爷这把大号的镰刀, 那可是出了名的。镰刀的刀头比别?#35828;?#27491;好大了一倍,刀背宽厚,刀刃煞白,锋利无?#21462;?#36825;把刀是用一把半截的大砍刀打造成的,那把大砍刀是我太姥爷胡子“赵一刀”的。据说当年我太姥爷曾孤身一人,用这把大刀砍死了二十几个鬼子,鬼子看打不过我太姥爷,就打冷枪,结果一枪打在了这把刀上,将刀打成了两截。

后来解放了,这半截大刀被我爷爷在灶坑里烧了三天三夜,又抡起大锤叮叮当当的砸了三天三夜,才打造成这把大号的镰刀。我爷爷耍起这把大镰刀来,无论是割草砍柴,还是收割庄稼都比旁人要快上几?#19969;?#21069;几年大跃进,全民大炼钢铁,我们家连做?#27807;奶?#38149;都砸了扔进“小高炉”里炼钢了,但这把大镰刀被爷爷藏了起来,死活没交上去。

爷爷心里本来就带着火气,磨起刀来哗啦啦的山响。见白胜利带人闯了进来,立刻站起身,手里握着镰刀,瞪着眼睛骂到,

“白胜利你个小王八羔子,你砸了我们家?#19968;?#27809;找你算账,你还敢来闹事?#38752;?#25105;不一刀劈?#22235;?#20010;不知深浅的家伙!”

说着便迈开大?#36739;?#30333;胜利她们一群人冲去。

别看白胜利咋呼的?#21486;?#36935;上我爷爷这样的硬茬子,心里开始打鼓。尤其看到那把冷森森的大镰刀,吓的差点尿了裤子。但毕竟仰仗她们人多,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一边?#31181;?#25105;爷爷嚷嚷道,

“哎呀呀,你竟然想打无产阶级革命小将,你这是公开跟革命做对,跟无产阶级做对!……”说着他顺手?#30001;?#21518;的一个红卫兵手里拿过一杆长枪。端在手里,瞄准我爷爷。

那是一把自制的长管?#25226;?#28846;?#20445;把?#28846;”就是火药枪,没有子弹,需要事?#21364;?#26538;口处灌入火药和?#31181;椋?#25152;以不能连续激发,打一枪之后需要等枪筒冷却了,再灌火药。这把枪是?#38382;?#22909;闲的白胜利自制的,自从有了这把火药枪, 他在村子里更?#21448;?#39640;气昂 ,肆无忌惮。

可我爷爷却不管这个,根本没把这把抢放在眼里。举着手里的大镰刀,奔着白胜利冲去。白胜利一看大事不好,便瞄准我爷爷,扣动了扳机……

他身后的那群人都吓傻了。跟着白胜利东家砸西家斗的,也从没遇见像我爷爷这么胆子大脾气又暴躁的主儿。这眼看着就要出了人命,人们一时间都愣在原地。

白胜利扣下扳机,就听咔嗒一声,火药枪哑火了。可这时候我爷爷也到了他的面前,大镰刀高高举起,狠狠的落下,奔着白胜利迎面就砍了下来。白胜利慌忙歪头躲闪,并举起手里的哑了火的?#25226;?#28846;?#20445;?#21521;上招架,就听咔的一声,镰刀砍在了洋炮的枪管上,顿?#34987;?#26143;四溅。枪管被齐刷刷的削掉了一截。

白胜利也被震的一屁股坐在?#35828;?#19978;。手里还拿着只有半截枪管的?#25226;?#28846;?#20445;?#23545;着我爷爷 咔咔的连续扣动扳机。?#20260;?#19968;连扣了十几下,那枪却像?#29922;?#19968;样一声不吭。

我爷爷正要举起镰?#23545;?#21435;?#36710;?#22312;地上的白胜利,被闻声冲出来的奶奶一把抱住后腰,我爸爸也?#39134;?#26469;,死死抱住我爷爷拿着镰刀的胳膊,大伯趁势从爷爷的手里?#32769;?#20102;镰刀。

白胜利一看我奶奶控制住了?#38382;剑?#39039;?#24199;?#26469;?#35828;?#23376;,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身来,用?#31181;?#30528;我爷爷骂道。

“好,好,你们一家子居然想杀人,你这是公然跟革命对抗,跟新中国对抗……我要把你们一家子都枪毙,枪?#23567;?/p>

大伯把镰刀放到一边,双手死死的抱住了爷爷的大?#21462;?#22902;奶腾出手来,冲白胜利说道,

“小子,看在你干爸老包?#21290;?#26159;个老实人,我好心告诉你,你赶紧回家去吧,你今天在我当家的镰刀下捡了一条命,但你砸了我家保家仙的牌位,你的报应还在后头呢。你还敢在这儿呼喊?”

尽管爷爷手里已经没了镰刀,奶奶?#19981;?#26412;控制住了局面,但刚才爷爷那?#25199;?#26538;管的一刀,依?#38378;?#20197;白胜利为首的每一个人心有余悸。其中有个戴眼镜的,叫王革命,是上队的妇女主任王兰花的儿子 ,他爹死的早,他就跟了他娘姓王。从小他娘管?#22902;?#21035;的?#24076;?#23548;致他胆子特别小, 人也特别懦弱。之所以参加了红卫兵,是因为他妈是上队的村干部,所以他必须“跟上时代的大潮?#20445;?#22240;为只有这样才是“革命时代的进?#35282;?#24180;?#34180;?/p>

王革命拉了拉白胜利的胳膊,“胜利,我看咱们还是先撤吧,她们家六姑,可是跟赵村长是本家亲戚,弄的太僵,很难收场啊。”

白胜利嘴上不说,心里早就打了退堂鼓,暗暗的想,这家伙可不是个善茬子,好汉不吃眼前亏, 来日方长,等日后再?#19968;?#20250;收拾他们。

白胜利是铁锅?#23013;?#23376;---肉?#31859;?#19981;烂,心里害怕,嘴上却?#36291;?#19981;饶人。

“看在你们多少跟老村长有点亲戚的份上,我今天就先放过你们。你们?#20960;?#25105;老老实实的,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

说完,他把手里的半截洋炮扔给王革命,分开人群,灰溜溜的走出大门。王革命接过洋炮,跟在他身后。那群人便也忽忽拉拉的走了。

他们走了,爷爷的气还没消,拧着?#23241;?#30528;眼,胸脯一鼓一鼓的喘着粗气。爸爸年纪小,胆子也小,刚才的阵势的确把他吓的够呛。仰着头胆怯的问奶奶,

“妈,他们要是再来可咋整?”

奶奶一边拉着爷爷往屋子里走,一边说

“别怕,他们砸了常三太奶的牌位,仙家会找她们算?#35828;摹?#32769;大,去把院门关上,咱们回屋吃饭……”

大伯答应了一生,跑去关院门。刚跑到门口,就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大声喊道,

“妈 ,妈 ,你快来……”奶奶和爷爷循声望去,只见大伯往后倒退几步,瞪着眼睛望着大门口的低矮的石头墙。奶奶赶紧过去一看,那个低矮残破的石头墙上,趴着一条大蛇。

农村的孩子,从小就不管不?#35828;?#22312;外面疯玩,遇见蛇是常有的事,河套边 ,草从里,各种各样的蛇都?#23567;?#24120;见“野鸡脖子?#34180;ⅰ把?#34955;杆?#34180;ⅰ?#40644;秸秆”等等都见怪不怪。其中除了长着彩色的脖子、三角?#28304;?#30340;“野鸡脖子”是有毒的,要远离以外,其他的蛇孩子们?#20960;?#25235;?#22235;?#22312;手里玩。而眼前的这条蛇,足有两米多长, 胳膊粗细。浑身白色的鳞片,在傍晚天边火?#36213;?#30340;?#25214;?#19979;,?#25104;?#30528;闪闪的红光,像一条燃烧着的火蛇。

“三太奶显灵了!”奶奶赶紧双手合十拜了三拜,然后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爷爷、大伯和爸爸,也赶紧跪下来学着奶奶的样子磕头。奶奶边磕头,嘴里边念念?#20889;省?/p>

常三太奶常金花

今天傍晚到我家

?#26376;?#30495;身现大驾

善恶有报怨不拉

毁?#35828;?#24217;宇我用砖垒

倒?#35828;?#29260;位我拿纸扎

只求大仙您?#20889;?#37327;

饶恕不懂事的包家娃

奶奶一边磕头一边重复的叨念着,那条大蛇却将身子一扭,顺着矮?#33050;?#20102;下去,一转眼,就爬进墙边的草丛里,不见了。

过了一阵子,奶奶站起身,走到大门外向外张望。那条大蛇不见了, 白胜利她们也走?#35835;恕?#22902;奶摇头叹息道,

“看来,常三太奶他老人家,这是生气了……这白胜利有难了……”

第3章

趁着天还没黑,奶奶带着爷爷、大伯和年幼的爸爸来到院子西面的大柳树下收拾白天被白胜利踢翻撕碎的常三太奶的牌位。而与此同时,白胜利正带着那群红卫兵小将沿着村子南边的小路往下队走去。

白胜利憋了一肚子火,?#21335;?#36825;刘家镇上下两队,老子是脚面水?#25945;耍?#36830;养活自己长大的干爸包兽医都被打倒关进了牛棚,可区区一个神神叨叨的?#28304;?#20185;怎么就搞不定呢。今天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这仇一定得报。

不过也就纳闷了,平时里那杆洋炮从没哑火过, 今天怎么就掉了链子呢,还差点被大镰刀劈死。

想到我爷爷的大镰刀,白胜利?#36291;?#24515;有余悸。白亮亮、冷森森的刀刃?#36335;?#20173;在眼前晃悠。此刻天已经黑了下来,一阵夜风吹来,白胜利不禁打了个冷战。

突然, 后腰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隔着单薄的“的确良?#32972;纳?#24863;觉到是一个冰凉凉、硬梆梆的东西。白胜利停住脚?#20132;?#22836;看去。

只见身后的王革命,拧着眉,瞪着眼,?#25104;?#30340;肌肉堆成一个疙瘩,嘴巴用力的崩着,发出呜呜的声音。两脚叉开,站在原地,浑身抽搐 ,手里那杆被 我爷爷的大镰刀削掉了一截的洋炮平端着,正对着刚转过身来的白胜利。随着他的抽搐, 枪管也上下的抖动。

同行的红卫兵小将都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平日里跟着白胜利到处打砸批斗,图的就是个热闹过瘾,还能时不常的占点便?#32781;?#24471;点好处。而他们印象中的王革命一向老实懦弱, 胆子小的像个老鼠,现在的?#20174;?#21364;让大伙大吃一惊。有人赶紧喊道,

“王革命,你这是干?#21486;?#23567;?#37027;?#36208;了火伤了人!”

白胜利上下端详了端详王革命,“王革命,你这是要造反?”

说着他伸?#32959;?#20303;枪管,试图从王革命手里夺过这杆枪。他当然不担心这枪走火,因为刚才他曾冲着我爷爷扣了十几下扳机,这枪都?#29615;?#20986;一点火星。白胜利断定是火药受?#20445;?#25152;以才哑火。

王革命瘦小枯干,却不知道哪来的一把子力气,这把枪就像长在了他的手里。白胜利用力的拽了几下,纹丝没动。王革命依旧不住的抽搐,嘴角冒出白色的泡沫,?#32426;放?#25104;一个疙瘩,眼神冷冷的盯着白胜利。

白胜利气不打一处来,刚才在我家被压抑的怒火正没地方施展。眼前的王革命却又不知道 闹得是哪一出。白胜利抓住枪筒,用力的往怀里一拽,就听"嘭"的一声,被大镰刀削的露着雪白的金属的截面的枪口里,喷射出一股黑红色的火光,用来堵塞火药的棉花团早已被那团火烧成灰烬。火光里?#24615;?#30528;十几粒?#31181;椋?#27839;着枪筒的指向,喷射出去。

白胜利完全没料到枪会打响,枪响的时候他的?#32456;?#25235;着枪筒,而抢口正对着他的胸口。火药爆发的瞬间,强大的后坐力,?#30001;?#30333;胜利抢夺火枪的力道,瞬间将枪口向上抬起。十几粒钢砂?#24615;?#30528;火药燃烧后的?#24615;?#22061;的一声击中了白胜利的面门。

白胜利啊的一声惨叫,身子向后一仰,噗通一声栽倒在地。王革命也被震了个屁股蹲儿,枪也撒了手,扔在了一旁。这突如其来的枪响,把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人们完全没有任何思想上的准备。在?#35835;?#20960;秒钟后, 人们才?#20174;?#36807;来,赶紧冲到仰面躺在地上的白胜利面?#21834;?/p>

白胜利的?#25104;稀?#33046;?#30001;?#20197;及前胸上已经血肉模糊,十几粒?#31181;?#21644;火药?#24615;?#28145;深的嵌进了肉里。左面半个脸被火药爆炸的冲击力撕扯出好几道口子,咕嘟嘟的?#30333;?#34880;。

人们都被吓傻了,此刻王革命?#19981;?#36807;神来,瘫坐在地上,浑身颤?#19969;?/p>

缓过神来的人们大声呼?#30333;牛?#20154;们七手?#31169;?#25206;起白胜利,抱起他放在一个身强力壮的红卫兵后?#25104;希?#36214;紧向坐落在上队二组的村部隔壁的卫生所跑去。有几个人拽起被吓傻的王革命,把他的双臂扭到背后,捡起地上那杆还在?#30333;?#28895;的洋炮,押解着王革命,连拖带拽的也向村部跑去。

“王革命杀人啦!”她们一路呼?#30333;牛?#24778;慌失措,像是受到了惊吓的母鸡一般,撕心裂肺的嚎叫,跟头把式的奔跑。

他们从我们家门口呼呼噜噜跑过去的时候,奶奶刚刚做好了晚饭,摆好了桌子,点着了油灯,一家人围在桌子?#30333;?#22791;吃饭。奶奶转脸透过?#30333;?#21521;大门口张望。

“哎,常三太奶显灵了,白胜利遭报应了……”

奶奶叹了口气,转回脸给爷爷大伯和爸爸盛饭。

第二天一早,王革命枪打白胜利的事就传遍了整个村子。由于那杆洋炮做工简陋,火药塞的又不是太紧密,再?#30001;?#26538;管被爷爷的大镰刀削掉了一截,火药卷着?#31181;?#21943;射出来后,立刻向外开散。所以喷射的面积很大,整个?#22330;?#33046;子和前胸布满?#26494;?#21475;,但伤口不深,不足以致命。

村卫生所的刘振纲带着护士刘翠丽忙活了一晚上,从肉里一个个取出?#31181;椋?#20877;一点点的清理火药?#24615;?#25749;裂的皮肤,有些创面大的地方,只能缝针。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处理好?#26494;?#21475;,光被血染红的纱布,就?#26032;?#28385;一簸箕。刘振纲给白胜利?#30097;?#19968;针消炎的点滴,累?#22902;比?#22312;卫生所的椅?#30001;稀?/p>

白胜利受伤不轻,昏迷不醒,但在刘振纲的抢救下,总算捡回一条命。而王革命却因为意图杀人被关进了村治安所。王革命是妇女主任王兰花唯一的儿子,自从他家爷们死后,娘俩就一直相依为命。王兰花宁?#29238;?#22899;主任不当,也要想方设法救儿子出来。于是到处疏通关系,?#27809;?#35828;了一火?#25285;?#36824;差点被村治安所的所长刘立山借机会占了便?#32781;?#32473;王革命定了个?#30333;?#28779;误伤”的罪过。王革命这才在关了两个多月后,?#29615;?#20102;出来。

而白胜利却足足昏迷了七天七夜才?#25307;?#36807;来,这一枪,足足让白胜利吃尽了苦头。左眼里崩进了一撮火药,基本失去了视力,左面半边的?#22330;?#33046;子,以及大半个前胸的皮肤都纠结在一起,形成了一大片的疤痕。左耳被?#31181;?#31359;了两个洞,后来伤口发?#26700;?#28866;,烂掉了半个耳朵。

而这些还算不了什么,最让刘振纲束手无策的是白胜利的左脸的伤口上,竟然慢慢的长出了白色的椭?#27531;?#25351;甲盖大小的一片片硬皮,一层层的长,像是鳞片一般。每到下午, 鳞片的缝隙里便流出脓水,又疼又痒。

那些鳞片深深的嵌在肉里,稍微一碰,白胜利就疼?#33945;?#29482;一般的嚎?#23567;?#21016;振纲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病。

就这样足足的折腾了白胜利两个多?#20081;?#27809;见好转。可?#22902;?#22351;了被白胜利带?#25918;?#26007;的他干爹包兽医。

尽管包兽医曾被这个不孝的干儿子虐待的差点丢了老命,但眼看着白胜利伤成这样却束手无措,他急的团团转。

刘振纲把包兽医拉到一旁说,“我看胜利这伤,只有一个?#22235;?#27835;,那就是上队的赵六姑……”

第4章

包兽?#35282;?#19968;阵子 ,让这些红卫兵折磨的吃尽了苦头,带头的就是这个左面半张脸都长满了鳞片,连吃饭说话都疼的嗷嗷叫唤的白胜利。可包兽医为人心地善良,解放前家境富裕的时候,村里谁家有个着急为难的,他都会伸上一把手。虽然眼前这个得了怪病, 人不人鬼不鬼的干儿子是个狼心?#36137;?#30340;家伙,但看到他?#25104;?#27969;着脓血,痛苦的呲牙?#32959;?#30340;样子,包兽医还是?#22902;?#30340;流下了眼泪。听了刘振纲的建议,包兽医长叹了一口气,

“哎,是我上辈子欠他的啊……”

当天的傍晚,包兽医就一瘸一拐的往我们家走。现在是农忙时节,白天村里人一般都会去地理干活,所以找人办事, 都会在傍晚。

我们家住在上队的最西面,院子西面是一到不深不浅的沟,叫西沟。据年纪大的人说,西沟原来是一条小河,水从村北的山上流淌下来,?#31449;?#22825;长,把这里冲出一条河沟。也正是个这条河沟,把刘家镇隔开,分为上下两队。

连续几年的干?#25285;?#36825;条小河早就干?#35029;?#38271;满了半人高的野草。中间是一条小路。与其说是小路,不如说是?#38477;?#36710;辙。 上下两队的农民,经常赶着驴车来回的走,日积月累,地面被压实,变得坚硬,便不再长草,辙印便形成了小路。

包兽医个子不高,再?#30001;?#33151;有残疾,走到西沟的时候,浓密的 蒿草?#36127;?#23558;他淹没。他每走一步,便要用手里拄着的棍子拨打野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趟着走。

走过这条小路,往东一拐,就是我们家了。而这条小路也只?#20889;?#32422;三十多米长。包兽医刚走到小路的一半,突然脚下好像绊倒了结实的蒿草根,一下失去重心,向前跌倒。

这一下把包兽医摔的眼冒金星。胸口一阵阵憋闷?#22902;邸?#37027;条本来就残废的右腿的膝?#20146;?#21040;了一块石头,疼的包兽医呲牙?#32959;臁?/p>

包兽?#21483;?#37324;暗骂,这一定是谁家的孩子淘气,把小路两边的蒿草绑在一起,就是为了绊倒过路的行人,他们好藏在一旁看热闹。

突然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25104;?#30340;响动。随着响声,野草来回的摆动。包兽医知道, 这一定是那些淘气的孩子。于是他用手撑住身子,?#24590;?#30340;站起来,冲着那声音的方向大声骂道,

“谁家的孩子不好好在家写作?#25285;?#22825;都块黑了还出来淘气?#21486;?#30475;我抓到你不打断你的?#21462;!?/p>

包兽医也只是想吓唬吓唬那些淘气的孩子,可那?#25104;?#30340;声音却越来越近。就在包兽医眼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野草也不再?#21619;?#19968;切?#25351;?#20102;平?#30149;?#21253;兽医弯腰捡起了刚才撞疼了膝盖的那块石头,本想扔过去?#21523;?#28120;气的孩子,可转念一想,这石头也不小, 万一?#19968;?#20102;谁家的孩子可不好。

摔了一跤后包兽医长了个?#38590;?#20799;,小心翼翼的?#23186;盘?#30528;草丛往前慢慢的走。可眼前的草?#30776;?#26087;没有任?#21619;病?#21253;兽医停住脚步来回张望,四外一片安静,没有一定点的动?#30149;?/p>

“那个淘气的孩子可能是跑了……”包兽?#21483;南搿?/p>

还是正事要紧,没必要跟个淘气的孩子制气。想到这包兽医迈步往?#30333;?, ?#23665;鷗章?#19979;,突然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有点柔软,像是?#35828;?#33011;?#30149;?/p>

包兽医吓了一跳,一下失去重心再一次摔倒。可在摔倒的一瞬间,包兽医的手一下子摸到?#22235;?#20010;东西。那东西冰?#36129;?#20937;的,一股寒流一下顺着他的手传遍了他的全身,冷的包兽?#20132;?#36523;发?#19969;?/p>

他定睛看去,就在他的眼前,横跨那条小路,一条胳膊粗的大蛇正在缓缓的爬?#23567;?#23427;的身上长光滑的鳞片,包兽医刚才摸到的冰冷的东西,也正是这条大蛇。包兽医从来没见过这么粗的蛇,吓的一时间愣住。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条蛇缓缓穿过小路,爬进草丛不见了踪?#21834;?#36825;才缓过神来,跟头巴士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跑出小路,一转弯,跑进我家的院子。

我爸?#32456;?#25343;着一根玉?#35013;?#23376; ,一点点的搓下玉米粒,扔到院子西面的?#30333;?#37324;。?#30333;?#37324;有几只大白鹅,看见玉米粒,他们便展开翅膀,嘎嘎的叫着,扑?#31639;躲?#30340;冲过去疯抢。

我爸爸包兽医?#24590;怎?#36292;的跑进院子,连忙冲着屋子喊道,”妈,包大爷来了,包大爷来了……“

奶奶用腰上扎着的围裙擦着手,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包兽医狼狈不堪的样子,连忙紧走几步伸手搀扶,

"有才大哥,你这是咋整的?”

……

奶奶和闻声从屋里跑出来的爷爷把包兽?#35762;?#21040;屋里的炕上坐下,奶奶给包兽医沏了一杯茶。包兽医喝了一口,这?#24597;?#24930;的把气喘匀称了,把刚才看见那跳大蛇的事,一五一十的?#24425;?#20986;来。

奶奶听了,骤起?#32426;罰?#25688;掉围裙,对包兽医说,

”有才大哥,你来找我 ,还有别的事吧。“

包兽医这才想起来,此行是来求我奶奶给他的干儿子白胜利看病的,可想起白胜利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奶奶的麻?#24120;?#36824;砸了我们家的常三太奶的神位,不免有些尴尬。可支吾了一阵还是把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奶奶听了皱了皱?#32426;?#35828;,”有才大哥,按理说,咱们乡里乡亲这么些年,你的为人我知道,你求的事,我肯定帮忙。可是……“

包兽医一看奶奶面露难色,赶紧站起身哀求奶奶道,

”六妹子,我知道我们家胜利是个混蛋 ,可你说说他现在这个病,把他折腾的认不认鬼不鬼,看着他一天天的?#25104;?#27969;脓淌血的,我这?#21738;摹?/p>

“有才大哥,胜利是个孩子,比我们家老大大不了几岁 ,我怎么会记他的仇……”奶奶?#28120;?#20102;一下,叹了一口气,

“哎……有才大哥,你说说你们家胜利,是你做生意那些年从道边捡回来的吧,你把他拉扯大,可你看看你的腿,还不是被他打瘸的。前阵子他还砸了三太奶的神位,他得这病啊,是三太奶生气了,给他的报应……”

“可,这该咋办啊,这孩子的罪也没少遭,六妹子,要不你跟三太奶求求情,放过我们家胜利吧,我……我求求你了……”说着,包兽医就要跪下给我奶奶磕头。

奶奶赶紧搀住他,“好吧,有才大哥,话都说道这份上了,那我就试试跟三太奶说说,看能不能放过胜利……”

说着,奶奶打发在一边看热闹的大伯和爸爸上院子里看着点来人,因为这个年代,这种事算是封建迷信,不能大?#29260;?#40723;。奶奶让爷爷关好屋门,转身从腰上拿出一把?#30733;祝?#25171;开那个放在炕稍儿的两尺高的箱子……

?#38405;?#20010;箱子,还年幼的爸爸一直特别好奇,因为平时奶奶绝对不让大伯和爸爸接近,于是爸爸和大伯听奶奶的?#24895;?#20851;好了院门,然后赶紧跑到屋檐下,蹲在?#30333;?#19979;,探着头,?#20302;?#30340;往屋子里看,

后来听爸爸说 ,这是他第一次 ,看到奶奶?#30116;?#22823;神?#34180;?/p>

同类文摘

围棋李天元